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撒钉子
    梁芜茵神色一凛,上前半步,看着唐政,认真说道,“叔叔,您还不知道吧?唐慎已经处了对象,这对象就是外语学院的林微。”

    唐政看着她,示意她说下去。

    心里却在思考自己儿子什么时候跟人家处的对象,之前许良说的相亲失败又在什么时候……

    梁芜茵见唐政没有丝毫惊讶之色,似乎已经知道这件事儿,心里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就因为一个玉坠子,唐慎做事儿做的那么绝!

    她妈是唐济的妻子,是唐老爷子的儿媳妇,更是妇联的人。唐济虽不是她亲生父亲,可也养了她那么多年,也让她在大院里住了那么久。在别人看来,她俨然就是唐家成员之一。

    有这么一个身份罩着,再加上有人指导着,还有她自己的努力,近些年性子的收敛,除了平步青云,步步高升,她实在想不到她的未来还有什么拦路虎!

    可就是在她又一次升职的时候,被人硬生生断了青云路!

    高升是真,但却要去荒凉的西部去工作!

    明升实降!

    她刚开始知道这消息的时候,并没有慌乱,而是开始找关系找人,想要通融一下,疏通一下,然后继续留在首都。原本以为是一件轻松的事儿,谁知道这么一圈跑下来,毫无结果!

    竟然是毫无结果!

    谁有她的背景深?谁有她后台硬?

    这还不算恼火的,最恼火的是,本来她要升任的位子竟然空着!

    空着!

    这说明什么?这是在打她的脸!

    狠狠打她的脸!

    空着代表什么?那就代表如果没有这摸不着头脑的意外,那位子就是她的!

    明明那就是她的位子,现在她不仅要空出来给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贱人,还因为不知道后续人员是谁而忍气吞声,丝毫找不到突破口!

    过年那天跑了几处,也是没有任何进展,不得已去找了亲娘,想让她帮着解决这事儿,可一想到之前她这亲娘说的话,她立即打消了这个想法。

    今天是初二,她又跑了一上午,眼见无望,只好去找了亲娘,结果一样没有更改的余地!

    不过,却也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有人不想让她上去!

    她是升职了,可那是到鸟不拉屎的地儿!给她戴高帽子,把她架在道德制高点,她除了服从,别无他法!

    恼恨到极致的时候,她曾想过甩手不干了,可那也只是想想,真要是没了这份光鲜的工作,她穿在身上的名为唐家的外衣就会被扒下来,到时候,她将一无所有!

    正值事业上升期,婚姻考察期,如果工作没了,她所有的附加值全都会消失殆尽!

    静下来想想,她得罪的人只有唐慎,也只有唐慎才有那个本事儿让她一败涂地!

    把她调离首都,去那偏远的地方,然后俩人好旁若无人的亲亲我我?

    想都别想!

    “叔叔,我知道您不喜欢我,唐家都不怎么喜欢我,我说的话,在你们耳朵里,在你们心里,可信度几乎为零。”梁芜茵吸了口气,定定地看着唐政,“但是我对唐慎的感情让我不能袖手旁观。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是一定要说的。”

    呵呵,她不好过,唐慎和林微也别想高枕无忧!

    唐政为人正直,朴素节俭,最看不得享乐主义和资本主义。当然,也讨厌别人朝三暮四,不务正业!

    她没有查出来林微生活上有什么不对劲儿,但是在学校里的事儿,她也算是了如指掌!

    “你想说什么?”

    唐政沉沉道,“时间不多了。”

    他是回来拿点东西,稍后就要立即返回,能给弟弟继妻这个女儿说话的机会,已经是在压缩自己跟妻子和老爷子相处的时间了……

    “叔叔,事情的真相要您自己挖掘,请相信我,只要您查查林微,您能得到别人口中不一样的林微。”

    梁芜茵加快了说话的速度,“她有问题!很大的问题!唐家这样的地位权势,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视线之下,您要是让唐慎娶个这样的媳妇儿,毁的肯定是唐家!”

    什么权势地位乱七八糟的!

    唐政皱眉,他们唐家是为人民服务,为国家服务,保卫国家人民的。

    权势?

    地位?

    那就是让他们唐家保家卫国的一项便利通道!有这么一层东西,他忠于国家忠于人民的志愿才能实现!

    “您别忘了十年浩劫!什么都是息息相关的!”见唐政要走,梁芜茵又上前了半步,看着他,认真道,“林微在学校里弄了个翻译小组,说是方便大家,其实她不翻译,也能从中抽取很大一笔费用!”

    “这是什么?这是剥削人民群众!这是搞资本主义!凭什么劳动人民的果实,要被一个什么都不做的人摘走?”

    梁芜茵不管不顾,哪怕是得不到唐政的丝毫回应,仍旧说着自己想的,听的话。

    唐政看着梁芜茵激动的眼神,胀红的脸,皱了皱眉,“我知道了。”

    梁芜茵:“……”

    知道了?

    就这一句话?

    梁芜茵难以置信,她说了那么多,他就跟她说了一句知道了?

    “在校期间,她跟杜磊交往过密,经常有人见他们俩同进同出!还有几个是社会人士,穿着富裕,也多次在校门口等她!”

    见唐政面无变化,梁芜茵有些着急,“还有,她经常夜不归宿!最长的一次,近乎一个月!”

    关于女人的基本道德,她就不信他还没什么反应!

    梁芜茵说完,看着唐政,期望从他的表情变化里得到点什么想要知道的信息。

    可惜,唐政的脸还是最初的样子,她找不到一点一滴往她想要的方向倾倒的迹象……

    难道,就这样完了?

    她不信!

    即便是现在不行,那雁过留声,总有一天会爆发的!

    梁芜茵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看着唐政稳稳当当的离开。

    关于职位调动的事儿,没有证据,再加上玉坠子那事儿,她要是说给唐政听,不仅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估计还能推翻之前的讲的,索性不说……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