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四百二十三章 长记性
    几人正说着话,就见林果一头冲了进来,脸上再没有之前蔫头蔫脑的呆滞,反而浑身带着一股子透骨的机灵劲儿。

    “妈,大事不好了!”

    林果瞪大了眼睛,看着程曼,着急说道:“我刚才去赵翠家了,赵翠家一个人都没有!我还听说,赵翠爸把他们家的几个孩子全叫回家,然后就再没出来过。我爬树上看了,他家里真没人了!一个人都没了!”

    林果有些恼火,跺着脚,愤愤道:“他们肯定是怕我们让他们赔钱,逃跑了!”

    哼,她才不管什么公安局的同志有没有判刑呢!

    村子里的老人都说过,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她还太小,不能让坏人偿命,可是赵翠家欠她们家的钱得还!

    可是家里人都在忙,都没有时间去管赵翠家要钱。她想为家里分担点事情,就准备盯着赵家,让他们家还钱。

    嗯,顺便再看看他们家的钱都放在哪儿了。

    “你去他们家干什么?”

    程曼一听,赶紧上前抓住林果,仔细看了看她,见没有被人欺负过得痕迹,这才放下心来。

    这孩子!

    到底知道不知道她今天有多危险?万一这家人发狠,抱着同归于尽的心理……

    下面的情景,程曼都不敢想。

    “我去他们家要钱!”

    林果自豪地说了一声,见几人脸上不仅没有表扬她的意思,反而还阴沉着,嗫嚅道:“不能他们把咱们的东西烧了,还不赔钱吧?不都是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吗?”

    程曼:“……”

    这话说的,怎么带着一股子江湖味道?

    正想念叨她两句,却被程亮拦了下来,“姐,果儿说的没错,确实是这个道理。”

    见程曼瞪着他,脸色也不好看,赶紧又说道,“果儿,舅舅不是给你讲过兵不血刃么?”

    噗!

    林微差点喷了,她上学的这段时间里,舅舅到底教了果儿多少类似的道理?

    虽然这样很爽,也有道理,可也不能这样教吧?

    小孩子是有是非观,但是判断能力确实不如成人。这样教,万一触犯法律,可真不好说……

    程曼和林志远已经完全黑了脸,倒是孙芳,看着程亮满目惊奇。

    当年她要是有程亮这个狠劲儿,估计也不用受那么多苦了。可他这样教,毕竟不妥吧?

    没看见几个人都脸黑了嘛……

    “我记得。好吧,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做。下次我一定不再冲动,好好想想,想个兵不血刃的法子!”

    鬼的兵不血刃!

    程曼手一扬,林果二话不说,抱住程亮的腰,躲在了他身后。“舅舅救我!”

    “嘿嘿。”程亮看着怒发冲冠的程曼,干笑了两声,“姐,咋了?”

    怎么就突然打孩子了?

    林果也没错啊!找人要钱是莽撞了点,但她也知道趋吉避凶,没直接进院子,而是爬院子外面的树上往里看的诶。

    “咋啦?”

    程曼冷笑一声,一把扒拉开程亮,“说!错哪儿了?”

    林果瘪着嘴,看看林微,又想想自己,有些悲从中来。家里除了姐姐,她妈在谁面前都可微风了!

    就看现在,要是她姐,估计啥事儿没有!

    她好可怜!

    “看你姐也没用!今儿不把你错哪儿了给我说清楚,你就等着挨打吧!”

    小兔崽子,被她舅宠的无法无天了是吧?

    还什么兵不血刃!不再冲动!

    她再说个试试?

    打不改她,她就不姓程!

    林微被点名,摸了摸鼻子,仰头看房梁。

    “第一,不该出去的时候不打声招。第二,不敢擅自行动。第三……”

    林果正说着,林微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擅自行动?哎哟她的娘诶,这词儿用的,火上浇油吧?

    “姐,你能不能安静一点?没看到我正在反省吗?我要是反省不好,咱妈肯定打我。”她又不是她,不用挨打!

    “好好好!”林微摆摆手,闭紧嘴巴,表示不会再打断她。

    可一想到她罗列出来的一二三,她就忍不住。这是在家里做了多少次反省,才练出来的习惯啊?

    “第三、第三……”林果使劲儿想了下,也想不到第三还有啥,只好咬咬牙就看着程曼说道,“第三,想不起来了……”

    她反省着,程曼心里却想着别的事儿。

    按照闺女和小孙说的,案子没有真正判下来,他们想做什么,都不太合适,即便已经认定是赵翠和二赖子干的。

    赵翠已经成年,也嫁给了孙黄满,有什么事儿,理论上是不该找赵翠的爹娘的。可想到赵翠爹娘看见好处就迫不及待上来啃咬的样子,她们就膈应。于是就想着,趁他们惊魂未定,再加上对公安人员的天然畏惧,就选在晚上去教训他们一顿。

    谁知道,人家跑了?

    “想不起来?”程曼收回心思,看了看她的棉裤和棉衣,斜她一眼,“真想不起来了?”

    她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爬树,不要爬树,嘴巴都要磨平了,这孩子一个没看住,就现了原形,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第三,不该爬树!”林果眼睛一亮,迅速保证道,“我以后再也不爬树了!”

    自以为检讨完了,脸上带了一点沾沾自喜的意味。丝毫没有发觉,因为她这个保证,程曼心里火气更大了一些。

    小孩子爬树纯属正常,也没见几个孩子不会爬树的。男孩、女孩倒没有什么区别对待,想爬就爬了。

    她生气的不是孩子爬树,而是孩子爬完树,衣服的磨损程度。

    如果仅仅是蹭蹭,没啥破损也就罢了。可要是刮到哪儿了,那可就是一道大口子了!

    谁家衣服不金贵?

    每年就那么点布料,做了内裤,还能剩多少?过年能给家里的孩子一人做一身儿衣服,那就是妄想。

    一人一条内裤还差不多!

    刚才只顾得看她有没有哪里受伤,倒是没有注意她身上的衣服。现在离的近了,倒是能清晰地看到她膝盖内侧的裤子刮破了一个口子。

    幸好外面还穿着裤子,如果仅仅是一条棉裤,那她可真得打她一顿,让她长长记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