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四百八十四章 你是不是傻
    这是个人才啊!

    要他说,这样的人就该留在部队继续为国效力,为广大战友们增光添彩!可怎么就离开部队了呢?

    他很不理解!

    “嗯。”

    彭兵看着前方,呼吸调整到最佳状态,虽不知道张军要跟他聊什么,还是答应下来,期间视线未曾偏移一寸。

    如果不是天黑,月亮也没有,他肯定会放开黑点脖子上的缰绳,尽力追赶。

    当年,为了锻炼成为最强尖兵,他们做过的练习……

    夜色下,两人两犬极速前进,静谧的夜晚,唯有两犬的呼吸声略大,那两人呼吸有些急促,但不至于声音大到遥遥可闻……

    这边两人在进发,

    那边两辆骡子拉的板车也在快速奔跑着。

    这板车跟农家的常用的板车不同,宽了一倍的样子,而且板车周围都用六七十公分高的木板子围着,如果不细看,还以为拉货的板车。

    林微面无表情的在车里坐着,那个小姑娘挤在她身边,眼睛疲累到极点,还是时不时地抬头看她一眼。多次之后,终于又往她身边凑了凑,悄悄将头挨着她的胳膊,昏昏沉沉地睡去。

    陈琅看着面无表情的林微,哼了一声。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轻重缓急?!孩子没了,这是事实。再怎么心死如灰,意志消沉也不可能再回来了。现在要紧的,难道不是逃出生天吗?

    真要是逃了出去,想生几个生几个!

    林微本就不是束手就擒的人,沿路一直在考虑逃出去的方法,怎么可能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她现在只是没心情搭理她们罢了!

    这次例假来的突然,时机是时候,也不是时候!

    她不能言明,没法处理,心里万只羊驼跑过去,又跑回来,卷起冲天尘浪!

    这跟尿裤子有啥区别?

    没他娘的区别!

    更恶心一点,这跟拉在裤子里也没啥区别!

    她心里像是吞了万只苍蝇,脸上除了木木的,再也无法做出其他的表情!

    现在肚子疼的不像之前那么密集,可也是抽抽的痛,她额头上的冷汗就没下去过。如今被冷风一吹,冰凉一片……

    除了陈琅,这车子里其他的人跟林微的表情别无二致。

    这也更加让陈琅愤怒,怎么,没有人救援,就不能逃出去了?

    就这么等待老天爷开眼,否则就不死不活的?

    真是!

    真是可怜又可恨!

    林微被她几声“哼”吵得无法再继续保持木然状态,只好施舍给她一个眼神。

    俩人离得近,再加上有几点星子,所以陈琅还算看得清林微的表情。

    这一看,不由一愣,随即怒火冲天,她这副看傻子的表情什么意思?!

    她傻?

    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陈琅咬着牙,

    阴测测地看着林微,口不能言,只好眼神较量。

    打死她??

    林微看了她反剪着绑住的绳索一眼,翻了个白眼,她一个人想解开绳索不太可能,除非她学过此类的东西。

    她一个人是不行,但要是加上两个人,那就可以了。

    这绳子是粗麻绳,虽说缠了好几道,也打了两个死结,可要是一个人用嘴咬,到还是挺容易的。毕竟粗麻绳绳子粗,咬住一点慢慢扯,还是可以的。

    可现在,这点她们也做不到,谁让嘴巴被透明胶带给粘住了?

    要是个布团什么的,她还能找个地方蹭蹭,给蹭掉了。现在这个咋蹭?

    手反剪着,腿脚被绑着,即便是她身体比较柔韧,嘴能在膝盖上蹭,可透明胶带粘住的可是皮肉,哪能轻易蹭下来……

    不过,还是不能放弃。

    陈琅看着她的眼神,呜呜了了两声,像是要咬人,赶车的人听见了,直接扒着挡板,伸出竹条子抽了她一条子,“给我安静点,不然先给你破了身!”

    陈琅长得高,约莫有一米七,人瘦瘦的,长得也就是清秀可上,眉毛鼻子长得尤其好,就把她飒爽的美给拔了一个层次。

    陈琅愤怒地瞪了那人一眼,想踹挡板发泄怒火,最终还是忍了下来。转头看见林微眼睛亮晶晶的,嘴巴不住的蠕动,眼里闪过一丝希望。

    胶带沾了水就不会太粘,可惜她当时没想到,所以这嘴巴封的太牢靠,让她想弄点哈气出来都难得要死。

    好在舌头还能动,使劲儿挤出唇缝,带了点唾液浸润着胶带。嘴唇上稍微不那么粘了之后,林微才停下来,脑门上胀出一层细汗,累的腹部都有点抖。

    这人贩子屡禁不止,估计也是跟他们的作案手法有些关系。抓人快,转移快,估计卖的地方也让人逃不出来,所以建国这么多年以来,还是有那么多的人做这缺德事儿!

    休息了一会儿,林微做了个狰狞的表情,龇牙咧嘴了一番,才开始细细长长的呼着气儿。

    湿气浸润着,呼出的气儿又顶着,林微觉得胶带在失去粘性。

    只不过,收效甚微。

    林微没有放弃,一直在重复做着这个动作,看着旁边几双亮晶晶的眼睛,不管他们能不能看见,她还是警告地扫了一圈。

    他们是不能说话,但总可以做出一点声响。万一有脑子有毛病的……

    陈琅看着林微的动作,眼里闪过一丝光亮,试探着跟她做一样的动作。

    林微不管她,吹气,舌头顶动,契而不舍,周而复始。

    陈琅试了几下,没成功,憋的脸通红,只听几次深呼吸之后,她安静下来,又学着林微动弹。

    林微腮帮子酸的不行,沉下脸开始看自己的膝盖。她脚和腿绑着,双臂也往后绑着,舌头顶弄胶带的法子似乎没啥用,只好打起了别的主义。

    板车的挡板很高,可是抬眼看去,周边却有更高的树,看那树冠的大小,还有绵延起伏的群山,她猜测,这应该是没走大路。

    她原本想着,等天亮到了有人的地方,在跑走,可现在看看山地似乎也不错。

    只是她也怕出了蛇窝,又进狼窝。

    真要是逃出去,走了山路,没有几个人作陪,她还真怕又被人抓了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