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五百零五章 临摹
    真要是送给林微了,他也不好意思再要回来。毕竟临摹一幅字画,并没有那么简单,耗费的时间精力也长。

    可真要是不临摹出来一幅,他这心里难受得很,视线也无法从这幅字画上转移开来。

    正难受着,这丫头竟然拿了两个卷轴过来,他还没看里面的内容,只看着外观和纸质,也知道是个好东西。

    再打开一看,眼里顿时闪闪发光,脸上也蓦然激动红了,小心地拿着字画到了王阿珍面前,“你看看,这是不是你一直想要的?”

    俩人看着字画,你一言我一语,热切地谈论起来。

    文人大概就是这个脾性,遇见喜欢的的东西,能瞬间抛下现有的一切,更何况是忽略一个人。

    林微见他们俩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好找了一个凳子,拿着李启他们给她的新年礼物,慢慢看起来。

    看了一会儿,见俩人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想到厨房里还煮着饭,赶紧卷了书画,拿着走出来,放进她和孙芳的卧室。

    孙芳已经不在床上,林微放了字画,去了厨房,发现她正在烧热水,赶紧说道,“暖水瓶里还有,不用烧了。”

    “暖水瓶里等会儿洗脸,我现在烧的,等会儿灌进暖水瓶里。”说着,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前两天咱们来,想着累,再加上例假,还没洗过头发。今儿看着天气不错,早早就有太阳出来,等会儿咱俩都洗洗头发。”

    想到林微还在例假中,又添了一句,“水放热点儿,不会对身体有啥影响。”

    林微一边从橱柜里拿出来碗盛粥,一边对着孙芳说道,“孙姐,等咱吃过饭,我要跟你说件事儿。”

    今天过后,她明天就要开始着手准备起来,剩下的布料,在开学前,尽量能做多少做多少。

    人手,质检,缺一不可。

    可惜现在能做质检的人不多,孙姐倒是一个最为让人放心的存在。打版,裁剪,缝纫,等等做工,她都可以拿得出手。

    只不过之前她没打算跟别人说这个四合院,所以这些布料的事儿她就没说,孙姐也不知道。

    现在有那么多人知道四合院的存在了,也无所谓保密不保密了。

    在她原本的想法中,这个四合院也就她自己知道,不告诉任何人,只做她的私密空间,真要是紧张或者陷入低落期,就来这边躲躲,静静。

    只是不知道孙姐知道自己背地里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又没跟她说,她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说起来,她心里也没底儿,不知道孙姐知道这些会不会心里有些什么。

    但看孙姐的脾性,应该不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想来想去,话出了口,林微又突然不想说了。孙姐正在裁缝店学习,真要是那么长时间不去裁缝店,说实话,即便是裁缝店里的人不说什么,

    那这段时间可以近距离临摹观看的机会也没了。

    谁都不傻,这么长时间不去裁缝店,裁缝店里的人肯定会认为孙姐做了什么私活,这样一来,孙姐想再偷师学艺,估计就难了。

    真要是不提这个布料的事儿,四合院还是提一下吧,毕竟后面的时间,她就要长时间呆在四合院里面了。

    “好。”

    孙芳往灶台里塞了几根木柴,这才起身,“我先去洗漱,这边你照看着。”

    她时间不多,等会儿吃了早饭还得去裁缝店,想给林微预留出来时间,她得尽量压缩洗漱的时间,还有等会儿吃饭的时间。

    等孙芳洗漱完,林微去喊李启和王阿珍吃饭,见他们没啥反应,完全是沉浸在字画里拔不出来的状态,只好跟孙芳一起把盛好的饭菜端进堂屋。

    再喊一遍,这俩人有了反应,只不过动作一致,“唰”地看向她,有些被打扰的不悦。

    林微干笑两声,正要解释,就看见王阿珍缓和了神色,揉了揉眼睛,朝林微笑笑,这才去拍李启,“带我去洗漱。”

    李启从痴迷中醒来,带着王阿珍去洗漱,看着林微,难得扯出了一点笑脸。

    林微瞧着,汗毛“嗖”地立了起来,他想干什么?

    “嗯,字画很好。”

    李启跟扶着王阿珍的林微说道,“难得你有心送这些东西,倒是挺和我们的心意。只不过这个东西,怎么说呢?这东西在别人眼里,可能不怎么值钱,也没有收藏的必要。可是在我们眼里,它们却是价值连城的所在。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们不能要。”

    见林微想说什么,李启又道,“这东西,就当是我先替你保存一段时间,等你什么时候想拿回去了,你跟我提早说一句,到时候直接给你。”

    趁着保存字画的这段期间,他们可以随时随地来观摩,到时候觉得分析的还可以了,他再开始临摹。

    林微见他这样说,指了指自己的卧室,佯装生气的样子,说要把那幅字画也还给他。又说要么他们不要这两幅字画,她就收回来,撕吧撕吧烧火了。

    林微的性子怎么样,李启和王阿珍也清楚,知道她爱财,但也知道她的执拗。俩人对望一眼,点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两幅字画。

    李启见她得逞的样子,笑道,“你知不知道那两幅画的价值?”

    “知道啊。”

    当时收回来的时候,她就找那个老者看过,大致估了价儿。

    “知道?”李启瞪她,“知道你还送给我们?这两幅字画拿出去拍卖,说实话,真要是入了什么人的眼,你这辈子凭着这两幅画都能过上好日子了。”

    “好日子?我觉得有你们教导我,给我引路的日子才叫好日子。”林微笑着说道,说着说着,突然被自己的话给肉麻到了,颇有点不好意思,“我就是觉得千金难买来情谊!你们这样管教着我,教我上进,教我我想学的,如同养恩。”

    养恩,必须得报。

    之前没来这边的时候,她会什么?除了最基本的东西告诉她,别的是一窍不通。这么跑几趟也是有好处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