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怎么那么狠
    晴天霹雳不过如此!

    赵翠所有的愤恨不平,所有的理直气壮,所有的振振有词,在这一刻突然失声。

    她看着林微,人有些恍惚。

    怎么可能呢?

    镇派出所里怎么会没有自己的案底呢?当时她明明被关进去了!

    如果这样还没有案底,那不是太可笑了吗?!林微一定是骗自己的!

    她当初对她那么毫不留情,甚至连拉她一把的意思都没有,怎么可能放过任何一个践踏她的机会!

    林微一定是故意这样说的,故意让自己失去戒心,故意让自己失去生存的希望,所以才说这样的一番话,不过就是想击败自己的斗志罢了!

    真要像林微说的那样,那不就是她自己把自己的大好前程给毁了吗?

    她嫁进孙家,也算是身上有了一笔钱,如果镇派出所真的没有留下她的案底,那她完全可以拿着这笔钱远走高飞,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村子,离开这个镇子,向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去。

    她可以给别人做帮工,然后一边干活一边读书,进行第二年的高考……

    如果说她又幸运地考上了大学,那她的命运会完全改变,到时候别人就要看她的脸色,就要对她点头哈腰,甚至她那个酒鬼爹也要对她唯唯诺诺,小心伺候,不然别想从她身上拿到一分钱!

    她不相信,她坚决不相信林微说的这番话!

    她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对一些事情会有自己应有的判断,林微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太可笑了!

    她一定是骗她的!

    对!对!对!

    一定是这样!

    如果是真的,当年她就不会被关进去了。

    赵翠心慌的不能自已,不停地摇着头,嘴里念念有词。她极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最终却是徒劳。脑子里的混乱,加上对现实的一定认知,让她最终尖叫一声,抱着头蹲了下去。

    “不!不!不!你一定是骗我的!你一定是骗我的,你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心?你不可能有那么好的心!”

    林微稍稍退到公安局同志的后面,才笑着说道:“你说得对,我不可能有那么好的心。”

    她说话的语气很是柔和,像是在对一个经久未见的落魄老朋友进行疏导一样。

    赵翠一听她这样说,眼里闪过狂喜之色,指着她朝周围的人大吼大叫道:“你们听见没有?你们听见没有!她说的都是假的,她自己都说自己没有那么好心!你们现在看看,她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吧?”

    “当初她不让我去上大学,就是怕我抢了她的风头!所以她才狠心的把我送进了镇派出所,毁了我的一辈子,让我再也没有机会去上大学!”

    “你们看看现在的她,那就是衣锦还乡,趾高气扬!谁去她家求情,让进食品厂,都被她给拒绝掉,除了那些当官儿的,她眼里没有任何一个人!”

    周围的人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对于赵翠越发同情起来,甚至对林微有些同仇敌忾的意思。

    本村的大学生,也就两个女生。一个是林微,一个就是赵翠。可是这两个人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一个上了大学,成为大家想要巴结的对象。一个结婚嫁给了臭流氓,过着唯唯诺诺小媳妇儿的生活。

    而目前这个衣锦还乡的大学生,却对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丝毫没把他们当做长辈,或者同村人,或者同一片乡土的人。他们去求她点事情,说起来也就是动动嘴皮子而已,她却能拒绝的毫不留情。

    “我眼里有没有别人,取决于他们眼里有没有我,或者说有没有我的家人。”

    林微笑了笑,丝毫不介意赵翠说出来的那番话。当然,也没有被他带偏,继续说她刚才未完的话。“我对你是实在起不了什么好心思,毕竟你做的事情,呵呵,甚至该说你们一家子做的事情,都让人感觉到恶心。其实我蛮佩服你的,出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还能想着改变命运。可惜,你的方向错了。”

    赵翠的方向确实错了。她上学想要的路费,想要的生活用品,都不该赖在别人身上。或许不是赵翠的脑回路,还有他们那一家子人的品行,她或许会捎带她一程,但也仅止于捎带她一程。

    他们赵家当时的嘴脸,完全就是恩将仇报,完全就是无赖做法。

    “言归正传,我对你确实没有什么好心,但你却得到了别人的怜悯,所以即便是你被关进去也没有留下什么案底。如果你真的留下什么了案底,你真的以为别人还会来聘请你当老师吗?”

    林微不管赵翠现在的心情和表现,固执的要她认清现实,当然,也是想要击溃她的心理防线。

    “怎么?还不相信吗?”

    林微浅笑盈盈地说道:“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等会儿派出所的两个同志过来了,还是让他们亲口跟你说吧。”

    派出所的两个同志已经拿着赵翠的鞋子去了小树林的乱葬岗旁边,去寻找可能会有的脚印。如果说能找到这个脚印,当然也会去丈量一下鞋子的大小。

    “啊啊啊啊啊!你不要再说了!你不要再说了!你闭嘴!你闭嘴,闭嘴……”

    赵翠抱头痛哭,茫然得不知道该去找谁讨个公道,茫然得不知道该去恨谁。

    怎么会是这样?

    怎么能是这样?事情不是都在她自己的掌握之中吗?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赵翠哭得太痛,也哭得太过悲哀,那绝望的感觉渗透到围观群众的心里,顿时就有一些人对林微怒目而视。

    “你这孩子,没看人家都这样了吗?你再说下去,赵翠非疯了不可!都是一个镇子的人,做事怎么就那么绝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做事不留一线,等以后你落败了,别人也这样对你,你心里会怎么样?”

    “是啊,小姑娘家家的,做事怎么就那么狠呢?你这个名声要是传出去了,以后谁还敢要你啊!”

    围观的人你一眼我一语,似乎都忘了最初他们过来是为了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