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二十五章 春风满面
    不过,被他压制了几分是不假,但房主人显然没有死心,也不着急卖,看那样子似乎想往后拖,再涨涨价儿。

    只不过又怕万一,才没说不卖。

    但也没有热切想卖也就对了。

    想到这里,袁飞赶紧道:“我建议,这三间房子能尽快拿下,就千万不要拖延。凡事儿没有个绝对,我怕竞争对手反应过来,跟咱们死磕。”

    国家一说要发展经济,脑子活络的都开始闻风而动。既然脑子都不差,一时反应不过来,不代表过了几天还是转不过来弯儿。

    抓住时机,才最重要。

    他这次来,算是一个提醒,也算是一个催促。

    前天他帮那个叫孙芳的过户房子,本以为之后就是临街三间铺子的过户,谁知道最后却没成。

    那个时候他就在猜想,是不是林微缺钱了。

    想了两天,他还是忍不住过来提了这事儿。

    机会难得啊。

    “行,那你看找个什么时间,咱们把这事给办了。”林微笑道,“这次是我想岔了,多谢你的提醒。”

    她之前是考虑到要注册公司,还有后面的补缴税款,意识有些犹豫,就没有立即坐下决定。

    现在想想,营业执照下来还要一段时间,这代表补缴税款也不是眼前之事。

    先把眼前的事儿给解决了,后面的事儿再想办法。反正她这里还有一些瓷器和明前茶,到时候转手出去,也是一大笔钱。

    只是,她还没给这些宝贝儿找到好的买家,自然不愿意贱卖。

    等等吧,办法总是有的。

    “谢什么谢,等你们结婚了,请我喝几杯好的就完事儿了。”说着,袁飞挤挤眼,一脸肉疼地说道,“你们结婚,让我少拿一点红包可以吗?”

    时下人结婚是没有给红包的习惯,但是亲近的人还是会给的。林微以前就说过,等他结婚的时候,给他包一个大大的红包。现在看看,这人极大的可能要赶在他的前头结婚……

    红包,他要先掏了。

    见他这样,林微摇摇头,一脸严肃地回了一句:“不行!”

    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

    她笑得眉眼弯弯,颊生桃色,似乎一瞬间春风袭来,百花层递开。

    嗯,不可方物!

    袁飞忍不住也跟着笑,只是笑着笑着,就变了味道。

    咳咳,他刚才看见了啥?

    不敢盯着看,又不敢不看,但再看过去,似乎啥也没有了。

    他只好收回视线。

    刚才,也许是他眼花了,不然他咋会看到她衣服领子里有一小点青紫痕迹……

    那绝对不是蚊子咬的!

    “吓到了?”

    见他笑着笑着,表情奇怪,林微轻笑一声,“不用给红包,到时候你只要人来就好了。”

    “可不就是吓到了?!”

    袁飞干笑两声,唐队虚岁二十七,碰上林微这么一个娇娇嫩嫩,犹如含苞待放,颤颤巍巍挂在枝头的小姑娘,能忍住,那就不是男人!

    俩人各有所指,鸡同鸭讲。林微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要是知道,肯定要笑死,唐慎之前可是忍的脸都要青了的。

    再说了会儿话,袁飞提出告辞,走的时候又说了一遍,“等事情确定了,我去找你。也就这两天的事儿了,到时候你准备好钱。”

    “没问题。”

    林微让他放心。

    送走袁飞,林微背起挎包,车子也不骑了,跟张军说了几句话,赶紧骑着车子往学校赶。

    她现在是请假大户了,这次又延迟了两三天回学校,还不知道陈士林和孙城固怎么给她脸子看呢!

    要说陈士林对她施加学习压力,她还能理解,毕竟她是他的学生。可是孙城固这人,也是一点不放松她的学习,没事儿就抓住她去进行特训,不定播放点什么给她听,然后让她即时翻译,随后就是一脸便秘,恨不得扒开她的脑子看看……

    到了学校,林微先去销假。

    陈士林看见她,先是冷笑了一声,随即语速极快地用法语说着什么,林微一凛,二话不说,随着他的话开始翻译,等他说完,赶紧又回答他的问题。

    陈士林看着她:“……”

    林微看着陈士林:“……”

    两人相顾无言,良久,陈士林冷着脸,一字一句道:“晚自习不用上了,到办公室来。我和老孙等着你。”

    呵呵……

    又要测试?!

    英语她不怕,但是法语,陈士林每次都超纲,不对,那就不是超纲,那是无纲可言,毫无章法!

    “怎么?有意见?”

    “没!没!没!我就是在想,晚自习的时候过来,需要准备点什么。”林微皮子一紧,笑得一脸乖巧,“不用准备什么,你人来就好了。”

    说到这里,陈士林诡异一笑,吓得林微一个哆嗦。

    陈士林和孙城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请假太多,怨气太重,出的试题,找的广播广播内容,一次比一次偏。

    不知道这次,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忐忑地上完上午的课,就见唐慎提着吃的,找了进来。

    “怎么不多休息几天?我跟你们老师请过假的。”

    虽然被骂了好一会儿,但终究是请假成功了。

    “你跟我们老师请假?”

    林微拍拍脑袋,有气无力道,“完了,我说陈老师怎么那么生气。”

    该不会他以为她想请假但又不敢,故意找唐家人来施压吧?

    怪不得看见她来,他还一脸的冷然。

    “怎么了?”

    唐慎拉下她的手,“有什么事儿跟我说,我来解决?”

    “晚自习,我估计要被折磨死。”林微看着他,一脸的生无可恋,“你能帮我对付老师的特别测试吗?”

    唐慎僵着脸:“你觉得我的水平能应付你们老师吗?”

    只要不是学习上的事儿,他都能给解决了。他也就是平常应用没问题,那些专业性术语,他,他也爱莫能助……

    见他这样,林微忍不住笑出声。被唐慎意有所指地浑身看了一遍,赶紧止住笑,不敢再挑衅。

    “三天后,咱们一起回去,把彩礼聘礼一起下了。”见快到上课的时间,唐慎把食盒收了,春风满面地留下这句话走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