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打探
    “孙姐。”

    彭兵站在门口,看着出来的孙芳叫了一声。

    “你怎么来了?林微呢?”

    孙芳有点奇怪,林微那边的事儿还没解决?这都两天了,该解决的应该也都解决了吧?难道是林明月闹得太难看,那边有啥麻烦了?

    “对了,那边的事儿解决得怎么样了?她心情如何?表情咋样?”

    不等彭兵说什么,孙芳连珠炮地问道,“还有那老爷子,不会是不让林微走,非要她留下来劝林明月吧?”

    林微虽然没有具体说什么,但是看看老爷子的表情,还有老爷子非来首都不可的决心,她大致也能想象发生了什么。

    能让老爷子这么大的年纪来首都,

    绝对跟唐家挂上钩。如果不是怕有挑拨之嫌,她还真想跟林微分析分析老爷子和老太太在这里面所起的作用……

    “应该是都解决掉了,我过来就是来拿一下药,然后让一个大嫂帮着煎好。”彭兵不动声色,“看她的样子,后面可能闲不下来。她一忙,估计孙姐你也要忙起来,肯定没时间煎药,所以就找了个人帮忙做这些事儿。”

    孙芳不疑有他,点点头,“要不一起进来?”

    “不用了!”彭兵说着,看了看脚下站的地方,“等会儿我走了,孙姐就把门口的地扫一扫,洒点清水。”

    之前去林微家,结果她家失火。现在到了林微这边的四合院,她又出事儿。想来想去,他总觉得是自己身上带孝,给大家带来了不好……

    城里人对于白事儿有什么规矩,他不知道。但乡下人对于白事儿要忌讳的多。一般来说,家里死了人带孝,走路都不能靠近人家住宅,而是得往路中间走。

    还有就是,只要不是深仇大恨,或者请别人去参加葬礼,带孝的人是不能去别人家说话闲聊或者借东西……

    他现在,光是林微家都已经踩了两次,出事儿了两次。

    如果不是今天有事儿,他不会再次到两位老人的院子前……

    孙芳听到他说的话,愣了一下,心里有些心疼这个清秀的孩子,终究还是没说什么,点点头,进屋拿药。

    “给你。林微今晚会回这边来的吧?”

    孙芳把药递过去,问了一句。

    “可能不行。老爷子那边还得看看,你也知道,老爷子之前吐的厉害,她怕他水土不服,出啥事儿,就先看两天。”

    彭兵一本正经地胡诹,孙芳点点头,“嗯,也是应该。”

    不然出了事儿,最后忙前忙后的还是林微。那个小姑姑像是鬼迷心窍了一样,一点不顾及老人的身体。

    “那我走了。”

    “嗯。”

    孙芳摆摆手,“路上小心点,别被人查到。”

    有些路口是要查自行车证的,到时候对不上号,就麻烦了。

    彭兵骑着车子,单手扶把,另一只手挥了挥,代表知道了。

    一出了路口,

    彭兵迅速往四合院骑,脑子里在想,拿什么东西比较趁手,打击强度大。

    等到了院子,彭兵把药递给张军媳妇儿,车子一放,想了想,从张军找铁棍的地方找了一把绷紧的锤子,往怀里一抱,就往外走。

    “嫂子,等我走了记得关门,这期间谁叫门也别开。”

    这边的人张军媳妇儿不认识,真要是有啥,她一个女人毫无抵抗能力,所以彭兵就多提了一句。

    想到什么,脚步突然顿住,喊了一声黑点,带它也去林微屋子里闻了一下,这才牵着它,迅速往公车站进发。

    终于在五点多的时候,张军到达了林微说的村子。他少了一只胳膊,又牵着一条威风凛凛的犬,面色严肃阴沉,进村打听人,没有一个人愿意回答他,甚至怕的不行,直接闭门。

    张军:“……”

    他无计可施,只能在村口第一家门口走来走去,隔一会儿敲门,却是无人应声。

    等到彭兵过来的时候,他仍旧站着,已经急的脸色铁青了。

    把军犬往张军手里一放,彭兵直接往村子走。他是乡下长大的,虽说十六七岁进了部队,但是对乡下人的习性却忘不了。

    今天是初四,明天破五之后,一切都能动工了。所以,一些人也就没了那么多的规矩,一碗菜,一个馒头,端着就在门口,跟大家聚在一块,吃吃喝喝,说着话。

    “哎,今儿不知道是谁,在公车站摔了三罐子蜂蜜!有人从碎片上还刮了不少呢!”

    “我也听说了,不过听老一辈的人说,不是蜂蜜,是蜂王浆!”

    “蜂王浆?不是吧?那可是比肉都贵的!”一个妇女啧啧两声,“我估计啊,等回了家,那人家里得跟他打起来。”

    “可不就是!这东西最养人!以前不是还有个人找山脚下的那个养蜂人闹嘛?说他假秤,还说兑水啥的。”

    ……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热闹,声音却异常的低,似乎怕被人听见一样。

    “都别说了!这事儿不能说,真要是被那些人知道了,可是血光之灾!”

    一个女人紧张了,丢下这一句话,不肯再解释什么,“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

    这女人一走,陆陆续续的也有人走了,只留下听热闹的一脑门子雾水。

    “就是摔个罐子,咋那么怕人说?又不是他们摔的!”

    “就是,好血光之灾呢!净会闹笑话!”

    “哎,李大媳妇儿,你爹今年还做灯笼不?我得给我家外孙买一个,让他也碰碰灯笼,好长的快,平平安安的!”

    “我爹正在做呢,你啥时候要?这么得提前送……”

    “便宜点呗,六分成不?”

    “这我不做主,你问我爹!”

    ……

    剩下的人闲扯了一句,就要走。彭兵赶紧上前,问道:“各位小嫂子,你们知道哪儿有卖蜂蜜的吗?我有个亲戚在医院,我想给他买点明天带过去。”

    彭兵冷不丁出现,把剩下的俩人吓了一跳,可一听彭兵干净的声音,微微有些腼腆的动作,胆子倒是大了起来,“山脚下就是,你咋这么晚来买?人家该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