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二十一章 我不去
    几人嘻嘻哈哈笑闹了一会儿才离开。

    等他们一走,冯念也犯了愁。当年她出嫁,是有她亲娘张罗嫁妆,聘礼这边唐慎外婆张罗。

    到了这边,大儿子走得早,她没有机会弄聘礼,唐慎又是个油盐不进的,根本不提结婚的事儿,一提就溜出去,弄的她也歇了心思去琢磨。

    二弟跟梁芜茵她娘算是自由恋爱,再加上没有亲人了,那结婚就更简单了。二弟的大女儿结婚前她一直在国外交流学习,也没有使上什么劲儿,又错失了学习观摩的机会。

    而且那个时候跟现在不一样,现在结婚要怎么办,她真没什么头绪。

    看来,还是得去大院里那些娶媳妇儿嫁女儿的人家取取经了。

    拿定主意,冯念把客厅地上的东西整理了一下,对着单子又检查了一遍,急忙忙就要往外走。

    正要开门,却见门从外面打开。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一直在忙吗?”冯念看着唐政,见他眼底满是疲累,赶紧接过他手里的文件袋,放进他的书房,这才到了杯水给他,“忙完了?”

    “还没有。”唐政一手揉揉眉心,一手端着杯子喝了一口水,“唐慎呢?”

    语气波澜不惊,沉的像是万年的深潭,激不起一点浪花。

    冯念顿了一下,皱眉道,“有急事儿?”

    “……”

    唐政沉默了一下,才道,“不算急事儿。”

    “不算急事儿的话,就让他多休息休息。你也知道他刚从战场上下来,又连续进行作战分析等等之类的事儿,从他年前回了部队开始,现在都快五月份了,也没休息过一天。”

    冯念看他一眼,见他仍旧是不舒服的样子,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他身后给他按摩头部,“他是仗着年轻,身体还能吃得消。你看你连续工作了这么长时间,甚至还没有他的时间长,都已经偏头痛又犯了。都放松放松吧,也别逼得太紧。”

    唐政沉默不语。

    “对了。”冯念见他不说话,说道,“最近不对是不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啊?”

    “怎么说?”

    唐政霍地睁开眼,淡淡问道。

    “你紧张什么?”冯念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放松。“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你担心的事儿,在我这里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就是最近有些人老是往我面前凑,似乎想打听点事儿,也想让我给出面做点什么。”

    她最近忙着复习外语,也尽量去熟悉新医疗器械的使用,还有一些药物的作用,根本没时间去关注别的。

    最近人凑上来的多了,她才隐隐觉得不对劲儿。

    联想到大院里其他人的寥寥数语,冯念问道,“难道要裁军?”

    这应该不可能吧?

    刚打完仗,又牺牲了那么多人,部队应该不会这个时候裁人吧?

    “嗯。”

    关于部队的事儿,唐政一般不会多说什么,往往就是一两个字,给个结果了事儿,除非家里人问,一般不会开口解释什么。

    “真要裁军?!”

    冯念有点惊讶,“为什么呀?部队现在难道不是缺人的状态吗?”

    唐政点点头,沉声道,“是要裁军,只不过是慢慢来,先从上面开始,逐步往下。我们很久没有打过仗,这次战争,让我们看清了很多东西,那么改革就势在必行。”

    冯念点点头,想到老爷子在家听广播,关于战争的一些观点,她点点头,“难怪!难怪有人往我面前凑,原来是因为要裁军啊。”

    从上往下进行裁军,先动的肯定是一些大小领导之类的。军职高一些的,可以调到别的地方。军职不高,又没什么竞争力,年龄又到了尴尬阶段的,想必是首要裁军对象。

    这一决定,肯定会造成人员惶恐,能靠的上的关系也赶紧用上,不管有没有作用,终归是努力了,大概是他们现在的心态了。

    “不管别人要求你做什么,关于裁军方面的一律不答应。”唐政看着她,认真道,“上面的决定自然有一定的道理,不是你想留就留,也不是想不留就不留的。这次战争,算是让大家痛定思痛,仔细想想就知道这次的决定没有坏处。”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我们能做的,就是不给国家增添负担,让国家能轻车简行,迅速发展。”

    科技强军,势在必行。

    “我知道,你不用担心的,以前都处理好了,不可能这次就不行了。”冯念笑笑,松开手,指了指地上,“这些都是咱们儿子准备的骗你,你看看可还行?”

    一到这个问题,唐政就沉默。

    冯念等了一会儿,实在想不通,看着他问道,“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暂时压下咱们儿子的恋爱结婚报告?”

    丈夫虽然不说,她也知道他在操心儿子的婚事儿。

    “林微是一个好姑娘,独立自主,成绩优秀,品质好,乐于助人,还有极高水平的外语能力。”冯念说着顿了顿,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这样的姑娘能够嫁给咱们儿子,实在是难以想像,但确实是幸事一桩。我不明白,这样的一个人,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当军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一般娇滴滴的小姑娘,哪里能忍受得了两地分居之苦。

    唐政:“……”

    “你别不说话,咱儿子都已经准备了聘礼了,你这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到最后弄得大家都尴尬。”

    冯念拍拍光洁的脑门,“有什么不好说的吗?你要是觉得哪里不满意,你就说出来,好歹让我了解一下,对不对?”

    “他都拿到了结婚介绍信,还要我说什么吗?”唐政沉着脸,冷声道,“如果不是老庄告诉我,我还不知道这事儿呢。”

    冯念默,心里却觉得好笑。

    他压着不让批,自家儿子想办法找人批下来,着没毛病啊!

    她正要笑,就听见自家丈夫斩钉截铁的一句话,“他下聘我不会出面!”

    这话一出,冯念眉毛拧起,盯着他,不放过他脸上眼里一丝变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