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五百一十四章 计之远
    林微问完,拍拍脑子,“瞧我,都忙晕了!”

    自从她把他推荐给孙城固,这人就像是疯了一样,只要没事儿,就捧着孙城固给的入门资料学习,那劲头,比之高考生毫不逊色!

    只不过毕竟是外语,他即便是学习方言迅速,对这种陌生的语言,光是发音也练习了好一阵子。

    如今上手了,学得快了,就更愿意钻研下去。

    “别说你晕!就是我,看着也晕!”

    张军媳妇儿把铝锅端下来,把大肚水壶放到煤炉子上,也朝外望了一眼,“你说说,咱起来的也不晚,可咱起来的时候,他人呢?已经在外面边跑步边背书了!”

    说着,她叹了口气,“你说,这彭兵都那么爱学习,张军咋就不乐意上进呢?”

    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

    那些年的时候,有点儿学问都被人称为臭老九,各种看不起,各种压迫。现在有学问有知识的人可吃香了!

    就说丈夫之前呆的地方,那些有技术的人被请来,吃的好喝的好不说,连厂长都点头哈腰……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不用比对着来。”

    话是这样说,林微心里却笑得不行。就张军这块头,这糙老爷们的外表,一想到他说外语的样子,她就笑抽!

    见林微眼里星星点点的都是笑意,张军媳妇儿也笑的不行。

    等快吃饭的时候,彭兵才回来,吃了饭,把东西收拾整理了一下,又出去把大壮和黑点溜了一圈才回来。

    林微和张军媳妇儿裁剪,张军就在旁边整理,速度也算不慢。

    放缝纫机的这边耳室,被彭冰给支了一个宽大的木架子,上面是个板子。怕把布料弄糙,林微当即就买了一块桌布,顺带还买了一个灯泡,让彭冰给安在架子一角。

    架子足够大,林微和张军媳妇儿两人同时进行裁剪也不会显得拥挤。等剪好拿出来的几匹布料,彭兵也回来了。

    张军见俩人不再裁减,出去跟彭兵说话去了。

    “都是晚上进出,白天太显眼,就没出去。”彭兵看了一眼屋内,“等会儿就要出发了,我去推三轮车出来,你把板车也弄出来。”

    三轮车是新近买的,林微找了人,弄了一辆。板车几乎人人会做,也没啥,出去一趟就买回来了,也不用票。

    张军依言把板车从支好的棚子下拉出来,就见媳妇儿过来接了手,推着就往耳室走。

    看着,挠了挠头,看相彭兵,“你说的是啥?云里雾里的!”

    都是晚上进出,白天太显眼,就没出去?

    啥意思?!

    “现在国家政策下来了,但是不太明朗,做生意的事儿只能偷摸着来。”

    且,这布料算是生产资本了。

    个人怎么能有这么多生产资本?找抽呢吧?

    彭兵不欲多说,直接转移了话题,“等会儿要去把成品拉回来,然后把这新裁剪的布料再给他们。做衣服的工序是分开的,到时候还要调换一下……”

    “行了行了,这些不用告诉我。”张军摆摆手,“她胆子怎么就那么大呢?这要是有个万一……”

    把东西装车,张军留下看家,林微她们几个推着车子就出去了。

    想抓紧最后几天时间出量,必然要给他们吃个定心丸,再在眼前吊一个胡萝卜。

    林微是一家一家去的,去了之后也没啥客套话,直接就说,只要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超儿完成任务五十到一百件儿,按件计算的的同时,再给十块钱不等的红包。

    这话一出,效果不错,有些家里的男人直接就发话不让自家媳妇儿干别的活儿,一心一意做衣服,做饭洗碗啥的,他们都包了!

    等一圈下来,把衣服拉回来,林微和张军媳妇儿也没去睡觉,而是把衣服按照一定的规律叠好,按照每二十件儿一捆给绑好,这才洗了脚去睡觉。

    东西厢都有几间房,彭兵为了避嫌,跟张军各居一方,并不比邻而居。

    从里面别上门,林微才去了卧室。

    如今卧室已经没了味道,她买了两床素净的被子床单,又买了厚厚的褥子,晚上躺上面别提多暖和了。

    至于卧室里面,被她别有意趣地摆了一些东西,看起来倒是更有味道了一些。

    一下扑倒在床上,蹭了蹭枕头,明明困倦,却还是睡不着。

    她之前想着,想提前结业,然后专心顾事业。可想想,还是有些犹豫。

    现阶段,做生意的黄金时段也就是八五年之前这段时间,还有就是九零年之后。

    两个时间段中间,因为国家大力打击投机倒把,不少人被误伤。就是一些自营卖瓜子的,也有些遭了殃。之所以记的那么清楚,还是因为当时还以为是个笑话,没想到却是真的。

    不想误伤,只能收敛起来。

    想到唐慎,她也有点犹豫。按照现在人们对做生意的看法,她要是不弄个公职做做,似乎不太好……

    可弄的话,她现在这个水平固然够,在孙城固和陈世林眼里,必然还是要进修一下的。

    大学几年,现在第一年也才去了一半,她说要结业,又有点太瞩目,对她做生意有一定的影响……

    最近她想的有些多,对于之前的事儿有些隐约的影子。就说计划生育,现在固然在实行,公职人员实行得更早,可也没有确切的明文规定。

    她记得是一九八零年号召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到了1982年就是明文规定了,把计划生育定为基本国策,之后两个月被写进宪法。

    跟之前的铁面无私不同,这次似乎还加了一条,说是农村只有一个女孩的,还是可以再生一个的。

    她虽然不是家里唯一的一个女孩子,但唐慎是是啊,他目前是家里的独子,哥哥还是牺牲的烈士,如果期间运作一下,说不定对唐慎的职业生涯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只是,怎么运作,还让别人说不出什么,她有些没头绪。

    她现在例假来了,再加上冯老爷子的调理,生孩子应该是没多大问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