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祖坟上笑死
    这人,果真是贪心。

    儿子孝顺,儿媳妇儿不吵,家里一个比着一个的有能耐。这要是落在别人家一个,都能趴到祖宗坟上笑死!

    偏听这林老头的意思,还不满足!

    吃了葡萄还嫌酸,就是他这样儿的人!

    就不怕遭天谴么?

    要不是看他是个老人家,他都想骂几句难听话了。

    林老爷子本来还想唏嘘几句,让大家对他现在的烦恼说上几句暖心话,结果净是怼他的了!

    程曼见三个孩子都回来,就林志远还没回来,疑惑道:“你爸呢?这饭都热好了,还在外面干啥呢?”

    难不成干啥都仔细的毛病又犯了?

    林微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早上才吵了架,晚上就又——

    “在外面刷盆子呢?”

    程曼说着,擦了擦手,就想去外面喊人。

    林果被林微捏了一下,只好上前一步,“我爸帮我爷洗猪大肠呢。”

    程曼楞了一下,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这老爷子的脸皮太厚了一些吧?

    可别忘了,他们早上还在吵架呢,这一天还没过去呢,就又开始使唤她家那口子干活了?还有孩子爸,就这么任劳任怨地给老爷子使唤?都不知道反抗一下吗?!

    程曼越想越气,毛巾一甩,直接掀开锅盖,“盛饭,端菜,咱先吃!”

    林果一听不用等人,欢呼一声,数够人数,取了筷子就往堂屋跑。

    林泽跟在后面,去把方桌扯出来。

    扯完桌子,还是有点于心不忍。压了一桶水,提到了那个小坑边。

    “行了,你把水放这儿。回去告诉你妈,你们先吃着饭,给我留点饭菜搁锅里就行。”林志远手上洗着肠子,估摸了一下这水的用量,头也不抬,让林泽回去。

    林泽不理,正要蹲下,却被林志远挡了一下,“你看看,你爷这儿不多,我一个人就成了。现在都洗第二遍了。”

    刚才就着之前的水,把肠子里的东西给清理了,然后又用旁边那半桶水冲洗了一下。现在这一桶水分作两半,正好可以洗第三次和第四次。

    林泽一看,也只好点点头,回去了。

    不过心里对老太太有些埋怨。老爷子年龄大了,身子骨再怎么硬朗,晚上走夜路也是要注意一些的,老太太不来打着灯也就算了,就连小姑姑也不过来!

    要不是早上刚吵过架,他还真会到老爷子家里说小姑姑两句。

    林老爷子院子里黑乎乎的,只有林明月屋子里还有一点亮光。林明月躺在床上,看着老太太拿着剪子剪着东西,有些不耐烦,“娘,你就不能回你们屋子里干活吗?这都几点了,我还睡不睡了?”

    老太太加紧速度,落下几剪刀,“我快了。这不是想给自己做个裤头,才在你这边吗?”

    听老太太说完,林明月翻了个白眼:“娘,你和我爹都老夫老妻了,做个裤头被他看见又咋了?”

    又不是大姑娘小媳妇,难不成还害臊?

    这样一想,林明月激灵灵地打了个哆嗦,那画面太美,她不敢想!

    在被窝里摸了摸自己竖起来的汗毛,再不开口问什么。

    “你自己慢慢做吧,要是做完了,喊我起来关门。”

    林明月想着早上的事儿,有些不爽。她本来想趁此机会跟唐慎说句话的,谁知道他屁股还没坐热,掉头又回了首都。

    想着想着,又睡不着了。

    露出一个脑袋,叹了口气,“娘,你说,那唐慎他们家住在哪儿啊?”

    住哪儿?

    “你这是想做啥?”老太太看了她一眼,“你早上还说呢,那唐慎有青梅竹马,还有几个高官女儿盯着,谁跟着他也不一定要算好好下场的。”

    “娘,我那只是说说。”

    林明月嘟囔了几句,还是说道,“他确实是有个青梅竹马。高官女儿是我胡编的。”

    她还记得,快放假的时候,有个齐肩头发的,长得挺有气质的一个女人来他们学校做采访,访问的是一个战争年代的老军医。当时她无意中经过,恰好听到这个女人说起唐慎的事儿。

    这才知道两个人是青梅竹马。

    可不管是不是青梅竹马,在唐家应该是唐老爷子做主吧?

    只要能让唐老爷子喜欢上自己,那个青梅竹马应该没戏。当初唐老爷子提起自己和唐慎的婚事儿的时候,那个青梅竹马也是存在的,可老爷子不还是没让这俩人处对象吗?

    还有,说实在的,她觉得那个说自己是唐慎青梅竹马的女人,一点没自己好看,还比自己老!

    “娘,你就问问我爹呗,问问他唐爷爷住在哪儿。”

    老太太有点为难,“你爹不告诉我啊。”

    “娘,我这辈子就认准唐慎了。你要是不帮我,我这辈子就当个老姑娘!”林明月哼一声,霍地坐了起来,“本来就是我林明月的丈夫,凭啥不能不知道唐爷爷的住址啊?”

    “呸呸呸!”

    老太太一叠声地呸了几下,转身站到她床边,点了点她的脑袋,“你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啥丈夫不丈夫的!叫别人听见,还以为你是个、是个……”

    渴男人渴的紧的人!

    这话老太太怎么都说不出口,看着老闺女,简直操碎了心,“你也是个大姑娘了,别动不动就说这些。你看看林微,以前还没你稳重呢,在村子里名声也没你好。可你看看现在,人家都有本事儿让革委会的同志过来,还啥事儿没有!就连镇长,对她也是客客气气。你是没见,那些革委会的同志离开的时候,对林微那股子热乎劲儿,活像她才是他们的亲闺女、活祖宗!”

    想想,她都觉得心里膈应的不行。

    “娘,你从镇上回来,不是一直都在屋子里吗?咋知道我二哥家的事儿?再说了,你连你最喜欢看的杀猪都不去,咋去管别人的事儿?”

    林明月一问,老太太神色顿时有些闪躲,“我这不是看见人家开着吉普车,觉得稀罕吗?就多看了两眼,听了一耳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