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九十六章 走吧
    林微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笑眯眯地说了一下彭兵的情况。

    孙芳一见是那个路上差点抢劫了她们的那个人,立时就有些吃惊。市里到镇上,晚上这个点是不通车的,他从那么远的地方过来,还是这个点,该不会是——

    就靠两条腿儿吧?

    彭兵内敛,哪有被这么直白地夸过?

    林微话一出,他清秀的脸上顿时泛起一点热度。

    程曼被这场大火给气着了,再加上自家俩孩子高烧,什么背后不议论别人的那一套都给抛在了脑后。

    见自家闺女和丈夫隐隐有种以他为主的意思,心里一阵激动。

    她们家虽不说跟村子里每个人都处的好,可也没有主动得罪过什么人。不知道是哪个祖坟上冒黑烟的脑子犯抽,点火烧她们家!

    这人看起来比镇子上派出所的俩同志靠谱多了,真要是来帮他们找出放火的王八羔子,那她真是感激不尽。

    “同志,说句实话,我们家跟人从来没结过仇。真要认真说,那就是今年下半年,俩孩子去上学的时候,发生了一些糟心事儿。”

    这次火一烧起来,她第一反应就怀疑是王云家,赵翠家,孙黄满家干的。

    王云可能对她们家没啥怨气,可谁知道她真正想的是什么。再说,即便是她不怨,她娘呢?能是个好东西?说不定憋着劲儿想看她们笑话呢。

    还有那个赵翠,她们一家子都是拎不清的。就那次躺地上拦车,跑她们家抢人参的事儿,连瞎子也看出来那一家子都是个什么样儿的人。

    人家过得好,人家有钱,就得救济你吗?说什么还钱,最后肯定赖掉!在他们村,他们又不是没赖过钱!

    再说,赵翠上学可以,给乘个便车,送去车站也可以。可那一副啥都要他们给她准备一应生活用品的架势,免费给乘车的底气又是哪里来的?

    她们家欠赵家家啥了?

    还有这次,大过年的,家家都在准备过年的东西,他们倒好,直接跪她们家门口,要全家进食品厂,不然还不起来。

    威胁谁呢?

    要不是书霞她爸过来,估计还没完呢!

    再一个就是孙黄满,这一家不用多说,跟王云家是一起闹的事儿。现在这个赵翠还成了孙黄满的媳妇,可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是看见好处,死咬着不放的鳖样子!

    经彭兵这么一问话,她甚至觉得二赖子也有作案动机。

    把这三家跟自家今年下半年的矛盾讲完,程曼又说道:“昨天下午我去买鞭炮,当时是跟陈嫂子一起过去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说起了生男生女的好坏。然后有个叫乔大媳妇的说起了我家林微,阴阳怪气的。”

    “反正就是明着捧高我家闺女,暗地里狠踩几脚的那种。”

    当时她们说的话,她已经记不清原话了,但大致意思还是记得清楚的。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她也不说了,直接就讲了几个人追着二赖子打,直接打到镇上,惊动派出所同志的事儿。

    “你的意思是,二赖子一出事儿,就直接往镇子上跑?”

    程曼点点头,看着彭兵:“对,不过我们村很镇上近,往那边跑也不奇怪。可他给赵翠说好话,很有问题。他一老光棍,平时荤素不记的,咋可能为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说话。要我说,这个二赖子也有可能放火!”

    他不占大姑娘小媳妇的便宜就够好的了,还能给别人说好话?

    听听他昨天说了什么,满嘴都是下流话!

    程曼话说完,彭兵看着林志远,“叔,我觉得这事儿八成是二赖子干的。你知道他们家在哪儿吗?”

    “真是二赖子啊?!”

    程曼有些瞠目结舌,“那二赖子说实话,跟其他三家比起来,可是跟我们矛盾最轻的了!”

    可不就是她说的那样吗?

    这二赖子,也就是平时嘟囔几句自家跟大哥大嫂家的关系,骂骂大哥不公平。这事儿就跟告状抗议一下大家针对他,还有就是别家小媳妇儿的丈夫因为他盯着人家小媳妇看,他被教训,似乎没多大差别……

    “你们要是真跑他们家,万一不是——”

    彭兵听她不再开口,这才回答道:“现在说什么,可能会太早,但我即便是没见他,也有六成把握断定是他。想要完全断定是他,只要过去探探,应该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油味儿、烟味儿会沾染在衣服上,头发上。只要不是太注意的人,作案时穿的衣服都可能会扔掉或藏起来,但唯一一处容易忽略的就是头发。

    头发上的味儿不容易散掉,除非去洗头。

    现在是冬天,又因为理发要钱,所以能经常去剪头发的人不多。如此一来,冬天低温,头发如果长了,那是很难干的。

    这样,即便是没气味儿,那也能判断是不是他放的火。

    毕竟,没有一个人晚上三四点去洗头!

    现在就怕这人家里有火炉子,碳盆子。头发干得快不说,还能遮蔽一些味道。

    “叔,我们需要尽快过去了。”

    彭兵面上一肃,严肃说道。

    林志远被他这么一看,心里也郑重起来,二话不说,领着他就往二赖子家跑。

    真要是二赖子干的,他非把这王八羔子打死不可!

    俩人一走,程曼孙芳和林微扶着林果和林泽去了东间,将他们放好,盖上被子。

    程曼环视了一下屋子和院子,有些悲从中来。

    好不容易过上了好日子,这一下子又回到了解放前!

    想到什么,程曼心头一跳,看向正在拿着手电筒,把纸摊在纸箱子上,蹲在前面,拿着笔转动的林微。

    “林微,你跟妈说实话,你们从首都带回来的布料值多少钱,那主事儿的人好不好说话?”

    程曼尽量放缓声音,“你别怕,到时候跟那些人说说,咱们砸锅卖铁也把这笔钱给还上。”

    想到社办食品厂,程曼有心想说几句,最后还是放弃。

    钱都交了,也要不回来了。

    现在她只希望这厂子能赚钱,千万开办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