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幸会
    到了公安局,已经是五点多的样子了,几个人正要走,却见一个打扮的在这个年代颇为时髦的女人婀娜地走下了车,微微仰着下巴,径直走向众人。

    “陆黎,过来。”

    女人带着浓重的港台腔,眼里有着明显的高高在上,看也不看众人,朝着小姑娘伸出手,“你父亲让我接你回去。”

    “我不要跟你回去!”

    小姑娘一见女人,神色里满是紧张,还有些剑拔弩张的暴躁,就像是一只小刺猬,猛地团成一团。

    “你可以这样说,我不阻止你。但今天,你必须给我回去。”女人扫了一圈站着的人,“你父亲和你奶奶在首都等着你,回不回去,你说了不算。”

    女人的态度,

    让众人感觉奇怪,这对儿难道不是亲母女?

    “我要我父亲来接我,不要你!”小姑娘也坚持,“你又不是我母亲,凭什么来管我!”

    说着,对上旁边公安局的人,抿紧唇瓣,说道,“她不是我母亲,可她想嫁给我父亲。”

    “我现在不是你母亲,但很快就是了。”女人涂抹过口红的嘴唇微微扬起,“等我们从大陆回去,你很快就要叫我母亲了。”

    公安局的人早就引导过小姑娘说出失踪那天所发生的事儿,因此对这个女人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当时的猜测,再加上女人现在话,都成了当时小姑娘失踪的原因。

    所以,听见女人要带小姑娘回去,公安局的人选择拒绝,并再次跟小姑娘的父亲打了电话。那女人虽有一瞬间的慌乱,不过还是很快镇定下来。

    小姑娘的父亲要求女人接电话,女人接起电话的那刻,并没有说话,而是听见男人的询问,这才说道,“我不想解释什么,你信就信,不信就不信。我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

    很快,女人挂了电话,看了小姑娘一眼,笑得颇有些示威性,收回视线,上了车,自行离开。

    林微对小姑娘和女人之间的战争没兴趣,见没人再阻拦什么,带着小姑娘上了警车,赶往招待所。

    从公安局出来就是天黑,回到招待所已经黑的不能再黑。前台大姐那边喊住她,给她一个信封。

    信封封着口,林微并没急于拆开,而是挥别了公安局的人,带着小姑娘上了楼。

    走了一天路,林微累的不行,只想尽快洗漱完睡觉,可小姑娘嚷着要洗澡,人也抓挠着自己的皮肤,有些已经抓出了红印子。

    无奈之下,只好给小姑娘洗了个澡,顺便把她的内裤也给洗了。把人塞进被窝,林微躺在一边,这才拆了信。

    信是唐慎写的,告诉她,他比较忙,接下来是一点见她的时间都没有了,让她先回首都,有什么困难就去找他们政委,肯定给圆满解决。恋爱报告和结婚报告都打上去了,等到闲下来,他们就找个日子把婚结了……

    看完信,林微轻笑一声,对军人来说,哪有不忙的时候。即便是说不忙,那每天的训练量也很惊人。后面战争爆发,再加上连续不断的摩擦,他说的什么结婚的事儿,根本就是个不定数。

    不过,他没时间来见她,她自己的事情也完成了,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也就不留了。

    明天回家!

    说到回家,林微想想自己手里还剩的钱,顿生赚钱的豪情壮志!

    给了汪知良买铜狮子的钱,她身上只剩下了五六块钱。好在这个城市离首都不远,车费钱也便宜,到时候回去了,还能有点钱吃饭……

    想到这里,林微苦笑,等回到首都,她得赶紧去找老师,要几份需要翻译的资料,先把吃饭问题解决了。

    至于后面需要给给人做工的钱,她真的可以去撞大运,带着这整个挎包的东西给老者掌掌眼,看看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真的,自然保存起来,静待升值。当然,有些稍次的东西,倒是可以拿去卖了。假的,那她就去所谓的鬼市去看看,摆个摊卖掉!

    正想着,突然觉得怀里多了一个人,低头一看,却是这小姑娘拽着她的衣服,滚进了她怀里……

    一夜好眠,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喊醒小姑娘,给她穿好衣服,叫她去洗漱,她自己才开始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

    “姐姐,你帮我扎头发。”

    小姑娘胡乱洗完脸,用毛巾擦了,这才坐在床边,看着林微。

    扎头发?

    小意思!

    林微点头之后不到一分钟,整个人就有些懵。扎头发不是挺简单的么?

    这小姑娘发质柔软细滑,编两根辫子就可以了。谁知道绑带子的时候,带子老是掉,怎么都帮弄不好。

    她没办法了,直接给小姑娘扎了一个马尾,配合上嘴咬着发带,才绑上。

    “你是坐着玩,还是去楼下转转都随你。我去洗漱。”林微眨眨眼,赶去眼里的酸涩。

    “我等姐姐。”

    陆黎点点头,坐在床上,乖巧的不得了。

    速战速决之后,林微把屋子里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收好装好,这才带着人回去。

    等会儿吃了饭,她先带小姑娘去公安局,看看是把人给留下,还是带回首都。

    把人留下,她就自己回首都。不把人留下来,也得看看咋办才好。但今天,她肯定是要走的。

    下了楼,跟老大姐打了声招呼,就出了门,就看见招待所不远处听着一辆车。小姑娘欢呼一声,朝着一处欢快地跑了过去。

    林微看着抱住小姑娘的男人,松了口气,这就好办了,小姑娘随着她父亲回去,她也赶紧吃了饭回首都了事儿。

    “林微,这位就是小姑娘的父亲陆先生。”

    汪知良从陆黎父亲的车里下来,走到林微身边,指了指抱着小姑娘的一身笔挺西装的男人,说道。

    又指了指林微,对他说道:“陆先生,这位就是发现令爱林微。”

    林微朝他点点头,“你好。”

    多余的话,一句没有说。没有什么热络,也不是冷淡,就是平淡无奇的一句话。

    陆黎的父亲看见林微,笑道:“幸会!谢谢你!我认识你,原来你叫林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