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简直就是一部大戏
    “你说的糖,是糖块,还是白糖或者红糖?”

    程曼闻言,叹了口气。

    这孩子上学去了,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儿。不过人家当初借给自家钱应急,不管怎么说,送点东西过去也是应该。只不过,真心没必要送红糖。

    白糖便宜,红糖因为能坐月子或者补身体的时候用,所以价格要贵上不少。

    这孩子,可别傻傻的全买了红糖。

    “有糖块,有白糖,有红糖。”对于农村送礼,她还真不知道。

    上辈子,她就没主动送过别人什么东西。所以虽然身在农村,还真不知道邻里间应该送些什么。只是依稀记得糖很难得,一年也不一定能吃得上一口甜的东西。因此,就买了糖块、白糖、红糖。

    “人家包好的,还是散装的?”

    程曼松了口气,幸好不是全买了红糖。

    “我不知道送多少合适,所以就让人家给我包了几个纸包,好回家让你看着分装。”

    程曼点点头,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你白天黑夜地给人做翻译,多辛苦。倒是也手紧着点,别乱花钱。”

    “记住了记住了。”林微笑笑,“这次不是特殊吗?所以才买了这些。真要是以后,这花钱也得是花到自家人身上。别人?我可舍不得!”

    俩人正说着,林果插话道:“妈,糖块咱留着吧?”

    程曼点点头,“成,这糖块就多给你留点。”

    林微想着家里的煤油灯,忍不住问道:“妈,咱村里还没通电吗?”

    她记得回来经过镇子的时候,偶有那么一两户人家里有灯光传过来。按照那个亮度,绝对不是煤油灯。刚才在镇卫生所里,那边房间吊顶上也是电灯泡。

    “先通的是镇子上。本来说咱村子今年也通电的,可是却被别的村抢了个先,咱们只能等着了。”程曼叹口气,“其实要我说,这通电还要花钱,还不如用煤油灯省呢。你就看好吧,等轮到咱们村子,通了电,估计也没几家用。”

    林微听着,也没说话。

    没通电之前,大家都这样说。等真正见到夜里也那么亮堂的屋子,他们就不会这么说了。

    再说,亮堂一些,晚上看书写字就不用那么费眼了。

    说说笑笑到了村口,林志远已经候着了。

    “怎么,没事儿吧?”

    “没事儿,就是凉着了。打了一针,等会儿吃点饭垫垫再吃药,多喝点热水睡一觉,估计也就没事儿了。”

    听程曼这样说,林志远松了口气。

    他一回来,家里除了孙芳,全都不见了,还以为孩子烧成什么样子,心里着实难以安定。“果儿?还难受不?”

    “不难受了,就是有点晕。”

    林果说着,又趴下。

    林志远接过林泽手里的架子车,拉着往家走。

    回到家的时候,孙芳已经把菜炒好,放在锅子里保温着。见都回来了,问了几句,就开始盛饭端饭摆桌。

    林果坐在堂屋里,好奇地看着孙芳,见孙芳看她,也不怯,笑眯眯地回望她。

    “怎么笑成这样?”

    林微正在盛稀饭,刚把一碗盛好的递过去,就见孙芳笑得嘴都合不拢地进来。

    “你那个妹子有意思。”

    孙芳笑道,“不怯生也就算了,还光明正大地看我,见我看她,她还笑,看那样子,似乎恨不得我能跟她说几句话。”

    那抓挠挠的小眼神,跟林微睡迷糊时候的样子,一样让人心里发软、愉快。

    “她啊,你别看现在文文气气,等过半天,不对,等吃了这顿饭,你就知道她有多么话唠了。这也就是病了,又没吃饭,没力气淘才这样。”

    林微说着,把锅盖盖好,和孙芳一人端着一碗粥往屋里走。

    至于那嘴唇红不红的问题,早就抛之脑后。反正她进屋的时候,妈也没有看见,真问起来就说喝热水烫的。

    都已经九点了,林微也不让程曼再去做酸辣汤,就这么吃了一顿相当简单的早饭。

    饭后,林志远去镇上的供销社买包糖用的纸,林微和孙芳还有程曼就看着以前的账册商量着该给谁回多少礼,林泽就在院子里劈木柴。而林果,吃了饭,药效发作,早就昏昏睡去。

    见孙芳和母亲程曼商量的那么细致,林微忍不住叹了口气。“妈,这糖要不都直接半斤半斤的包?咱们不用头疼,也省得人家打听别人家多少的时候,心里生怨。”

    “这哪儿能行?借钱多少倒是无所谓,借钱的态度很重要,要是都回一样的礼,那才是不公平。”

    程曼抬眼看了她一下,摇摇头,不赞同她的做法。

    “怎么就不公平了,都是一样借给咱钱不是吗?”

    “不是!”程曼看她,有些教导的意味,“你想啊,当时咱家是不是急着用钱?”

    见林微点头,程曼才继续说道,“当时咱们急着用钱,有些人虽然借了,但却只是打发一下咱,意思意思地借给了一两块。有些人二话不说,直接掏钱,连欠条都不让打。你说这能一样吗?糖可以按照半斤半斤地包,可是送多少,送红糖还是白糖,要不要再加点别的什么东西,心里得分清楚。”

    孙芳赞同程曼的做法,“礼多人不怪,咱总要让别人知道,咱们跟谁亲近。当然,真要是家庭困难还借给咱钱的,一样不能亏待。”

    林微明白这个道理,可还是为这样细致的划分而头疼。摆摆手,讨饶道:“这些你们做主,我只要算好该给多少利息就成。”

    老天爷,这回个礼,简直就是一部宫心计!

    她还是做做这些直来直往的算术题比较好。

    “哎对了,妈,等会儿你们去回礼的时候,要是看见谁家有缝纫机,就跟他们说说,一天一毛,租个三十天,看他们愿不愿意。”林微把利息算了一半,抬头说道,“我这次带回来的布料,准备做成衣服。要是谁缝纫机用得好,你也顺便跟她们说说,愿不愿意来做工。愿意来的话,咱们按件算工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