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偷看
    “叔你先别忙着谢我。”

    林微笑着起身,点了点自己,“其实我这次来,除了跟镇上合作办厂这件事儿,还有一件事儿要拜托你。”

    镇长现在正是踌躇满志的时候,闻言,二话不说挥了挥手,满脸豪气:“你说,只要是我能办的,坚决给你办好喽!”

    “叔既然这样说,我也不客气了。事情是这样的,咱们国家不是说了要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吗?”

    “对,这个没错。”所以有人合作办厂,他才这么高兴。

    “有些厂子呢,工人少,任务量就难免完不成。我有个朋友,就发愁这个任务量,我就自告奋勇,说要帮她解决这个事情。”林微见镇长没有为难的意思,才继续说道,“于是,就拉回来了许多布料,准备做衣服。”

    “这没啥啊。”

    镇长想了下,“就这情况,你还说啥帮忙的事儿啊!”

    林微轻笑一声,竖了下大拇指,一脸知己的样子,“还是叔你看得清楚,也把上面的政策了解得清楚。可下面村子的人不一定知道啊,就怕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去举报,造成我这边生产延时。”

    “你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那么一卡车布料,几乎是一个小厂子一个月的生产量了吧?不可能是个人!

    真要是林微自己的,那得多少钱?!一般人都出不起吧?

    而且唐家都是国家的人,哪里会做资本主义的事儿!

    镇长自己给林微的说辞圆满了一下,把之前那些疑虑全部打消。

    “这事儿就叔你和我先知道吧,咱们镇子你最大,一般人没机会也没钱去市里,不用跟革委会那些人说道。”

    说着,林微神秘兮兮地凑近了一些,“这次也就是先测测咱村里人的缝纫水平,真要是做工可以,到时候我可以跟我那朋友说说,让她申请一下在咱们这儿建服装厂。您也知道,生产量想上去,得有人,得有厂房,还得有钱。”

    “钱,咱不怕!你想啊,等咱们这边食品厂赚了钱,到时候建个服装厂也就是抬抬眼皮子的事儿。”

    林微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镇长听的一脸认真,被林微规划出的蓝图弄得热血沸腾,一身干劲儿。

    “只是这事儿还只是我想想,八字还没一撇,不好先说出来。”林微叹口气,“其实这事儿我跟您说说,也是让您心里有个数,遇见事儿不慌张。”

    “叔明白。”

    镇长摆摆手,一脸我懂得,让林微赶紧写纸条,然后自己去收拾东西。

    镇长老婆见自家男人喜不自胜的样子,心理挺惊奇。

    他们夫妻那么多年,平时啥都说。儿子早就被儿媳妇拾掇着另立门户,他们也不想惹他们烦,索性分家分了个利索。也正是因为没啥生活上的冲突,俩人才无话不谈。

    由此,她也知道了自家男人心里的疙瘩。

    正因为知道,所以才对这样其乐融融的一幕感到疑惑。甚至不能说其乐融融,而应该称为喜不自胜。

    现在,糖金贵着呢。程曼百般阻拦,不让镇长老婆冲糖水。镇长媳妇闪过程曼的围追堵截,拿起糖罐子要往搪瓷缸子里放糖,却被拎着暖水瓶的程曼给拦住了:“看看,咱们又不是啥外人,还用客气吗?那糖你尽管放茶缸子里,我不给热水,也是白搭。到最后啊,净是浪费!”

    镇长媳妇见程曼这样,只好叹口气把糖罐子放回橱柜里。“行,不喝就不喝,我给你们拿点炒花生。”

    炒花生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少量油炒的花生仁,用来当下酒菜的。一种就是用烧热的沙子炒的带外壳的花生,大多都是过年的时候,用来给拜年的小孩子吃的。

    这东西量不多,倒也不算是稀罕物。见母亲程曼还要再推辞,林微摇了摇头。

    刚才已经撕扯了一番,现在要是继续撕扯,那就太没意思了。

    就是点花生,真要是客气,拿一两个慢慢剥着吃就好了,面子上也好看。

    程曼见闺女摇摇头,只好坐下来,看着她写东西。

    镇长东西收拾的很快,没等自家媳妇儿把花生端上来,就已经站在林微跟前等着她写的东西了。

    林微写了两份一模一样的,这才抬起头,“叔你看有啥要补充的,要是没了,就拿印泥按个手印吧。”

    她这事儿无不可对人言,毕竟理由合适。真要是查起来,梁爱国绝对能接得上来。更何况,她还有另一层保护色。

    “好。没啥问题了。”镇长说着,又去拿了印泥出来,“那就按手印吧。”

    竟是不等林微说什么,也不等林微先按,他就手指在印泥里按了按,趁着湿润,狠狠在纸条上摁下自己的手印。

    仿佛这一摁,万事儿掌控权皆在手中。

    关于出资的钱以后是继续要,还是送给国家,那就要看这厂子以后对她的意义,以及她能不能在八零年代后期的打压中站稳脚跟了。

    将事情说清楚,镇长一下子就蹿了出去,竟是连和林微她们一起出门的时间都不想浪费了。

    镇长媳妇干笑了两声,送走林微和程曼。

    自觉办完要事儿,一脸轻松的母女俩,便在镇上闲逛起来。

    她们并不知道,在她们走后不久,那父子俩人便被镇子上的人招呼着去了山上逮野猪。

    抓野猪是镇上的头等大事儿,一般不是动弹不了,或是身子骨弱的,那是肯定要去的。

    林志远和林泽身强体健,自然是当仁不让。

    镇上风气比较好,一般人家中都是不从里面杠门的。再加上快过年了,村子里人来人往的,一般都不用担心家里丢什么。

    知道孙芳和林果在家里,再加上不知道林微和程曼啥时候回来,俩人只是把门关好,并没落锁。

    林果发烧,又吃了药,睡得很沉。而孙芳经过几夜半睡半醒的折磨,睡在程曼晒了好几遍的被褥中,沉沉睡去。

    在她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一个稍显瘦小的人蹑手蹑脚地往目的地进发。当看见落了锁的门时,暗暗唾骂了几句,这才踮着脚,扒着门,往里面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