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四百一十七章 上礼
    林家。

    镇长和林志正是属于有利益冲突的人,这样面对面都有点不自在,可是碍于面子,又不得不互相寒暄几句。

    可寒暄总有结束的时候,因此到了话的末尾,那种尴尬的氛围越来越浓。

    林微看着两人互动,感觉眼睛生疼。后世那些官场上的人,太极打得那叫个溜。反观这两个人,连表面上的客套都做得这样生硬。

    可是他们两个不寒暄完,她又没办法插话进去。再说,在镇上弄宅基地的事情她暂时还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在他们两个说话的时候,她只能保持沉默。

    镇长不走,林志正也没个走的意思,事情就这样僵持起来。

    程曼看着自家闺女无奈的表情,心里也是一阵无力。大哥不走,她们这接下来的事儿确实是不好说啊……

    “对了,镇长。我这个侄女出资要弄的社办食品厂,可有我需要帮忙的?”林志正笑了一声,“开了春,地里也没啥农活儿。再说,大家是包产到户,也没我什么事儿了,我倒是清闲不少。大家都知道我是个闲不住的,你要是有啥事儿要帮忙,尽管说。”

    林志正明知道镇长不会让他插手,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半真半假的话。

    林微闻言,挑了挑眉毛,怎么?他对这个社办食品厂还没有完全放弃?

    “没啥事儿!没啥事儿!这社办食品加工厂的事儿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就不麻烦你了。你是个大忙人,也是个有能耐的人。我还想着你能在想出点什么好点子,给大家改善一下生活条件呢。”

    一到了利益相关的地方,镇长和林志远之间的尴尬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你来我往的试探、奉承、讽刺、挖苦……

    林微听着,极为不耐烦。

    这社办食品厂的事儿,都已经说过多少遍了,怎么还是不死心?

    她这次的损失,还想在这上面找补回来呢!

    “镇长放心。我听人说,您年后就要去别的地方学习怎么办厂了,这镇上的事儿你尽管放心,绝对只有更好,没有更坏!”

    林志正笑呵了两声,摆摆手:“林微,你去给大伯和镇长倒杯水,我们好好说道说道。”

    这事儿还是革委会的人传出来的,十有八九就是真的了。真要是这样,那他去镇上的事儿也就铁板钉钉子了。

    林微:“……”

    没看见房子都烧了?还喝茶?谁有功夫伺候!没事儿就走,还想在她家开什么大会不成?

    林微不动,张嘴就要说什么,却被镇长抢了先,“不用了不用了,当务之急是赶紧修理修理房屋,不然明天过年咋办?总不可能过年还叮叮当当做着苦力?”

    这边过年的习俗,有很多。大年初一不能压水,因为井龙王要休息,吵醒了他以后没好水喝。第二就是不能动针线活儿,不能家里敲敲打打,不然来年家里一定会吵嘴,家宅不宁。

    等等之类的东西,在以后渐渐淡去,但现在却是一个让人比较忌讳的事儿。

    眼见快到中午,林微也不说话了,转身进了卧室,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背着挎包就忘外走。

    “干什么去?!”

    林志正被扫了面子,本就不高兴。见林微说了一声,立即要走,就像是针对他刚才让她倒茶的事儿的不满,脸色沉了下来,“怎么都没个女孩子样儿!”

    呵!

    在她面前耍威风呢?有本事儿教训他的俩闺女去,别在这儿碍眼!

    “我有事儿,失陪!”

    林微想起来唐慎交代的事情,再也不想耽误下去,说了一句话,转身跑了起来。

    唐慎来村子,一个是送她,一个就是参加战友的婚礼。

    现在他被提前召回,没了时间去参加战友的婚礼,因此只能拜托她。

    这年月上礼金没那么多,关系好一些的,那就是五块打顶,再高也没什么人了。低一些的,五毛一块也有,但通常是给个二块的样子。

    给的多,通常带去吃酒席的人也多。一家人,能带三四个孩子过去。

    唐慎走之前说他塞了一部分钱在大箱子里,而她至今还没把大箱子全部打开,所以也不知道这钱究竟在哪个箱子里。

    索性也不找了,直接先用自己的钱。

    “去哪儿?”

    见林微跑那么快,程曼脸上有些担心,冲着她的背影叫道:“你慢点!慢点啊!有啥事儿慢慢来就成了,可千万别摔着了!”

    “知道了!”

    林微应了一声,摆摆手,一路冲出去。

    现在快中午,如果结婚是掐时辰的,那估计早就开席了。她倒不会在那边吃,而是想把礼钱上了,说几句话就走。

    等林微气喘吁吁到了那边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记礼单子的桌子正要撤掉。

    “等等!等等!”林微掏出五块钱,递过去,“唐慎上的礼。”

    说着,把那几个字赶紧写了一遍。

    “你是?”记礼单子的人拧拧微白的眉毛,布满皱纹的脸上现出沟沟壑壑来,“你不是林老爷子的孙女儿吗?”

    怎么给一个陌生男人上礼?

    记礼单子的老人,是记礼单子中的一把好手,一看林微,立即认出她来。

    “他临时赶回首都,让我帮他上礼金。”林微笑笑,不介意他用挑剔的眼光看着她。“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你们想问真假,估计只能问真人了。”

    这边记礼单的地方人几乎没几个了,院子里面乱哄哄的一群人吃得正热闹着,那老者招招手,提点道:“姑娘,咱都是这个镇上的人,不管你知道还是不知道,这儿都有个习俗。今儿你这样做,还好没人发现,真要是被人发现,比人肯定说你。”

    “说我什么?”

    林微不解,她有什么好说的!

    还有,习俗是什么习俗?老者说得这样神秘兮兮!

    “如果你帮一个男人上礼金,除非是未婚夫妻,要么就是老婆。”

    老者说完,闭嘴,静等林微发现这里面的门道儿。

    林微几乎在他声音一落地的那一刻,就反映了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