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掩耳盗铃
    程曼放下手里的本子,有些担心地看着林微。

    “闺女,你这样做,是搞资本主义吧?”

    这么多布料,不管是怎么得来的,那都算是生产资本呐!

    林微对这一点早就有打算,见程曼担心,笑道:“妈,你忘记我大伯是干啥的了?他可是咱们村的村长,换个官方点的说法,他是咱们队的大队长。”

    “你要走你大伯的路子?”

    程曼问了一句,随即摇摇头,“我看行不通。你大伯最看重的就是手里那点权利,你这样做,就跟明摆着告诉他,要把他拉下马,他能乐意?”

    这次秋收,村里大丰收,几乎是几个村子的总和,不光是镇长,就连市里也开始重视。照她说,林志正这次八成要升职。

    “我不知道你们听没听广播。”林微晃了晃手里的钢笔,笑得眉眼娇憨,“咱国家在十二月的时候就确定了改革开放路线,虽然没有细致说明怎么一个改革开放法,但是发展经济这一项是明确了的。咱们村镇没有社办企业,也没有社办工厂。我猜不是不敢做,而是没有资金,也不知道如何找销路。”

    不等林微说完,程曼就皱眉道,“社办企业?那不是集体所有吗?你的意思是这布料得到的收益要给村子或者镇上?”

    “这不行!”

    程曼也是上过学的人,那布料得花多少钱买来,她早就算过了。

    正因为算过,她才坚决反对林微这种想法。

    就按照镇子上供销社一般棉布的价格,除了布票,得花两千块才能买下这么多!

    两千块!

    那可不是一二十,一两百!

    一想起这个,她心就跳得厉害,总有些不踏实。所以到了现在,她也没做好准备问闺女这钱咋来的。

    “妈,你先别拒绝啊。”林微见她这样,笑出声来,“我哪能做赔本买卖!回来之前我打算过,准备注资,跟镇上合办社办企业,但是这个社办企业,不是服装厂,而是食品加工厂。”

    食品加工厂?

    他们这边也就能吃饱,家里孩子多的,甚至还吃不饱。这食品加工厂能加工什么?

    程曼想了一圈,也没想明白,不由看向林微。

    “妈,咱们这边依山傍水,日照也还可以,山上种点果树,再规模养点鸡鸭鹅,这些都能作为食品加工厂的原料。而且自己种植养殖,还有个好处就是不用经常出去找单位批条子进原材料。自给自足,就不用怕别人压着原材料,影响生产了。”

    最好的一点,就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啊。

    社办企业,尤其是现在,根本就花不了那么多钱。

    就说他们村镇吧,建一个三间大瓦房,也才一两百块。到时候镇子上批点钱,加上她带回来的钱,轻轻松松厂子就运行起来。不过这些事儿,还是得跟镇长详谈才能确定下来。

    能肯定的一点就是,镇长十分迫切要政绩。

    自家大伯看样子上位的可能性很大,调进市里,可能性不太大,毕竟学识在哪儿放着呢。这样一来,去市里的可能就是四六分,甚至更少。去镇子里,那就没啥好考虑的了,一句话的事儿。不过真要是去了镇里,那就真的会威胁到镇长的位置,镇长想更进一步,或者保住现在的位置,做出点成绩才是目前最迫切的。

    她这次回来,因为不用给家里买什么大件的东西,所以就把自己手上所有的外汇券给脱手卖了。这些钱,加上后来的一些翻译,再加上她银行里存的钱,即便是给了彭兵两百块,也还有近两千。

    想到这个社办企业,再加上是唐慎送她回来,心里觉着安全,所以这次回来就把所有的钱都给集中起来,带了回来。

    刨除掉做衣服的所有成本,剩下的钱和镇上合资办一个小型食品加工厂也是没问题的。

    “这能成吗?还有你说的那个什么改革开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程曼着实有些不懂,从字面上看,她似乎明白了。真要是去说,又乱作一团。

    “不成我也得办成。我给了他们方便,他们总得给我一些方便。”

    林微神色坚定,为了这批衣服能顺顺利利回到首都,这个社办食品加工厂她非得给弄成喽不可。

    给程曼讲了一下改革开放是个什么东西,就见林志远带着一叠子硬纸箱那种颜色的糙纸回来。

    这纸比一般的纸厚了很多,但却便宜不少,是专门用来包糖用的。几个人动作也麻利,林微负责两张纸放一块,孙芳和程曼两个人负责包,也没用多长时间,这些白糖和红糖就按照每包半斤的量包好。

    本以为弄好这些,父母就会立即去回礼,结果才问出口就被瞪了一眼。

    这啥意思?

    看着父母去做中饭,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林微一头雾水。转眼,就见孙芳笑看着她勾了勾手。

    “想知道为什么?”

    孙芳忍着笑问道。

    林微不说话,甩给她一个眼神,直接望天,让她自行领会意思。

    孙芳见她那样儿,笑道:“你傻啊。晚上送,没人知道啊。”

    “你认为我会信吗?”

    林微瞥她一眼,“村子里的人消息多灵通啊。别说一天,就一个晚上过后,我们家送回礼,还利息的事儿全村都得都知道。既然这样,白天送和晚上送有什么区别?”

    “当然不同啊,最起码心理上觉着安全,觉着别人不知道啊。掩耳盗铃不知道啊?”孙芳点点她,“而且夜黑风高好办事儿,别人也不会说什么穷显摆!”

    林微:“……”

    “好了,好了,别这个表情了。”孙芳指了指一边的奶糖,“来吧,按照你妈的要求,咱们把这些纸包里放些糖块进去,另外写好纸条,标注上要送给谁家的。你字儿好,正好来写字儿,我来放糖块。”

    “等下,我裁些纸条。”

    林微说了一声,进了西屋找针线笸箩,出来的时候顺便摸了一下林果的额头,见没那么烫了,这才拿着一把剪刀出来。

    见林微手里的剪刀,孙芳挑眉赞了一声。

    王麻子剪子,可是全国有名,能和它齐名的,也只有杭城姓张的那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