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帮他上的
    呵呵!

    林微第一反应就是想笑,竟然还有这种说法,她以前怎么不知道?

    真要是像他说得那样,她如果帮一个六七十岁的老爷子去上礼钱,也能被别人指着鼻子骂不检点?别人也会以为她跟那老爷子不清不楚了?

    笑不笑人?!

    “您老先别管别的,赶紧把礼金收了才是正经。”林微朝办喜事儿的院子里一瞧,笑道,“我看大家第一席已经吃完了,下面这一席是最后的席面,您赶紧收了钱过去吧。”

    乡下办喜事跟城里有一点不同。

    城里人办喜事儿都会一次性把席面预定好,根据邀请的人数决定开多少桌,一次性让客人全上桌。

    乡下因为物资有限,还有客人来的人数不确定,所以就分为两次上桌。第一次上桌的,大多都是女方那边的亲戚朋友,吃完了好方便回家。第一桌的剩菜残羹收拾干净,男方这边的亲戚朋友才上桌。

    这一次上桌,也是一个结束语。不光男方这边的亲戚朋友,还有一些帮工的,吹唢呐的也会上桌吃饭。唯独掌勺的大师傅和端菜的人,他们因为还要为大家服务,所以并不能上桌。

    但不上桌也有个好处,那就是到最后,除了吃喝好,办喜事儿这家剩下的肉菜他们可以拿一些回去。

    约定俗成的规矩,一般人都不会破坏。也因为知道这规矩,所有的事情才显得有条不紊。

    林微这一提醒,老者当下就朝里面看了一眼,随即收回视线,说道:“我们写礼单子的人另有一个桌子吃饭,不跟别人挤。”

    以为林微关心他,老者脸色缓和,越发显得慈祥,说出来的话都是谆谆教导。

    “你别把这当玩笑。要是早前几年,你这样帮一个男人做事儿,是要挨批斗的!也就是现在年景好一些了,日子宽松了,上面才没那么严。”

    “可就算是现在没有以前那么严了,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的。就像你今天做的这个事儿,往大了说,那就太难听了。”老爷子皱着眉,“我就是不说这个词儿,你也应该知道。往小了说,那就是无知无畏。”

    这样的说教,林微没耐心听,不过基于他是长者,再加上礼金还没写在红纸上面,她才一直含笑以对,控制着自己的脾气,不对他的话发表任何言论。

    “你记住了没?以后可千万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了。这也就是我心好,要是换成别人,今儿你这事儿肯定得传的十里八乡都知道。”

    “嗯,那多谢您了。”

    林微保持微笑。

    呵呵,虽然她不记得这老头叫什么名字了,但她依稀记得这人是个嘴巴不把风的。

    至于今天这事儿十里八乡知道不知道,至于他嘴巴把不把风,那就得看最近两天的动静儿了!

    老者一边摊开红纸,一边拿笔蘸了蘸墨水,这才抬头:“这个唐慎,要上多少礼钱?”

    “三块钱!”

    林微说着,递上去三张崭新的一块钱,“您收好。”

    本来她想着给五块,现在看看那礼单上一块两块五毛的,把要给的钱就压低了一些。即便是压低了,这也是礼单上的第一人。

    林微一说钱数,老者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即收回视线,泰然自若地写下金额。

    那礼钱的数字都是大写的,也不存在作假不作假。这个时候虽然不存在唱礼单的习惯,可还是喜欢喊上一句,某某新郎官,你的朋友某某来了。

    之前听了老者那么一通话,虽然不以为是,可林微也不想惹上什么腥臊。于是,不等他唱和什么,说了几句吉祥话让他代为传达,人就转身跑了个没影儿。

    等林微走后,老者一唱名字,新郎官立即跑了出来,满脸激动之色,“人嗯?您老把人安排到哪儿了?”

    唐慎,那就是自己高攀不起的一个大人物!

    如果不是占着地势远近,他哪里有机会遇见他?

    就这样一个,满门都是能耐人的唐慎,竟然还记得自己,记得自己要结婚的事儿!

    现在,竟然还来送礼钱!

    “走了。”

    老者才收拾好桌子,就听见新郎官着急问话,话里隐隐还带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激动和期待,不由抬眼看他,见他果真着急,这才说道,“你来之前走了一段时间了!”

    “走了?”新郎官闻言一楞,喃喃自语道:“竟然走了?他不是专门来看我的吗?怎么就走了呢?这不对呀!”

    说着说着,猛一抬头,看向老者:“您知道他往哪个方向走了吗?”

    怎么也不拦住他?!

    不吃他们家的饭,却上了礼钱,这咋能说得过去?老叔竟然也不知道拦着点!

    “你说的这个唐慎是个男的吧?”想着这个时候女方亲戚朋友还没走,新郎官就追着人家跑实在不好看,于是老者如此问道,“你还想把人追回来不成?人家走之前让给你留了两句话,其他也没说什么,我现在说给你听听。”

    老者说着,把林微嘱咐的那几句话说了出来。

    这几句话没什么特别,不过就是主人家新婚夫妻幸福美满罢了。

    “老叔,你也别卖关子了,赶紧跟我说了唐慎往哪个方向走了。人家大老远来一趟也不容易,咋能饭都没吃,也不落座,就让人家走的?”

    新郎官越说越着急,恨不得让老者立即把方向告诉他。唐慎跟他真正说起来,也就是小时候的交情,长大之后,几乎没有什么往来,所占着的,不过同是“军人”两个字罢了。

    如今他复员在家,除了种地,再在家里面养一些鸡鸭鹅,就再也没有别的收入来源了。

    唐慎的路子比较宽,要是真求到他面上,就看这次他给上礼钱的事儿,也能大致知道,他要是真提了这事儿,唐慎说不定真能给他安排一份工作。

    即便是不能进工厂,那在镇上或者村子里谋个什么位子干干,也是好的……

    “来的不是唐慎,而是一个小姑娘。是那小姑娘帮他上的礼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