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二十三章 一夜
    她的指甲早在看见他背上的挠痕时剪去,修得圆润可爱。没了指甲,这样**着,除了痒到心坎里,他来不及去感觉别的什么。

    耳边出现一点细小的声音,林微循声看过去,却见他的喉结在动。

    一时间来了好奇,她脸朝着他,一只手就去摸他的喉结,软软的指腹,温热的呼吸,就这么直接朝着本就有些意动的某人袭来。

    唐慎有些无奈,喉结又动了动,见她因为喉结的上下滑动红了脸,呼吸猛然粗重了几分,哑声道:“你再这样,我就不回去了……”

    她这是在撩拨他!

    “咳咳,我只是好奇,就摸摸而已,唐慎同志,你要稳住。”

    林微轻笑两声,把手收回来。

    摸摸而已?

    那怎么不摸摸别的地方还而已?

    唐慎跟着她笑,笑得意味深长。

    林微被他笑得心肝乱颤,把他侧过来的头扳正,让他目视前方,这才轻轻出了一口气。

    不愧是人尖里选出来,又特别训练过的人,就这体力,咳咳,谁能吃得消?

    陪林微吃过饭,又把热水之类的东西准备好,唐慎这才抱着人很是啃了一会儿,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林微含笑看着他走远,这才收了笑,关门上锁,回到卧室。

    跟他这么腻歪了一天,他一走,还真有点不习惯。

    揉了揉自己的脸,回屋倒了热水泡了脚,这才扑到床上,沉沉睡去。

    唐慎回到家的时候,他爹唐政、他娘冯念、还有老爷子正在客厅。

    只是,这气氛有点怪……

    唐慎站在门口摸了摸下巴,看着明显分为两派的人,正了正脸色,喊了人,走到沙发空着的一处坐好。

    “唐慎,你这次假期是一个月吧?”

    冯念抬头看他,笑道,“要是假期有一个月,你跟林微那孩子说一下,能不能五月份结婚。”

    唐政闻言,抬头看她,想要说什么,见老爷子对他怒目而视,儿子也收敛了笑看过来,一时间哑了。

    冯念哼笑了一声,收回视线,看着唐慎道:“你虚岁都二十七了,再不结婚,以后生了孩子,孩子都比别人小四五岁,让他怎么跟人玩?同一辈中,也就你和老何家的何盛那孩子没结婚了。不过人家比你小,不着急。”

    见儿子皱眉,冯念心里一突,“别不是林微那孩子不愿意这么早结婚吧?”

    老天爷保佑,可别出什么变故!人孩子还小,等个两三年也没什么。可是自家孩子不一样,等个两三年,那都三十岁了!

    三十岁结婚,要是顺利还好,要是怀孕比较难,那得三十几岁才能有孩子啊?

    一想到这里,冯念顿时有些生无可恋,人生无常,四五年后,谁也不知道谁是个什么情况。

    林微那孩子是学外语的,成绩优秀,万一被老师推荐去国外留学,想要在那里扎根,自家这个执拗的儿子咋办?

    那画面,她想都不敢想!

    “聘礼彩礼结婚这些的准备,一个月能行吗?”唐慎看着冯念,巴巴道,“咱们还得考虑路上的来回时间……”

    冯念听他这么问,手一挥,扬声道:“只要你能说服她,那我就能把这些半个月的时间准备好!”

    不等唐慎回答,唐老爷子直接下了命令:“这些我们来准备,三天时间,你负责把人说服!”

    说完,跟唐慎使了个眼色。

    “报告首长,一定完成任务!”唐慎霍地站起来,直接立正稍息敬礼,神色严肃地响亮回应。

    唐老爷子:“……”

    技高一筹!

    昨天还说呢,林微什么时候结婚都可以,今儿在这儿惺惺的,也就剩下那俩不了解情况,才被糊弄了。

    “那行,就这么说定了!”

    冯念起身,哈哈,她得好好拟单子去,儿子四月十七回来的,路上的时间去掉,这三天在首都的时间去掉,时间不多了,她得争取三天把聘礼彩礼的事儿弄好喽!

    这一起身,看见唐慎还坐着,皱眉道:“你还留在这儿干啥?”

    唐慎:“……”

    这啥意思?他听不懂……

    想到什么,招招手,“走,趁着天暖和,陪我到外面散散步。今儿在猴子奶奶那儿吃的饭,吃的有点撑,人老了,得注意养生,饭后走一走。”

    唐慎不傻,知道冯念有话跟他说,赶紧换了鞋子跟上去。

    一出门,冯念直接往人少的地方去,走了一会儿,看看周边没人,笑得眼角细纹显现,转身问道:“这几天都在那边?”

    那边是哪边,根本不用怀疑。

    唐慎点点头。

    冯念一笑,二弟唐济跟她说过林微的情况,知道她买了几处房产。所以,才如此问话。

    自己娘家爹是医生,看病开药,这也算是做生意的一种,所以林微偏向商业,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她有远见。

    现在国家发展经济,有些人还是觉得经商失身份,也不想想,国家出口商品是为了什么,说白了,还不是在做生意?

    只不过,这生意大了一些。

    看了自家儿子一会儿,冯念展颜一笑,笑得神神叨叨,“儿子啊,你们是不是过夜了?”

    这话问的委婉而又直白,唐慎呛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要是她正常问话,表情不是那么八卦兮兮,他也就直接说了。

    现在,她……

    “过夜了就是过夜了,没过不就没过,我又不会笑话你,害羞个什么,赶紧说说,你这几天夜不归宿干什么去了?”

    如果过夜了,那就好办了。万一有孩子呢,大着肚子再结婚不好看等等都是理由,可以让俩人早点结婚。

    冯念等着他回答。

    “我夜不归宿也就一天,哪里像您说的那样好几天……”

    唐慎面无表情,他都这么大了,成年很久了,亲娘突然问这样的问题,他有点别扭。

    “你就直接说吧,你俩有没有那啥?”冯念被儿子这么一扭捏,顿时有点尴尬,只好强硬道,“赶紧说,我也好给你想想办法,让你早点结婚。”

    唐慎无力,“我已经回答过了……”

    不是说了一夜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