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四百六十九章 那张大床
    正房确实是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里面的墙体粉刷了一遍,上面吊了顶,再加上比较洋范儿的灯,整个屋子不复之前的暗哑。

    客厅里摆上了沙发套件,看起来利落干脆又大方。

    卧室本来和耳室连通的墙体再度复原,堵上了缺口,墙色一体,还贴有素雅的壁纸。

    靠近这面墙体放了张哑白色的桌子,桌子上面放了一个淡灰色的陶瓷花瓶,一支造型颇有意境的红梅就插在里面,衬得房间里多了一抹生机……

    除了那张近乎两米的大床,一切都是她想象中的样子。

    张军瞄了一眼林微的神色,差点忍不住笑出来。他就说嘛,那么宽的床,是个人看到都得抽抽。

    林微又扫了一眼那张床,迅速移开,嗯,虽然大了点,但样式倒是合心合意。

    看了客厅,又去看西屋。里面同样摆放了一组沙发套件,只不过比客厅里的显得随意一些,西面的墙体弄了多宝格,里面散散地放了一些装饰物,看起来,像是休闲室,透着轻松惬意。

    “你们这几天都没休息?”

    这三间能这么迅速的收拾好,肯定是费了一番心力的。

    “初一到初五这几天休息,初六继续开工。”张军一边走,一边引着她往西边的耳室走,“本来正房收拾好,其他就可以慢慢来。可那建筑大师是个教授,一开学也要忙,所以想着尽快完工,就压缩了时间。”

    那几天大家几乎都是日夜赶工,好在唐队给的钱多,那些人干起活来也没什么怨言。

    林微听着张军说话,突然觉得有些想见到唐慎。

    不知道西边耳室他给了她什么惊喜。

    开门进去,耳室的墙壁同样粉刷吊顶,除了挂在正中的吊灯,靠近窗户的地方也安了几盏灯,灯被灯罩罩着,看起来,这边似乎要放置什么,只是没来得及而已。

    那白色的长毛地毯只剩了一张,另外一张就在卧室床边放着。

    “开门!快开门!张军?在不在啊?”

    林微整要问窗户边划出来地儿做什么,就听见几声犬吠,外加大力的敲门声。

    彭兵原本是在院子里站着跟狗玩,听到声音,赶紧去开门。

    “哎,你谁啊?以前怎么没见过你?”那人一边说,一边朝着外面招手,“进来吧!小心门槛!门槛有点高,千万别碰着了!哎,注意!注意!高点!高点!”

    那人说着,先进了院子,扯着嗓子喊,“张军,看好狗啊,别让它们咬人啊!”

    这俩狗盯人的眼神就跟看小偷似的,来了几次了,他还是忍不住发怵。

    张军闻言,应了一声,扭头对林微说道,“我去看看,估计是送缝纫机的来了。”

    不等她反应,疾步走了出去。

    缝纫机?

    林微愣了愣,心里掀起一浪又一浪的海浪,简直要把她给淹没。

    这人,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究竟做了多少事儿,耗了多少心力……

    七十年代结婚的三大件,自行车、手表、缝纫机。他都悄摸地送了过来。自行车凤凰牌的,手表梅花的。

    缝纫机……

    林微看着人抬着东西进了屋子,看到上面的鎏金的凤凰标志,不禁莞尔。

    凤凰牌!

    好吧,虽然她不介意什么牌子,可看到喜欢的人为自己准备的都是最好的,就是忍不住开心。

    嗯,说她肤浅、虚荣,她也认了!

    开心地认了!

    来送缝纫机的人,见旁边站着个小姑娘,起初忙着没大细看,结果转过头之后,立即又转过去。

    娘诶,这可比从沿海那边传过来的海报上的人好看多了。而且人家往那俏生生一站,气势和气质上就碾压了他挂在床头上的美女海报……

    这小姑娘看着年纪挺小,应该不是这房子的主人之一,嗯,应该是小姨子或者妹子。

    见这打头的人看过来,林微点点头,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等把缝纫机抬进来,小心放到木地板上,来人看向张军,眼角余光还是忍不住瞄了林微一眼,“张军,这缝纫机要不要组装好?”

    张军看向林微,见她点头,摆摆手,笑道,“那就辛苦你们组装一下吧。”

    缝纫机好组装,手轮之类的安装好,其他都是些琐碎的事情,按照说明书,她自己其实也可以安装。

    不过想到人家都来了,索性趁着机会,让人家组装好,自己省事儿算了。

    来人也不是傻子,见张军会问林微的意见,倒是对她的身份好奇起来,难不成这人就是自家头儿发小的媳妇儿?

    这几天他们是不参与装修,但是却三五不时地送物件过来,所以对这大手大脚,花钱毫无节制的男主人产生了好奇,后面送的这些跟男人无关的东西,更是让他对房子的女主人也好奇起来。

    自家头儿都老大不小了,估计这房子的男主人也不小了,啃这么一颗水灵灵的玉白菜,他的良心不会痛么?

    好奇归好奇,他还是有操守的,把持住了自己那张嘴。等安装好缝纫机出了门,这才龇牙咧嘴的叹息一番,也不知道那人长得啥样子,可别糟蹋了这么水灵的姑娘……

    “头儿,你叹息啥?”一人贼眉贼眼地回望了一下四合院,笑得猥琐,“要叹息,也该是头儿你的头儿叹息,那张大床,啧啧!”

    那大床,看那姑娘的小身板,估计俩人从床头滚到床尾都没事儿!

    嘿嘿,更别说床尾和脚踏的地方还放了厚地毯呢!

    要说自家头儿的头儿,就是没他发小鸡贼,活该至今没媳妇儿!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脑子里都装的是屎吧?回家赶紧剖开洗洗,太脏!”

    “哪里是屎,你没见小姑娘那身细嫩的皮子,估计掐一下都能出红印子了吧?”

    “哎,越说你还越不要脸是吧?赶紧打住,你也不想想,这儿的人是谁,再敢胡咧咧,你还去做你的街头小混混,无业游民去!”被称为头儿的男人,朝旁边踹了一脚,“平时你们荤段子咋说都不管你们,可这院子里的人却不能任你乱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