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可怎么过
    “上车。”唐慎看着彭兵离开的方向沉默了一下,转身,说道,“我去县里一趟,事情办完,咱们再走。”

    对此,三人都没意见。

    于是,唐慎开着车,直接到了县里。

    这是一个县级市,也是有公安局的存在的。

    林微、孙芳、林泽三人留在车上,唐慎独自一人进去。

    到了门口,唐慎亮了身份,那人愣一下,随即把人客客气气地将人领到接待室。

    “你好,我是唐慎,这是我的证件。”

    唐慎也不坐下,直接亮明身份。然后将彭兵的基本资料讲了一遍。

    彭兵?

    他似乎听说过这个名字。

    市公安局长心头一跳,“这位同志并没有转业到我们市里,所以对他的信息不了解。您要想知道他近来的情况,我立即派人去了解。”

    唐慎点点头,算是应允。

    国家成立之后,法院,公安局都有。后来法院被Gm委员会破坏掉,当地公安局就算是当地最大的权力部门。后来闹得比较凶的时候,公安局也被Gm委员会破坏,几乎成瘫痪状态。

    现在一切都在渐渐恢复,公安局便又成了法律的化身。想要处理此类事情,找公安局是最快捷方便的。

    毕竟是县级市,充其量就是一个县的规模,跟地级市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两者之间的车程最多不超过一个小时。因为目标明确,坐标清晰,耗时也就大大减少。大概两个小时之后,便有一个便衣的人进来,得到首肯之后,就将自己所了解到的情况说给两人听。

    冬天的黄昏带着一丝惨白的冷,见唐慎进去很长时间还没出来,林微便和孙芳一起下了车,来回走动着,活动活动筋骨。

    林泽见她们下来,也从驾驶室出来。

    “哥,热水瓶里还有多少热水?”

    林微见他下来,又见旁边围观这辆卡车的人不少,就想着去人家家里买点热水。

    市里不比农村,农村烧水从山上或者小树林捡点干的细树枝子就成,城市里不一样,要么烧蜂窝煤,要么就买点干柴,总之都是需要花钱的。

    所以,林微才想着如果没了热水,就趁这个功夫去找旁边的住家户买一瓶热水。

    林泽见她问,又返身钻进车里,晃了晃暖水瓶,听只剩了一个底儿,便拎着钻了出来。打开塞子往里看了看,才说道:“热水不多了,估计也就能倒一保温杯的。”

    说着,对林微和孙芳说道:“你们两个在这儿等着,我去找老乡要点热水。”

    见他抬脚就要走,林微夺过热水瓶,朝孙芳招了招手,“哥,我和孙姐过去就成,你在这边看着车。”

    卡车里面的布料被遮盖的严严实实,不知情的人除非上手,否则是看不出里面是什么的。之所以她和孙姐去找老乡要热水,不过是因为想趁着机会走走罢了。

    俩人走出去一会儿,孙芳就忍不住了。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她很不明白,那三个人明明带着猎枪,说实话真要是打起来,他们这边只有挨欺负的份儿。怎么眨眼间,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林微将看到的给孙芳解释了一下,别的就没有说。

    其实对于彭兵杀了镇长的儿子,林微其实是有些疑惑的。彭兵身着重孝,肯定是家里的长辈去世了,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双亲。但如果是双亲,按道理应该是和镇长有利益冲突,那么彭兵又为什么去杀镇长的儿子?

    难道好下手?

    或者说想让镇长也感受一下失去至亲的痛苦?

    可看唐慎的样子,她的猜测可能并不对。

    还有一个疑问就是最初的时候,彭兵要三百块钱和三匹布料。为什么是这个数字,可能性很多,但她更倾向于两种猜测,一个是家里死了三个人,一个就是顺口说出来的……

    摇摇头,甩去心里不好的猜测,就近找了一家人,买了水,又买了几个馒头和咸菜,这才返回去。

    回去的时候,唐慎已经在驾驶室。

    见他脸色不好,林微也没问事情处理的怎么样,只是把热气腾腾的馒头和咸菜递过去。

    唐慎本想拒绝,可见她态度坚持,便接过馒头,一口一口地吃着。这么热腾腾的白面馒头下去,难受的感觉减轻了许多。

    彭兵的事儿,太过凄惨,也太过黑暗,他不想让她也跟着难受。

    当年选拔尖兵进入特别部门的时候,彭兵名字在列,虽未入选,但却有了极深的印象。他这个人外表清秀,但却敢拼敢打,尤其是那可以随意切换的各种方言,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这次提干没有他的名字,想着父母年老,就申请了转业。本是高高兴兴回家,却发生了对他来说恍若晴天霹雳的事情。

    彭家一家五口人,除了双亲和他,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妹妹是老二,弟弟是老三。

    彭家离镇上,走路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临近过年,妹妹拿着家里的鸡蛋去卖,谁知却被镇长的儿子强行夺了清白。弟弟气不过,去讨公道,结果被镇长儿子一转头给砸死。彭兵爹去找儿子的时候,再次发生冲突,被打断了肋骨送往医院,因为欠医院太多钱,又见没什么好转,大队里人就和彭兵娘一起把人拉了回来。

    过了没几天,彭兵爹也死了。他妹子承受不了这打击,也吊死在自家房梁上,她娘也吓疯了。

    等彭兵回到家,也只剩下一个疯了的娘和三具尸体。

    旁人都说彭兵家里的三个人是意外死亡,他娘也是看见家里这三个人的魂儿才吓疯的。彭兵怎么能相信这一派胡扯,就没日没夜地去调查。

    都说镇长跟市里一个当官的有亲戚,而他在镇上又是一言堂,有这层关系在,彭家这惨案的事实,又有谁敢告诉彭兵?

    原本以为事情到此,已经是不能算结束的结束。可就在这个时候,彭兵的娘也失足掉进了水塘里,大冬天的,天寒地冻,他娘身上又没有几两肉,救上来的时候就没气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