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三十二章 相对公平
    翻译小组偶尔会添加一个两个成员,如今还是维持在少而精的状态。

    这些新进成员大多是老师推荐过来,他们小组的人进行集中考核,合格了才能进来,根本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问题。

    现在翻译小组几乎成为了昨天对她狂轰滥炸的四个老师的移动加强版教学改进数据库。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大概就是这样吧。

    翻译小组的人,那是真正的做到实际与理论相结合,为了一点疑问,甚至能讨论到把老师拉过去一起吐沫横飞。都是狂人,都是一丝不苟的人,再加上有老师和杜磊看着,自然不用她担心什么。

    见这些人被她打击到,林微提步就走。

    老师昨天晚上几种语言轮番轰炸她,她咋就不能让别人也感受一下这项殊荣……

    走着走着,突然感觉身后有人,林微一回头,忍不住一笑,“你怎么来了?”

    “你婆婆给你炖的汤。”

    唐慎抬抬手,笑道,“走吧,找个地方喝。”

    林微笑着,随着他的速度,小步地跟在他身后。

    “怎么那么高兴?”

    唐慎打开食盒,抬头见她把手背在身后,像是在强制压抑兴奋乱摆的尾巴,问道,“因为刚才那些人。”

    他过来,那群人正好散去,所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但看那群人的表情,自家这个必然是没吃亏的。

    “嗯。”林微笑着坐下,接过他递过来的勺子,偏头,露出一口小白牙,“他们想要公平竞争,以期得到想要的机会,可惜了,实力不够!”

    翻译小组的人,早就不是刚进小组时候的水平了。疯狂的学习,加上大家集中起来创造的条件和挑战难度,学习进度,自身水平都拔高了很大一截。

    只不过,别人没机会近距离接触,就还拿以前的标准看他们罢了。

    尤其是杜磊,那厮的Y语水准已经隐隐有些超越她这个算是学了两遍Y语的人了……

    跟他比,咳咳,她偶尔也会有些不平,还会有些郁结。

    “喏,赏你一口我婆婆炖的汤。”

    勺子毫无预兆地抵到他唇边,林微笑眯眯地看着他,似乎好奇他会有什么反应。

    唐慎看着她,眼角余光又看了一下周围,这才迅速把她勺子上的东西吃掉。

    见他身体有些僵硬,林微闷笑,“好吃不好吃?”

    眼尾飞扬,调侃意味儿十足。

    唐慎喉结微动,声音有点低,不答反问,“介绍信有没有开好?”

    “介绍信?什么介绍信?”

    林微眨眨眼。

    “结婚介绍信。”唐慎知道她在逗他,但还是一字一句地说给她听。

    “已经写了申请,等回家再回来,应该就能拿到了。”林微见他认真,忙收敛了一下。

    户口本,结婚介绍信,这些都是办理结婚登记的必要东西。

    唐慎的结婚介绍信是他部队开的,而她的户口早在被录取就迁移过来,因为还没工作单位,所以开介绍信自然是学校这边。

    前天晚上睡觉前,她就把申请写好,昨天递交了上去。有部队的政审,还有这边唐慎打过的电话,介绍信想必很快就会下来。

    唐慎来的时候已经是早饭快结束,即将开始上午课程的时间点。俩人说了会儿话,唐慎把剩下的汤汤水水吃掉,这才拎着食盒回去。

    到了教学楼楼下,林微被猛然冲过来的的杜磊挡住了去路。

    “走,咱到那边说话!”

    他在这儿等了好一会儿了。

    林微见他神色不对,也没问什么,直接跟了过去。到了树荫处,才疑惑道:“怎么了?”

    “你还问怎么了?你不知道什么事吗?大家都传开了!”杜磊急得团团转,“据说这事儿还是从你们宿舍先传出来的!”

    之前他还怀疑是翻译小组里谁的嘴巴不严,才被别人知道这事儿。正准备挨个谈话呢,一个早饭的时间,这就传开了。

    还好他们翻译小组主攻Y语和F语,顺带加了没跟YN打起来大家印象还比较良好的国家的语种,应大家要求还有一门R语。不然这事儿非闹大不可!

    “我们宿舍先传出来的?”林微想到一个可能,“是不是——”

    话说到一半,去看看周围,见没什么人,才问道:“难不成是培训选拔的事儿?”

    听她这语气,杜磊愣了一下,“怎么?你不知道?”

    林微:“……”

    她该知道什么?

    “在你回来之前,大家并不知道培训选拔的事儿。但是就在昨天,恰恰是你回来的这一天,培训选拔的事儿一下子传扬开了。”

    杜磊沉思,“虽然培训的事儿,大家早晚都要知道。但是选拔,还真没有人知道。或许有人会这样猜测,但没有证据,也没有开始选拔,再加上大家都是竞争关系,也没有人敢,更没有人想把这个最终目的说出来。”

    昨天传出来的?

    她们宿舍?

    这还真是巧了!

    林微笑笑,“那这件事儿目前的难题是什么?”

    如果是她们宿舍,这就好说了。她们宿舍,论人脉,论财力,除了郑甜甜,也还真没有人能接触到这一方面的信息。

    郑甜甜的哥哥郑子成,可不就是在贸易委员会么?

    上辈子他是做什么的,她还有点印象。现在,她还真不知道了。

    不过,孙城固说了选拔的事儿,而且又要用到外语,不难猜测要做什么。郑甜甜如果知道这事儿,应该是通过家里,要么自家人,要么人脉。

    不等林微思考完,杜磊看了她一眼,恨铁不成钢地道,“这事儿能不能成为难题,关键都是看老师。但是,你不觉得这件事对你造成了影响吗?可以想象,如果找不出来别人,那你铁定是顶缸的。”

    再扩大一些,有些人不满,肯定要闹事儿。闹到最后,无非就是要一个公平,可怎么才算公平?

    孙城固那些老师,闲来无事儿,兴趣来了就会扔给他们一些题,他们倒是没什么。就是怕最后按照那些人的要求重新选拔培训,最后还是被说不公平,毕竟这出题的老师再大也大不过他们这些系主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