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四百九十六章 特权
    吃了饭回到招待所没一会儿,天就完全暗下来。

    吃了冲剂,洗漱完,林微从自己挎包里掏出纸笔,想了想,调整计划。

    早上和彭兵、张军吃了饭,回来的时候,这挎包就被搁在了前台大姐那儿。里面的东西,一样没有少。

    当时她想着去乡下买蜂蜜,除了钱和一个她自制的小笔记本,还有一支笔,再多的,她一点没带。

    那小笔记本是她买来的十来公分长的笔记本做的。那笔记本被她从中间剪开,然后又钉了一下,算是成了两个小笔记本。平时她出去的时候,就喜欢带着这巴掌大的小本子,车上或者路上有什么好想法,或者要做的事儿,都会记录在上面。

    怕丢了被人看见上面的内容,这本子上的随笔大多都是她各种语言混杂写出来的,想要知道她写了啥,估计那人得找几种外语好手才行。

    想着唐慎不会过来,林微索性弄了杯热水放在床头,自己就趴在哪儿总结,罗列出一个先后来。

    这些天,她也想明白了。目前她没什么本钱,能做的要么就是打白条,让别人先干活,等她出了货,再给钱。要么就是找别人借点,一结束工期,立即银货两讫。

    前面一条可行性也是有的,只是出货周期她无法控制,所以无法保证什么时候给钱。那些做工的人耐心好还好说,万一没什么耐心,直接来找事儿,或者去反应举报什么的,她还真吃不消。

    后一条,也是为难,她从心理上不愿意找别人借钱,倒不是她清高孤傲,而是不想欠人人情。

    这是她自己的事业,她不想任何人在金钱上的基础上,对她指手画脚,哪怕是唐慎也不行。

    所以,这个人工成本是个死结。

    林微在笔记本的空白处写下这一条,后面直接画了一个星星,标记为重点需要解决对象。又把其他难点一一罗列出来,写了几个想法之后,这才搁下了笔。

    床头柜上面的那杯热水已经变凉,林微才拿起来准备倒掉,就听见敲门声。

    知道唐慎今天不会来,旁的人她又不认识,只好站在门边,朝外微微放大了声音问道,“谁?”

    “我,唐慎。”

    一道熟悉的声音,带着腾腾热气扑面而来。林微愣了一下,赶紧开门,一眼就看见他头上尚未融化的雪花。

    “进来。”

    一边说着,一边开了门。

    林微开了门,唐慎见她手上拿着一杯没有一丝热气的水,皱了皱眉,直接从她手上拿过去,仰头一口气喝完,“不能喝凉水,不然会更痛。”

    “外面下雪了?”

    林微拂去他肩膀上的雪花,不答反问,“不是说不过来了么?怎么现在又过来了?等会儿雪下大了,你回去,那路就不好走了……”

    唐慎点点头,“外面下雪,目前还不大,不用太担心。”

    至于他怎么过来了,那都不用特意去说,他节省了吃饭和上厕所的时间,再加上脑子灵光,这效率比以往快了近乎一倍,速度自然也快了起来。

    “我军大衣给你带来了一件儿,

    外面下雪,你能不出去就不要出去,太冷,万一被冻伤就不好了。”

    说着,径直脱了外衣去洗漱。姿态闲适,速度极快。

    “睡吧。”

    看林微坐在床边,唐慎走过去,“这床虽小,装咱们两个足够了。”

    看出他眼睛里的疲惫,林微也就不跟他争辩,见他脚上还有些水,点点头,“你把脚擦一下,再上来,省得把床单被罩弄湿。”

    唐慎点头,动作极快地擦干净,检查了一下门从拉了灯,钻进了唯一的一个被窝里。

    不等林微反应,那双大手已经隔着稍薄的秋衣覆在她的腹部。他手火力十足,就那么搁着不动,她都能感觉到源源不断的热度,透过秋衣,直接传递到她的腹部。

    林微僵硬的身子,逐渐软化,等一只手不热了,就把另外一只手再放上来,如此反复几次,惹得唐慎发笑。林微也就这个时候,才又感觉到热流,如此,更不愿意放开唐慎。

    如此几次之后,感觉隔着衣服不太方便,林微干脆把衣服一掀,直接把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小腹处。

    唐慎:“……”

    黑暗中,林微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却知道他僵住了,眨眨眼,坏笑一下,并不出声说什么,也不解释。

    唐慎愣了好一会儿,才觉得她小腹处仿佛是一块冷玉,透着细腻的冷光。

    “林微?”

    唐慎等了好一会儿才出声,只不过却没人回应他。

    林微被这么熨帖地照顾着,再加上例假继续过来,心头一松,人就睡了过去。所以唐慎喊她,她才没有什么反应。

    唐慎无奈地叹口气,将双手搓热之后,继续搁在她的小腹处。一贴上那处平坦细腻的软肉,唐慎忍受不住丝丝旖旎,手指不由蹭动了一下这冷玉的手感,随后又做贼心虚地收了回来。

    见她没什么反应,心里既窃喜,又觉得矛盾,最后还是遵从内心,大手逐渐往她腰肢上进发……

    林微睡得沉,可奈不住某人越来越大的动作,“唐慎?”

    “嗯。”

    一个“嗯”字,沙哑低沉到可怕,带着浓重的火气,乍然在她耳边响起。

    “我来例假了。”

    林微强调了“例假”两字。

    见他一滞,低吟一声下了床,忍不住笑出声来。

    唐慎脚才一落地,整个人一震,回望着她,脑子里有些不敢置信,“你刚才说的那句话――”

    是他理解的那个样子吗?

    她的意思是来例假不可以,那例假没了,是不是就可以了?

    这样一想,唐慎一个激动,嗖地窜到了床上,手撑在她头两侧,认真看着她,带着强烈的欢喜,“是不是?”

    “什么是不是?”

    林微回望着他,不答。

    “我当真了!”说着,也不去浴室了,直接连被子抱着某人,笑得一脸激动兴奋,“那我明天回去就打报告!”

    最好下次他能休年假的时候,就把这项特权行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