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查到家门口
    上学是不是真的可以挣钱?

    林微一愣,这话问的,她竟有些不知道怎么说。

    倒不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而是他问的话具体想表达什么意思,她有些不明白。

    看了他一眼,林微若有所思,她似乎摸到了一点门槛。

    听他的意思,似乎想问的是上学期间能不能挣钱,而这个挣钱跟她想象中的又有些不一样。他想问的好像是国家有没有给学生补贴,这个补贴就是他所谓的挣钱……

    “咋?这事儿还要保密吗?我就是问问,又不是跟你抢钱,有什么不能说的!”他也就是碰巧遇见了她,顺嘴问了一句,又不是非她不可!

    今年村镇考上大学的又不只她一个!

    见男人满脸不快的样子,林微轻笑两声,她不认识他,能认真思考他问的问题已经很好了,他倒好,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脸,还给她甩脸色。

    她有义务回答他这个问题吗?

    可笑!

    按照她以往的性子,对这样没有自知之明的人,直接是不予理会的。不过现在,她思想成熟了一些,倒不想因为自己一时的痛快,让一个人丧失了继续进学,改变命运的机会。

    “倒不是说这件事要保密。”林微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鱼,轻轻慢慢地开了口,“而是老叔你表达的有些问题。”

    她回答归回答,可不怼几句出出气,还真对不起自己的一番口舌。

    “我都问的那么清楚了,还能有什么问题!”

    “怎么就没有问题了?上学是不是真的可以挣钱?其实可以理解成很多意思。比如说,上学期间可以挣钱吗?上学毕业之后可以挣钱吗?还有一个就是,这个挣钱,您是指学校发给贫困学生的人民助学金,还是指国家给的补贴?”

    “……”

    见这个自称为她老叔的人目瞪口呆,林微心里有些解气。

    不等他说话,回答道:“那我今天就来跟你讲一下,你这个问题延伸出来的各种问题。先说第一个吧,上学期间是可以挣到钱的。不过这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你的专业水平足够好。第二个,毕业之后也是可以挣到钱的。到时候国家包分配工作。既然有工作,那必然是能让你挣到钱的。”

    “上学期间,国家会按时发放补贴,这个补贴包含钱和票。当然学校也会评选出特别困难的学生,然后发放人民助学金。只是这个人民助学金有点特殊,倒不是说它有多难拿,而是大家都不去申请它。”

    这个时候的人都爱面子,觉悟也比较高。比如国家按时发放的补贴,对于一个学生来说只要不挥霍浪费,每个月还能省下两三块钱。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去申请人民助学金,那就是思想觉悟极其低下,对国家极度不忠诚,极度利己主义。

    这样的一个环境下,如果你拿了,那么势必会被大家孤立。除非家里极其困难,爹娘或者爷奶都没生活能力……

    “为啥不去申请?弄那个东西,不就是让人申请的么?”

    “因为国家每个月发放的补贴足够一个人的生活需要。再去申领这个,呵呵——”

    见他撇着嘴,一脸不去申请都是傻子的不屑表情,林微突然失去了说话的欲望。

    “总之,上学是能改变命运的!”

    最起码,这是给平头老百姓翻身的一个机会。

    林微说完,不去看那人,而是略微抬了抬手里的鱼,朝程曼说道:“妈,咱赶紧回家吧,不然这鱼不到家都得死掉!不新鲜就不好吃了。”

    程曼赶紧点点头,拉着林微快走了两步。

    话不投机半句多!

    国家都免学费了,还给补贴,咋还能贪人民助学金?

    俩人刚走到村口,就见不少人往自家那个方向跑,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这是——

    林微和程曼不敢掉以轻心,对视一眼,二话不说,直接往家里跑。

    不管如何,能引起村里轰动的,绝对不是小事儿!

    俩人一气儿跑到围堵的地方,看着围得水泄不通的门口,一个一个拨开,然后往里走。

    被拨开的人本来怒气冲冲,一回头,看见老人是谁,立马让开一条道儿。

    等到了门口,林微看着把着门口不让人进的孙芳,松了口气。

    她家家门口因为是在墙上挖的门洞,怕墙塌了,所以当时弄的比较窄。如今孙芳穿着军大衣,伸开双臂往门口一堵,还真有种水泼不进的感觉。

    “这是怎么了?”

    程曼看着那四个人,笑得有些虚,“同志,你们是——”

    “我们是革委会的,接到群众举报,说你们囤积生产资本,特意过来查证。”男人说的比较温和,“就是来查证一下,没问题就当过去了,也算是给你们一个清白。有问题的话,咱再另说。”

    说着,男人瞥了一眼孙芳,“可是这位同志死活不让进门,说是家里人不在。”

    当然,还说如果他们敢碰她,她就告他们一个流氓罪……

    “举报?”程曼心里发虚,可还是强硬道,“举报我们什么?大家都是无产阶级,而我们是再根正苗红不过的贫下中农!”

    说着,往前一步。

    林微就在程曼身后,表情淡漠,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那闲散的样子,似乎是一种无声的警告。

    来人心里咯噔了一下,感觉有种大事儿要发生前的风平浪静。

    “举报我们什么?”林微一边说,一边慢慢往孙芳那儿走,几乎是一步一个脚印。“谁举报我们?”

    “举报你们囤积生产资本。至于谁举报的,我们不好说。”

    男人说着,指了指门口,“既然你们回来了,就让我们进去查证一下。”

    “你们想查证,可以理解,毕竟有人举报么。只是,在此之前,麻烦你先问一下我们镇长和你们领导。”

    林微走近男人,笑看着他,轻轻说了这几句话。

    这话是什么意思?

    男人惊疑不定地看着她,脑子里闪过一丝灵光,但却又不十分肯定。

    这事儿,该咋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