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火
    此时已经是余辉消逝,暮色渐浓的时候,那些光秃秃的树枝子显得有些说不出的萧条。

    二赖子一到小树林边上,便听见一道女声不耐烦地说道:“怎么现在才来?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再拖下去,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他二赖子回去晚了,没人说,没人念叨,也不会有什么闲言碎语。

    可她不一样,她不是男人,没有男人那么多的自由,更多的是条条框框。

    “我想早来的,可是有事儿耽误了一会儿。”二赖子有心想辩解几句,有些底气不足,只好道,“你别生气,再也不会了。”

    “我让你弄的东西,你都弄好了?”女人显然不耐烦听他说这些,“可别是忘了,明天是除夕!”

    “弄好了!弄好了!”二赖子赶紧回答,“比你之前让我弄的,还多出一半呢!我知道明天是除夕,所以你放心,你不让他们过个好年,我绝对不让他们高高兴兴看初一的太阳!”

    二赖子说完,紧紧盯着女人,生怕自己哪里说得不好。

    女人瞥了他一眼,指了指他脚下,“怕你准备的东西不够,我又带了一些给你,务必把这些东西全用上。”

    “好。我绝对完成任务。”

    二赖子说着,脚尖点了点地,“我这事儿做的危险,一个不小心,估计就得被枪毙。你总得、总得让我得手一回!”

    话还没说完,脸已经胀的通红。

    “不行,我让你得手了,万一你不去了怎么办?”女人眼波流转地看了他裤裆一眼,“你要是把这件事儿办好了,别说一次,只要是我方便的时候,随便你怎么弄~~”

    那尾音透着股子勾引的味道。

    “真、真的?”二赖子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看着眼前的人,往前走两步,实在忍不住,就一把搂住她的腰,“行,你不让我得手,我就先攒着。可是,你得先让我看看你!”

    说着,不等女人说什么,手就顺着她棉袄的下摆往上摸。这还不算,那嘴巴也往女人嘴上凑。

    一股长久没刷牙的味儿直冲心肺。

    女人侧了侧脸,躲过他的嘴,皱眉道:“你忍着点儿,要是弄得太明显,等会儿我回去没办法交代!”

    快恶心死她了!那味儿冲的,她都忍不住想踹开他。

    二赖子见没办法亲嘴,到底心里不甘,照着她的脸使劲儿嘬了一口。

    那手还抓着女人的胸不放,顺势揉了一把。

    “行了,你回去准备准备,千万别办砸了!”

    女人毫不客气地推开二赖子,扭着小腰往外走。

    二赖子红着眼睛,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儿。“今儿我把事儿给你办好,明儿你找时间出来,我就在小树林等着,等一天!”

    女人脸上不带一丝笑,闻言不置可否的“呵”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开。

    呵呵呵,都是恶心的人,她怎么可能让一个二流子碰她?

    果真是年纪大了,憋得狠了,见了年轻水嫩一些的小姑娘就走不动路!

    说到年轻水嫩,她倒是想让二赖子去跟那个人玩玩,可惜这二赖子死活不敢,说什么害怕!

    呵,说什么害怕,不过是怕那些权势!

    昨天知道了那件事儿之后,她算是看清了这个世界,只要有好处,一切违反规定的东西都能忽略!在那人做了那么多冷血无情的事情之后,还做了明显跟国家要求不一样的事情之后,凭什么还那么好运?

    那些人啥都不说,竟然就那么轻描淡写地走了!

    既然当权者不管,既然老天爷也不管,那她就自己好好管管!

    一次性把那些坏了她光明前程的人全部教训一遍!

    让他们也知道知道,她能忍,也是有底线的!

    女人走得戾气横生,柳腰款款,二赖子看着她那细细的腰,长长的腿儿,整个人都走不动了。

    过了好一会儿,伸手抓了抓老二,这才拎起脚边的罐子,趁着夜色,偷偷到了自己的一个据点。把东西放下,便大摇大摆地回家睡下,骂了一顿那几个女人之后,顺便吼了一嗓子,便关上了门。

    夜色渐浓。

    村子里没有一点光亮,经历了一天的忙碌,大家都沉沉睡去。

    林家人睡得尤其深沉。本来就晚睡,再加上临睡前又吃了感冒药,要是睡不着范儿奇怪。

    林微是被热醒的。昨天她给自己又加了一床被子。

    迷迷瞪瞪起了床,倒了点热水在搪瓷缸子里,和之前冷着的水中和一下,晃了晃,一饮而尽。

    喝完之后,终于舒服一点儿,又爬到床上,过了一会儿,还是觉得热。

    难不成自己发烧了?

    这样想着,又爬起来找体温计,找了半天,才愕然想起来,那体温计在林果屋子里。

    她和孙姐住在这个土砖房里,林果在主屋的西间,要是去拍门,多影响父母休息。

    正要作罢,准备上床睡觉,才恍然觉得,这个热似乎不是来源于自己身体,而是来自于整间屋子的温度?

    怎么会?

    林微想着,仔细感受了一下。

    这次确定了刚才的猜测。

    屋子温度有点高,好像被什么人在外面架着柴烧。

    架着柴烧?

    烧?

    林微脑子再没有比这一刻更清晰,二话不说,披上衣服,拉开门,迅速蹿了出去。

    老天爷!

    她的布料!

    这一出去,立即愣在屋子门口,她都不用过去看,就能猜到结果。

    看着已经烧的房顶和房门都没了的棚屋,林微如坠冰窖,沉默了一会儿,才抬脚,一步一步往那边走。

    棚屋明明离她的卧室极近,可她却像是走了几年一样。

    在棚屋门前站定,看着里面不出所料,已然化为灰烬的布料,林微嘴角扯了扯,带出一个让人看着发毛的笑。

    很好!

    天时,地利,人和,全占完整了。

    策划这场火灾的人,倒是挺能耐的!

    不要怪她认为这是一场策划,实在是空气中飘出来的那么一些猪油和菜籽油的气味,太好辨认,实在让人忽略不了。

    即便是烧掉了布料,有些织物的熟味儿掩盖着别的味道,可仔细闻闻,这味儿错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