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一个够不够
    袁镇长提着包进了堂屋,钱爱民正坐在那儿等他呢。

    早前的半根蜡烛已经用尽,林微正忙着倒腾另外一支。见人都到位了,把蜡烛倾斜一点,滴了两滴烛泪在桌面上,趁着热度赶紧把蜡烛另一头固定在上面。

    “啥事儿都要一步步来,咱最先开始的定位就是一个小的食品加工厂,主要生产罐头。千万别把摊子铺太开,不然后续没有钱,那就是烂尾工程。至于说的别的副业,也就是做做皮蛋和咸蛋。我们这边靠河,鸭鹅好养。但主次咱们也要搞清楚。”

    林微说着,把钱掏出来,“光线虽然不如白天,但是摸惯了钱,一上手就知道真假。你们慢慢数,数好了再给我开收据。”

    “这不用点了,我们相信你。”

    “那可不行,该怎么来就怎么来,一点都大意不得。”林微赶紧摆手,“你们还是赶紧数数吧。天一黑下来,外面冷着呢。”

    这俩人做起事儿来恨不得什么都做到位,完全顾不得别人。

    外面那几位来查证的同志,估计要冻坏了吧?

    即便在车子里,那也没暖气。

    袁镇长先数了一遍,然后笑着递给钱爱民。钱爱民接过去,也在数了一遍。

    俩人数钱的速度一样,都是一张一张,慢慢的,恨不得能看清钱的任何一处异常。

    “没有问题。”

    钱爱民话一说,便直接开收据给她。

    开完收据,俩人就要走,程曼怎么都留不住,只好去看林微。

    林微见状,笑笑:“妈,估计他们还有重要的事儿要聊,咱们就别耽误他们了。”

    现在生活虽然好一些,但不是那种爱贪小便宜的,一般都不在人家家里吃饭。即便是要吃,也会拎着一些东西过去。这俩人不要留下,她们要是再撕扯下去,那就有些尴尬了。

    再说,她也不想留这俩人在家里吃饭。

    看着傻,说话也感觉傻,但是真正说起来,这俩人那叫傻吗?

    程曼还没说什么,袁镇长和钱爱民已经摆了摆手,迫不及待地往外走了。那大步流星的样子,让林微顿时产生一种俩人卷款潜逃的错觉。

    “你这孩子,也不留人家在家里吃饭。”见几个人上了车,走远,程曼才跟着转身,看着她叹了口气,“人家再怎么有求于咱家,那也是领导。不能这样做的。”

    “妈,咱赶紧吃饭吧,等会儿还得去送礼呢。”

    林微说着,一拍脑袋,“你和孙姐先吃,我去喊果儿回来吃饭。”

    这傻丫头,只是杀猪而已,而且臭气熏天的,也亏她能呆的下去。

    “咱今儿先不去送了吧?”程曼看了看外面黑漆漆的天色,“今儿杀猪,还是两头,说起来也是咱们村子的大喜事儿,估计不管大人还是小孩都去看了。”

    “不行!”

    想着那两个举报她的人,林微哼笑了一下,“那俩举报我的人,估计就安着让我过不好这个年的打算呢!我还就不能让他们得意了!一晚上都不行!杀猪归杀猪,咱吃完饭也差不多得九点了吧,到时候再去送正好。”

    野猪就两头,谁还能一直看到最后不成?

    正说着,就见林果跑的呼哧呼哧地进了院子,“妈,姐,快、快拿、拿盆子过去。要、要分肉了!”

    这么快?

    林微看了程曼一眼,有些不敢相信。

    她又不是没见过杀猪,一头猪弄干净起码得两三个小时,更何况两头猪?

    真要是分肉,那也得把两头猪的重量加在一起,再平均划分吧?如果再复杂一些,参与围猎的人分多一些,那就要从别人平均数里划走一点。

    “妈,咋还不走?等会儿人家分完了,咱就没有了!”

    林果急得不行,见她们没啥动作,一头钻进厨房里,端着一个白色搪瓷盆子就往外跑。“别的盆子太重,我端不动,你们记得拿过去啊。”

    一个盆子够了吧?

    见林果急吼吼的样子,林微也不多想,拿着另一个稍薄一些的瓦盆就要往外走,却被一脸兴奋的孙芳拽住,“带我去!”

    程曼反身把门关上,“你们都等等,咱们三个一起去。”

    都分肉了,想必也快结束了。索性就等等,等人齐全了,再吃晚饭。

    把堂屋门,厨房门,大门一锁,三人就往大队大院走。

    到了那边林微这才明白,为啥那么快分肉。

    因为这俩野猪的宰杀是同步进行的。

    大院里大门到开大队会的几间房子的这段路程是砖头路,但是两边都是泥巴路。路的左边并排挖了两个坑,两坑之间大概有一米五的距离,每个坑里都铺着一层稍厚一些的油布,里面灌满了水,此时水色浑浊不清,旁边的油布上猪毛还历历在目。

    几张桌子摆放在一起,上面有着一块很宽大的木板子,两头猪就光溜溜地摆在上面。

    旁边站着五个人,一个是林志远,手里拿着一个小册子,严肃地站在案子的一头,嘴里喊着让大家排队等着。

    另一个是自家爷爷林广连,正拿着一支笔,坐在一张桌子边。

    还有一个稍微高壮一些的,拿着一把砍刀在磨刀石上噌噌磨着,不时用大拇指刮蹭一下刀刃,似乎想看看锋利程度。

    高壮一些的人旁边站着两个笑眯眯的老头,手里拿着杆秤,不时对头说两句话。

    大队院子里人声鼎沸,看着案子上的野猪,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过年前能弄到这两头野猪,分个几斤肉,那就是个极有油水的年了!

    “大家静静,听我说!”

    林志正见大家准备的差不多了,扬声喊道:“刚才参与杀猪的人和围猎的人,记得拿两个盆子来。没有拿的,趁还有点时间,赶紧回去拿!这次是两头野猪,没有参加围猎的,只分肉,其他不分。参与围猎和杀猪的,等会儿分完肉,先别走,拿了猪血和猪下水之后再回家!”

    程曼一听,喜不自胜:“怪不得果儿让拿盆子过来。你们现在这儿等着,我回家再拿一个盆子,咱家可是两个人呢!”

    儿子和丈夫既参加了围猎,也参加了杀猪,得到的东西咋地也要比别人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