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四百五十章 没用了
    快走到地方的时候,林微猛然反应过来,看着彭兵,有些不可置信。

    “你是不是在怀疑当初举报我的人丢了件衣服在这边?”

    当时,革委会那边的人说,举报她的人有两个。虽然都是女性,但是一个年轻一点的,一个年老一点的。两个人都包裹得结结实实,声音也做了一点改变,就连衣服也是时下最常见到的款式和颜色,所以,想要把人找出来并不容易。

    “说实话,即便是找到了这件衣服,似乎也没什么用处。”林微见他点头,叹了口气,“我们村镇会纺线织布的人不少,即便是根据这个布料的经纬找到了布料的出处,又有谁记得布料卖给了谁?”

    乡下管理的没有城市严格,一些东西通常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如说肉啊,粮食啊之类的,那都是严格控制。

    布料的话,要么凭票买,要么自己攒了棉花纺线织布。因为每个人得到的棉花有限,所以织布的量也都是有限的。

    这点量,根本就不入上边人的眼,除非有人想搞事儿,不然都不会去追究。

    当然,他们村镇依山傍水,桑葚树也有不少,所以有一些年长的,不能下地干活的老太太就会在自己家里面养上一些蚕,然后自己来弄这个。只是比较麻烦,养蚕的人还是少的。

    “能够有一线希望知道谁盯上你们家,为什么不去试试?万一能够找出来人,以后也能有个防备。”

    彭兵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可惜已经过了那么多天,这边也没有军犬,否则……”

    现在,只是寄希望于这件衣服有些特别之处,能够查到一点蛛丝马迹。

    “我跟着革委会的人去了市里,也听赵翠说了举报你的事情。”

    之前都忙着准备过年的东西,也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说说话,所以他跟着革委会的人去市里所得知的东西,并没有时间说给他们听。

    听彭兵这样说,林微看着他,示意他说下去。

    “赵翠交代了他举报你的事情,但是她并不知道你这次回来带的是什么。由此我们得知,另一个举报你的人,定然知道你们棚屋里放着布料的。”

    假设赵翠说的是真的,另一个举报他们家的人定然是比较熟悉的,而且是趁着林家几人不在家,趁机潜入他们家才知道的这个事情。

    为了确定赵翠说的话是真是假,他特意去问了革委会的人,也因此知道当时赵翠确实是没有提林微带回来的是什么。

    “赵翠说的话是真的。”

    彭兵看了林微一眼,有些不确定要不要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按照年龄,按照体型,按照时间,按照以往的矛盾,他锁定的人有三个。一个是赵翠娘,这个符合革委会说的那人来举报时说的年龄。一个是寡妇王云的娘,体型年龄都相似。另一个他不知道应不应该猜测,但还是觉得必须列入嫌疑人里面,那就是林家老太太。

    赵翠娘最该排除,她家远不说,还没钱。这边去市里坐车要五毛钱,她能不能拿得出钱暂且不说,就说从来没有坐过车的人,一旦做了不同于往常的事情,能不引起议论?

    即便是能坐车,也做了乔装打扮,那衣服呢?他有看过赵翠爹娘,那衣服真的挺破旧,跟这件扔掉的衣服相比,跟买椟还珠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谁会扔掉好的衣服,留下更为破烂的?

    “不管如何,这件衣服最少可以排除一个人。”离布料还有三米远的时候,彭兵让林微和孙芳停下,他自己注意着脚下,小心往那件衣服走去。

    孙芳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了,瞠目结舌地看着俩人,突然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无限怀疑。

    她刚才还没回过神儿来的时候,这俩人就已经讨论上了?

    她是有多么后知后觉,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啊……

    “他说的排除一个人,是什么意思啊?”孙芳脑子还是有点晕,“放火的人不都已经抓走了吗?”

    不对,不对,刚刚彭兵说了举报的事情,那他们是在谈论——

    “天啊,你们不会因为这件衣服,就联想到举报上面去了吧?这、这、这也太——”孙芳突然想不到好的形容词,来形容此时的感受。

    可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人脑子比她好使。而且分析的不无道理!

    林微点点头,眼睛盯着彭兵,头也不回地说道:“彭兵是侦察兵,我觉得应该相信他的判断。”

    当初革委会的人确实说了,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穿的也比较普通破烂。刚好孙芳这次发现的布料,也是老年人常穿的一种。

    “就是知道这布料是谁纺织的,那也不好找到人吧?”

    时下人几乎都会做衣服,万一这件衣服是别人自己做的,村镇有那么多人,啥时候找的过来?再说了,因为针脚就断定嫌疑人,谁会承认啊?

    就是找别人做衣服,即便是有数据记录在案,那也不好找,毕竟现在的人做的衣服都没啥线条,直通通的,打眼扫过去,能找到不少一样的,那这数据也没了意义。

    “我也有点疑问。”林微点点头,视线不转移,“先看看他的分析和发现吧,他说能排除一个人,那应该不是说假话。”

    至于怎么做,那要看他了,她实在想不到怎么用衣服排除一个人。

    毕竟这衣服的布料只要钱不要票,而且也不登记。

    孙芳点点头,也跟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立时兴奋了,“哎,快看快看,他蹲下去了,是不是有啥发现啊?”

    发现?

    能有什么发现?

    林微抹了一把脸,叹了口气。

    她们从那枯草丛中出来,天就下起了濛濛细雨,像是雾气一样,并不让人觉得被雨淋着了。雨丝打在脸上,不觉得冰冷,但却湿答答的。

    即便是有鞋印儿,过了这么多天,再加上毛毛雨,估计也没啥用了。

    而且,今年自从她回来,就没下过雨,哪里来的鞋印儿?

    当然,今天的毛毛雨除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