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初步锁定
    彭兵的身份没有不可以向别人说的,因此林志远一问,除了家里情况,他把所有能说的都说了。

    夜里黑,但是他手里的手电筒光线特别强。因此林志远便看见了身上特别的一处。

    彭兵毕竟是侦察兵出身,林志远的视线移到哪里,他很快就能发现。

    “我家里人刚去世。”

    彭兵解释了一句。

    林志远拍拍他的肩膀,“你好好活着,就是他们好好活着。”

    这一拍,他身上的衣服就显得有些单薄。想着院子里大箱子里面的军大衣,转身进了院子,出来的时候,一只手上拿着军大衣,一只手上端着一个搪瓷缸子。

    林微看了,心里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刚才只顾着跟他说话,都忘记让他进屋喝杯热水了。

    “孩子,来,喝杯热水,暖和暖和。”说着就要去拿他背上的包,彭兵身子僵了一下,随即放松,任由他把他背上的背包拿去。

    彭兵接过水,一边喝,一边回想着刚才林微说的话。

    “你之前说,有人举报你?”

    彭兵端着杯子,问道。

    “对,都是女性。一个大概十六岁到二十六岁,一个在四五十岁,或者五六十岁。”林微叹了口气,”可惜革委会的同志没有去看看她们的脸,她们又捏着嗓子说的话。”

    林微说完,彭兵有些沉默。

    据他的判断,这起纵火案,应该是和举报者有很大的联系。而这两个举报者里面,他更倾向于年轻的那个。

    年轻的那个在没看清卡车里装的是什么的时候,就去进行举报。年老的那个是看见了林微棚屋里的东西是什么才去进行的举报。

    这里面有两个需要注意的点。

    年轻女人去的时候是在三点以前,年老女人去的时候是三点以后。相对比于年轻女的狠戾,年老的女人有一句话很可疑,那就是“只举报林微”这句话的“只”字。

    年轻女人极有可能是出于妒忌心理,以及举报不成产生愤恨情绪,最后铤而走险,自我进行报复。

    年老女人的话,有待考察。但能说出那个字,说明她不愿意连累除林微之外的任何人。这个人初步断定是跟林微家比较亲近的人。

    不过现在,他还不清楚旺山村的人口情况,无法进行初步筛选。

    “除了你,你们家还有谁这两三天有不一样的经历的?”

    这话一出,林志远摇了摇头,“我这边是没有。”

    “叔叔仔细想想。”彭兵引导他,“你有觉得比较好笑的事儿吗?”

    好笑的事儿?

    “倒是有一件儿,只是不知道跟你说的有没有帮助。”林志远沉吟了一下,随即爽快起来,“前天我们这儿逮了两头野猪,分肉的时候我们村的二赖子提意见,说是对分肉有异议,其中还拿我们家做了个例子。到分好肉的时候,他经过我们这边,跌了个狗吃屎!”

    当时他就想笑,这老天爷果真是见不惯好吃懒做的人嘚瑟。

    “准确来说,她往我和孙姐,还有果儿这边冲的时候,摔了一骨碌。“林微补充道,“他似乎是想占便宜。”

    当时,她总觉得是哥哥林泽出手教训的二赖子。可是后来求证的时候,哥哥说他并没有这样。

    “这个二赖子,你把你们知道的给我说一下。”

    天生敏锐的直觉,让彭兵一下子对这个二赖子起了兴趣。

    对于二赖子的情况,林志远自然是最熟悉的,见彭兵似乎对他的大小事儿都很好奇,便噼里啪啦说了一通。

    没娶媳妇?

    看见年轻的想占便宜?

    不爱干活,嘴皮子利索?

    “那身形呢?”彭兵比划了一下,“个头,胖瘦,走路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中等个头,有点瘦,走路要说特别的地方,就是步子很轻,有时候离得近了,也不一定能听得清他的步子。所以,这人也是出了名的爱偷听。”

    见彭兵这样问,林微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二赖子有可能是纵火案的实施者?”

    就因为那一跪?

    “叔叔还记不记得,那二赖子分的肉肥一点,还是瘦一点?平时喜欢吃瘦一点还是肥一点?”

    彭兵这一细问,把林志远给问住了。

    他知道的,大多也是别人知道的。关于二赖子的饮食,他还真没注意过。

    见林志远摇摇头,林微接话道:“当时第一刀切得似乎是腹部,具体哪一块儿我不知道。二赖子排在第一位。”

    这些,她也只是隐约有个印象,再仔细想,就是一团乱了。

    “至于二赖子喜欢吃肥肉还是瘦肉,这个真说不好。”林微皱眉道,“但大抵是喜欢肥肉吧?”

    乡下,一年可能也就是年头年尾吃点肉,肚子里油水少,反而觉得肥肉香,瘦肉反而不太喜欢。而且肥肉还有一点好处就是炼了油,那以后炒菜或者弄个包子啥的放点进去,跟吃肉的感觉不差。

    “二赖子?”

    几人正说着话,就见程曼和孙芳推着架子车回来了,听见他们站在棚屋旁边说话,说的还是二赖子的,顿时想到昨天买鞭炮的时候,二赖子造的孽。

    “妈,你回来了。”

    林微说着,和几人一起靠近她。

    “这二赖子昨天中午被几个媳妇儿追着打,据说当时的派出所的人都惊动了。”说着,程曼四下里看看,“派出所的俩同志呢?”

    “我让他们回去了。”

    反正他们也不会办案,留在这里也是耽误他们休息。

    “婶子,二赖子被打的原因是什么?”

    彭兵见程曼说话利落,也大大方方的喊人。

    程曼看着彭兵,有心想问问他是谁,干什么的,是不是市里公安局的同志。最后想想,这大晚上的不通车,谁有功夫去市里请人啊?

    再说,她们在镇卫生所,哪里有时间去镇长家打电话?

    说到那个手摇电话,还是因为唐老爷子在这边,所以才给镇子上装的。

    如果不是唐老爷子,他们这边公路和手摇电话不可能有。

    “妈,他是我哥的战友,也是唐慎的战友,人非常非常优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