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咋能乱说
    乡下人睡得早,起得早,现在已经是四点,到五点的时候就有人开始陆陆续续起床。趁着他们没起来的时候,把布料卸下来,正好省得被人围观。

    唐慎闻言,看了一下表,建议道,“咱还是先把东西卸下来吧。”

    之前他和赵全亮装车的时候,计算过用时。那个时候因为是在服装厂,有特殊的装卸器材,省事儿得很。但后来把第一车布匹卸下来的时候,用时却是不短。

    现在有他,有大舅子,也有未来岳父,人是多了,但能不能赶得上他和赵全亮的速度,还真不一定。

    见唐慎看表,几人索性卸完货再休息。

    林家好在还有架子车,一车一车往院子里送,倒是比人抱着几匹布料一趟一趟往里面送轻松多了。

    林志远因为受过伤,唐慎就让他扶着架子车,林泽往下递,他负责接和往屋子里送。分工明确,有条有理。

    几个男人搬运布匹,林微则带着孙芳和母亲程曼往支起来的木板子上放布料。

    木板子会吸收潮气,林微就先往上面铺了一层塑料布,这才把布料往上摞。

    程曼看着这么多匹布有些回不过神儿,可大家都忙着,她也没了那么多时间想事情,怔了半分钟,就开始忙起来。

    孙芳和林微弄了一会儿,索性脱了鞋站到支起来的木板上,专门负责码布匹。程曼则专门帮着唐慎往木板子边上放布料。

    一通忙活下来,已经是早上五点多。

    孙芳和程曼只差六七岁,这么一通忙活下来,俩人没了一点距离感。最后的收尾留给了林微,她俩钻到厨房里去做早饭。

    林微喘着气儿从上面跳下来,只觉得腰都要直不起来了。

    不行了,她得歇歇。

    见只有最后一架子车布匹,林泽和林志远打算包圆,就让唐慎和林微去歇着。

    车子上成箱子成箱子的东西早就搬进了堂屋,现在只要找个地方把车子停好就成。

    林微跟着唐慎出来,正要找个停车的地儿,就见镇长骑着车子过来,看见唐慎,使劲儿挥了挥手。

    “首都打来电话,让你立即回部队。”

    回部队?

    林微一愣,看向唐慎,下一秒赶紧往院子里跑。

    现在五点多点,镇长就过来传信儿,事情必定很紧急。要想快速回到首都,自驾是比较好的选择。

    可按照这紧急程度,唐慎回程路上估计也不会怎么停下来。这么冷的天,热水肯定要有,一些基本的吃的也要备一点儿。这次回来,买的有些果脯和一些麻花,刚好可以给他带着。

    唐慎见林微往家里跑,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往车上拖。

    “送送我。”

    唐慎说着,又朝镇长道,“我这就归队。”

    经历的多了,镇长传递的话里的紧迫性,让他一眼明了。

    来不及跟众人告别,唐慎立即启动车子向村外疾驶而去。

    林老爷子上了年纪,起得比一般人要早一些。起了床,正要按照惯例出门到地头走走,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拽着林微上了车。

    这是——

    林老爷子仔细咂摸着,他怎么觉得这个影子有些熟悉呢?

    唐慎把林微塞进车里,立即发动车子。

    早上五点多,孩子还没有起床,路上很空,根本不需要特别注意行人,所以车开得很快。

    林老爷子站在自家大门口,一时间也想不起这背影的主人是谁。再一看旁边站着给车让路的镇长,心里已经确定了一个七七八八。

    那人八成是唐慎!

    脑子里回想着俩人手拉手的画面,林老爷子心里霍然起了大波。紧皱着眉毛,三两步走到镇长面前,硬是挤出一个不算笑的笑,生硬问道:“那开车的,是唐老爷子的孙子唐慎?”

    “你不知道?”

    镇长望了望渐行渐远的卡车,再瞅瞅里面空空如也的卡车车厢,也有点疑惑,“他们应该是凌晨回来的,你和你儿子家挨着,怎么不知道这事儿?”

    大晚上,车子发出的声音应该都能听见吧?

    林老爷子一听镇长这话,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心里一时间惊怒交加。

    那可是跟她小姑姑差点结了婚的男人,她怎么能、怎么能——

    林老爷子忿忿,话到了嘴边,竟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表达他此刻的愤怒。

    他昨天跟老朋友喝了点酒,晚上就睡得比较死,根本就没听见外面的动静儿。家里除了他,又没一个喜欢早起的,哪里会知道唐慎过来的事儿!

    看那卡车,难不成是过来送聘礼的?

    林老爷子蓦地转身,气势汹汹地进了林家院子。

    这事儿不能就这样完了!

    真要是来提亲,必须给拒绝了,不然让别人怎么看他老林头?

    不说那唐老爷子会怎么想,就说这件事儿本身,根本就不该成了!成什么样子了!

    “老二!老二媳妇儿!你们俩给我出来!”

    林老爷子往院子里一站,背着手,绷着脸,隐忍着怒气喊人。

    程曼擦了擦手,从厨房里露出个头,“爹,这是咋了?”

    这两天婆婆也没作妖,家里和和乐乐的,老爷子这一大早怒火冲天是为哪般?

    林老爷子瞥她一眼,并没说话,可眼里却是实实在在的责备和埋怨。

    程曼脸上的笑也没了,把毛巾往厨房旁边的晾衣绳子上一甩,也不说话,不紧不慢地走到老爷子面前,就等着他开口。

    林志远正和林泽忙活着用塑料布把布料给盖严实了,那哗啦啦的声音下,根本就没听见老爷子喊人。

    林老爷子等了一会儿不见林志远出来,心里的火气又上了一个层次,“老二!年纪轻轻聋了不成?还是我这个当爹的没有能耐让你出来见我?!”

    这话说的程曼不爱听,“爹,孩子爸在东屋干活呢,塑料布哗啦啦地响着,咋听见你说话?你要真有事儿,我去把孩子爸喊出来就是了。”

    一大早就这样,任谁也没个好脸色。

    见老爷子不吭声,程曼走到西屋,站在门边喊人。

    “林志远,爹喊你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