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不舒服
    “你说说你,字儿能迅速成型,有自己的风骨,怎么画画就不成了呢?”

    语气里不是奇怪,而是嫌弃。

    林微:“……”

    她知道李启是在嘲笑她的审美,嘲笑她对色彩的搭配!

    这能怪她吗?

    她也不想的啊!

    上辈子没接触过这些,更没注意过这些,就是搭配衣服,那也得有各种颜色啊?

    现在国内,最常见的是啥色?

    黑!灰!蓝!

    再不济多加一个红色!

    白色的,大家都说是办丧事儿的颜色,谁敢穿啊?在他们村子里,这脊梁骨得被戳断!

    就是大城市穿的也不多!

    谁要是穿出去了,甭管男女,那都一个字儿——骚!

    一边羡慕,一边诋毁!

    等到白色的确良流行起来,那裙子,那衬衫,就成为常态了。

    就这几种颜色,她上辈子就是眼光再好,还能搭配出来一朵花不成?

    对颜色,她就是菜鸟!

    关于颜色搭配,关于冷暖色调,关于意境方面怎么运用色彩深浅调配出来,她七窍通了六窍,还一窍不通啊!

    去年开始学画的时候,因为东西比较简单,再加上都是寻常所见的东西,所以李启也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最关键的是,当初画的画,那都是水墨画……

    现在,画可是要带颜色的!

    林微想想,都觉得心累。以前没接触过这些,还以为颜色就那几种,再不济就是深浅变化。

    可有些颜色,调配好的时候,她愣是看不出来有啥区别!可画出来的时候,那区别就大了!

    对了,还有颜色混搭,自己创造颜色……

    “我,我会努力的!”

    画画有助于审美!她这准备把“衣食住行”中的“衣”字发扬光大的人,怎么能不去吃透颜色变化所带来的不同效果?!

    见林微保证,李启嗤笑一声,点评道:“底气明显不足!”

    “人都说无知无畏。我是无知畏惧更深。”林微无奈,“底气都是自己给的,等我把这些知识慢慢运用纯熟了,这些底气自然而然就来了……”

    对未知抱有敬畏之心,并努力让未知变为已知,这才是正道儿。

    让她现在就有底气,她还真把脸打不肿充胖子……

    “既然心里清楚,那就不要敷衍了事儿!”

    李启正色道,“要做就要做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做好,否则就不要做!敷衍了事,欺骗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是,我记住了。”

    林微脸红地垂首回应。

    一次敷衍了事,简直成为了她的黑历史!臊死她了!

    “行了,明天继续讲解作画。但是你的大楷还有待加强,有些运转之处,笔力不够。我明天一并给你讲了。”李启见她认真悔改的样子,点点头,继续说道,“下周的话,大楷和小楷,前六后三。绘画的话,先看明天你的领悟力吧。”

    林微:“……”

    领悟力有,色彩搭配的领悟力也有,只是勉强及格……

    咳咳,或许不及格……

    “先生!先生!”

    俩人刚安静下来,就听见孙芳扯着嗓子喊道,“先生,糖罐子在堂屋,帮我拿一下。”

    李启正准备看王阿珍醒来没有,听见孙芳的喊声,看了林微一眼。

    林微不接,借口要去看王阿珍,一溜烟跑去了他们卧室。李启看了一眼她消失的地方,摇摇头,去屋子里拿糖罐子。

    林微过去的时候,王阿珍已经醒来了,额头上有些冷汗,却强忍着没吭声。一只手捂着腹部,另外一只手颤颤巍巍的去擦汗。

    看见林微进来,她一愣,“嘘”了一声,这才说道,“你来了。”

    林微赶紧坐过去,拿毛巾帮她擦了汗,这才问道,“先生,您哪里不舒服?”

    “就是突然不舒服,过一会儿就好了。”王阿珍眉毛皱着,可还是给她一个笑。“你可别跟他说。”

    “您哪里不舒服?怎么一个不舒服法?是酸疼?胀疼?还是什么?”

    林微坚持问道,“有病早治,早治早好。先生只有您这么一个亲人,爱人,如果您有什么,他必然会郁郁寡欢,到最后会成什么样子,谁都不知道?”

    “我看过医书,这大概不是什么好治疗的病。”

    王阿珍见林微严肃认真,无奈说道,“与其让他担心,还不如让我若无其事儿地,跟他和和乐乐的过。”

    “您都没去过医院,怎么就知道难治了!”林微气笑了,“医书又怎么样?!你就是再读了成千上百本医书,那又怎样?你终究不是医生,没有实战经验!那里面同一种病,看似都一样,那里面还有细微的区别呢!”

    “就拿肾虚来说,那还有阳虚和阴虚呢!就连风寒,这里面都能区别出好几个花样来!不然怎么会有伤寒杂病论呢?”

    好吧,她知道这也就这些了,能拿出来糊弄糊弄眼前倔强而又慈祥的老太太,那也不错。

    王阿珍:“……”

    丈夫年纪大了,即便能作画,可是长时间站着,耗费精力,耗费眼力,对腰腿肩颈也不好啊……

    多年来,因为她的腿,因为她的不良于行,他们家也就靠卖画赚点生活费。如今又有点房租,生活才好转一点,这又要陷入寒冬吗?

    丈夫他身体能吃得消吗?

    见王阿珍似乎陷入一个迷谷,林微直接下了定论,“明天课程先停掉,咱们去最好的医院去检查看看,身体没问题,那是最好,就当是给自己买个心安。有问题的话,你这也算是早发现,治疗起来也容易。”

    林微话是这样说,心里却有点没底儿。

    王阿珍老人的症状都出来了,一般来说,症状出来,那都不太……

    算了!算了!她不能自己吓自己!

    想到什么,林微安慰了几句王阿珍,又说了几句话,转身就要走!

    她身上只带有少量的钱,除了存折上那一大笔钱,她留在家里的还有三千多备用现金。

    正式职工看病有报销,可两位老人因为没有正式工作,这看病就要自己付钱了。

    她得赶紧回去拿!

    到明天天亮,立即去医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