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四百六十五章 还有十五分钟
    餐桌上,如果忽略掉小姑姑的那一分刻意,这顿饭算是宾主尽欢。

    吃了饭,老爷子不好立即提出告辞,便坐在唐老爷子边上,闲话家常。

    以前俩人在一起就是下下象棋,说点趣话儿,唐老爷子怕他不自在,说着就要起身,“咱俩下一局?”

    林老爷子来就是为了把老闺女带走,如今见了唐老爷子的住处,哪里还能呆的住,赶紧摆摆手,“我这次来,第一就是看看你,第二就是看看孩子们的学校,再一个就是在这城里转转。”

    怕唐老爷子不相信,又加了几句,“唉,年纪大了,再不出来走走,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以后就没机会了!”

    唐老爷子是人精,见他这么说就没问下去,只是附和着说起了首都的风貌人情。

    说实话,林老爷子说的这些话,他也只是信了一小部分。

    如果真是来看看他,怎么还分了两拨?尤其是时间方面,太赶了!再综合林明月的话,有些疑问还真不能问出口。

    林微和林明月跟冯念坐在一处说说笑笑,那边林老爷子说过了一会儿话也提出了告辞,更婉言谢绝了唐老爷子要带他去看长城的想法。

    等到人一离开,冯念立即转头看向唐老爷子,挑眉笑道:“爹?”

    话音儿里满是开心得意。

    “……嗯。”老爷子点点头。往大院里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会儿来向我求证了,你就不怕刚才你认错人?”

    儿媳妇儿的意思,他怎么会不明白?

    正因为明白,才有此一问。

    “爹,你小看人了吧?”冯念斜看他一眼,自信道,“我虽比不上我爹的医术,但是望闻问切的本事儿还是有的。这两个姑娘在一处,对比多鲜明,我还能认不出来?”

    望闻问切?

    对比鲜明?

    老爷子闻言,挑了挑眉,“这俩姑娘身体情况有啥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了!”冯念张口欲言,话到了嘴边,赶紧收了回来,“跟您讲了,您也不明白。我就是按照我们中医的法子,对这俩姑娘的脾气秉性做了推断,这才知道的。”

    看老爷子这神情,感情是不知道未来孙媳妇儿的身体状况?

    如果老爷子不知道,那她可不能说出来。嗯,最起码现在不能说出来。

    冯念镇定,老爷子从她表情里看不出什么,也就认可了她的说法,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老爷子有点发愁,看来当年他那一句话,到底是对人家造成了影响,这姑娘单独跑过来,想必是对他这个孙子起了心思……

    “爹,我总觉得今天的事儿不对劲儿。”冯念想到饭桌上的气氛,再想想这三人来的时间,有些不解,“他们要是来拜访你,怎么分了两拨?”

    唐老爷子本想轻描淡写说几句翻过这一页,想想以后可能要面对的事情,还是如实道出之前相关的事情。

    冯念看了老爷子一眼,有些想笑,“爹,我还真没看出来,您也急着抱孙子呢?哎对了,唐慎那孩子没说您点什么?”

    看自家孩子那样子,似乎林微这丫头点点头,他能当天就办婚礼。可老爷子当年这随口一说,再想想林明月餐桌上的刻意之处,顿时感觉有些微妙。

    “爹,林老爷子这幺女性子如何?”

    老爷子摇摇头,“我平时都是听林老爷子说他闺女有多好多好,还真没有去看看。后来是见了,不过是在回首都那天。说实在的,她的性子如何,我还真不知道。不过从今天看,这性子还真不好说……”

    冯念见老爷子皱眉,有些奇怪,直接说道:“她性子再怎么样,跟咱其实没啥关系。等到唐慎和林微结了婚,啥事儿都迎刃而解,您还愁啥?”

    “我刚才问你她性子如何,就是想想看,那俩人结婚路上会有啥拦路虎,我能不能先给解决掉!”

    冯念这话一出,唐老爷子瞪了她一眼,“这事儿可不能乱来,万一有啥,那可就伤情面了。”

    “知道知道!我做事儿您放心。”冯念摩拳擦掌,“林老爷子那闺女是在医学院,刚好有我带过的学生,为人最是刚正不阿,精益求精。到时候让他催她上进,多好!”

    一箭双雕!

    她果真是她爹的亲闺女,脑子灵光!好用!

    唐老爷子嘴角抽了抽,自家这个儿媳妇也不知道是留过洋的原因,还是遗传了他们冯家根子上的东西,性子,嗯,有些跳脱,还有些亦正亦邪……

    “爹,这事儿你还没跟唐政说过吧?”

    “没,唐慎这孩子说先保密的。要不是我当初诈了一下他,还不知道有这事儿呢……”

    这孩子跟他外公说,都不跟他说,亏他从小带他长大……

    “嗯。”冯念点点头,一边打开门,一边说道,“照这样说,那咱家里估计也就孩子爸不知情了。看来,我得找个时间给他说说,让他也高兴高兴。”

    这边人正说着话,那边唐政也从军区回来了,才走到门口,就被梁芜茵拦住。

    唐政经年呆在部队,部队又是个严肃的地方,经年下来,那张脸已经是标准化的扑克脸,板着,没有一点笑,皱眉的时候,都能把小孩子吓哭。

    知道梁芜茵是弟弟唐济继妻的女儿,唐政停住脚步,看向她,等她说话。

    他的脸色已经尽量放平和,可在梁芜茵眼里,一样严肃的吓人,心脏都不由得缩成一团。

    可是想到自己事业,想到要去的地方,梁芜茵顾不得那么多。她抓不住任何把柄,找不到任何人为的痕迹,只能,也必须去往派遣处。

    可这并不妨碍她锁定心里怀疑人选,正因为锁定了,才恨得不管不顾,哪怕拼着他恨她,不再搭理她,她也要把这把钢针撒出去,让他们尝尝她此时毫无退路的愤恨恼怒!

    “有什么事儿,说吧。”

    见梁芜茵眼圈泛红,神色怔怔,唐政看了看手表,出声问道。“我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听你说话。”

    声音一如既往的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