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五百三十六章 该倒霉
    “好。”

    林微含笑点点头,随即问道,“你不是说要买录音机吗?怎么样?钱够不够?”

    够不够啊?

    杜磊欲哭无泪,之前林微送给他一些外汇券,不多,但是足够他去友谊商店看看的。

    当时他就直奔电器那块,结果看到心心念念的录音机之后,如遭雷击!

    那四个喇叭的录音机,竟然要三四百!不是进口的那些,四个喇叭的也得百十来块。

    他一个穷得叮当响,遇见林微才有那么点闲钱买书的人,怎么能支付起买录音机的钱?

    要买,肯定是要买那些功能比较齐全的。这样以来,省的以后麻烦不说,在更新换代的时候,还能继续用着。

    可现在,他身上就五六十块钱……

    “这次去南方,你或许有机会买到,而且是以比较低廉的价格。”林微笑笑,“所以,如果你有想法,要尽早做准备。”

    改革开放初期,因为南方被划定为经济特区,那儿是具备自主进口额度的。这些电器,估计也是首当其冲。

    人非圣贤,而且是苦惯了的人,一旦经济放权,面对那么大的诱惑,很少有人不动心。

    所以嘛,杜磊还是很有希望买到的。

    见林微笑,杜磊咬咬牙,“那行,真要是这样的话,我这几天跟老师死皮赖脸的磨一下,争取借来一点钱。”

    老师很疼他们这些学生,只要是学习相关的,老师都支持。

    他也知道有些学生借了钱好久都没还老师,弄的老师生活也挺紧巴。如果不是还有师娘,估计家里得掀不开锅。

    “找什么老师,找我就好了啊。”

    林微笑道,“如果和你们同去,我会准备一笔钱,真有机会的话,就买两个录音机好了。”

    电视机她不准备买,毕竟经历了经济上的大发展,对于后续这些电器类的更新换代,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再说,电视机对她的吸引力着实没有那么大。

    但是录音机就不一样了,好一点的录音机,既能听广播,也能放磁带,当然,也能录音。说实话,对她练口语,听时政新闻,国际要闻来说,挺实用。

    “你不是——”

    你不是没接翻译的活了吗?怎么能有那么多钱?

    杜磊差点脱口而出,最后生生咽了回去。他忘了,当初大家一起找零部件组装自行车卖的时候,她老人家可是占了大头的……

    “那行,我给你写借条,每个月至少还给你二十块!”

    杜磊咬牙盘算了一下,想到自己的小金库,再加上后续翻译赚的钱,到时候再去首都饭店附近碰碰运气,还有自己的每月发的补贴,狠心开口说了借钱的话。

    大不了,他每个月只吃馒头就咸菜,再喝白开水。反正都要春天了,到时候去外面挖点野菜,弄个小灶,用自己喝水的杯子煮煮,也是粮食不是?

    “好。”

    林微答应的爽快。

    杜磊这个人很矛盾,抠门又大方,小家子气又利落,但终归是知道感恩,记得你的好的人。

    林微也想交好他,也想看他能够成长到什么地步,最后进入什么行业,做到什么高度。

    帮他,自然而然。

    “那就这样说定了?”

    “嗯。”见他一脸兴奋,仿佛能抱着录音机尽情练习口语,听国外广播的样子,林微忍笑道,“如果这次南方之行,我去不了的话,你提早跟我说一声,到时候我好把钱先给你。”

    想着,又说道,“算了,你还是现在写欠条,我周一给你带过来吧。”

    杜磊当然对此没有异议,笑得像朵花一样,谄媚,感激,整个人别有一番逗趣的可爱。

    写完欠条,杜磊想了想,把钢笔旋开,捏住笔胆,在自己右手大拇指上滴了一小滴蓝墨水,用另外一只手抹匀之后,这才在欠条上按下手印。

    “我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印章,随身携带的也没有红墨水,只能先用蓝墨水来做个印记了。”

    刻个章太麻烦了,还得登记啥的。

    “这样就行了。”

    林微吃了吹欠条,等它稍微干一些,这才一手捏着看向他,笑得欠打,“我怎么感觉,你对洪书有企图呢?”

    “啊?有吗?”

    杜磊看看天,装傻,“我还有事儿,不跟你聊了。我这上火的大事儿,你可千万别忘记了啊!你帮了我,那就是我十辈子的大恩人!”

    想到又要多一个学习助力,杜磊脑子里竟然觉得,让他喊她一声奶奶都乐意!

    想着,觉得自己不够气节,赶紧甩了甩头。

    嗯,洪书说在别的大学弄到了一份试题,她抄录好的,他们今天晚上做了,明天正好再去找那个大学的同学要答案……

    林微返回宿舍,看到自己的雪花膏似乎有挪动的迹象,连放在床下的小羊皮鞋上都未能幸免,冷笑一声。

    那小羊皮鞋上之前褶皱并不明显,就连脚趾头那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被顶出一个大拇脚趾头印子。

    这人的脚估计比她的脚大一码,能塞进去,但却十分束脚,所以才会留下脚印子。

    可惜其他人在上晚自习,她又不可能等那么久,否则,她还真得发发雌威!

    开学到现在,谁都井水不犯河水。就连平时爱找她麻烦的郑甜甜,平时见了她也不过是鼻孔朝天,外带冷哼一声离开。

    她的家世,注定她不是眼皮子浅的人。

    王园园就更没底气找她闹事儿了,每次见她都低着头,生怕她惦记上她。平时,也是远着她。

    如今,宿舍里谁穿了她的鞋,谁动了她的护肤品,她还真猜不到犯罪嫌疑人了。

    东西她不收,就放那儿,看看谁能胆子肥到她周一回来还在用。

    至于鞋子,她有洁癖,不愿与人共穿一双鞋。

    她是有钱再买一双羊皮鞋,甚至能买很多双,她可以不计较,但却咽不下这口气,被恶心的。

    亲近的人可以,但是旁的人,她不愿意。

    所以,这口气还得出来。

    林微笑看了一眼那鞋前面,还有后帮子强撑出来的印子,笑了笑。

    这些天,她心情又好又不好,极度阴晴不定。等周一,他要是心情不好,就该有人倒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