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我进去了
    唐慎出了门,不是直接去找医生,而是带着林微出了医院大门。

    直到走出去一段路,林微才忍不住问道:“不是要去找医生吗?”

    “是要找医生。”唐慎一派自然,“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先找外公。”

    县级市那边,他知道找谁。但是这个市人民医院,他得给老爷子打个电话,才能确定是不是有熟人在这边。

    交钱,领号,报号,等待。

    唐慎打的号是冯老爷子医馆的号,那边很快接通,他把事情简要说了一遍,然后交代来意。

    冯老爷子问了一下情况,二话没说,直接给了人。

    “这人虽然是行政岗的,但却混的很开。你们找他,让他帮忙准没错。”冯老爷子道,“那边没事儿了就给我报个信。”

    “嗯。”

    唐慎应了一声,带着人又冲回医院,找到老爷子介绍的人,三下五除二说了来意。

    这人一听,二话没说,直接带着他们找人,然后又一路相送到重症监护室外。

    等了解完情况,那科室负责人才道:“治疗方案没问题,使用的药物也没问题,如果今天晚上不再起热,你们尽管放心好了,人应当是没事儿的。”

    程曼闻言,连声道谢,整个人既高兴又害怕。

    她不敢问要是再起热了怎么办,只能顺着好的想法来。

    “你们放心,应当是不会有事儿的。这孩子体质不错,抵抗力要强不少。”

    医生刚说完,干行政的人就笑呵呵地说道:“既然郝医生说让你们放心,那你们就放心好了。他不仅外科厉害,内科也不错,中医方面也不逊色一般医生。”

    如此一说,林志远和林微也都放下心来。见父母一脸喜气,林微感激地说了感谢的话。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重症监护室外面只剩下了他们四个人。

    林微这才有心问话,“爸妈,你们住哪儿了?吃饭了没?”

    程曼眼神闪躲,就是不开口,就连林志远也是。

    “怎么了?”

    林微放低了声音。

    这句话一问出口,她立即反应过来,这俩人之所以不敢说话,恐怕是怕她知道了真相念叨他们罢了!

    “你们不会就呆在这儿,谁都没有去休息吧?”

    程曼:“……”

    林志远:“……”

    俩人各自无语,互相对视了一眼,又极快分开。

    “饭也没吃?”

    程曼和林志远同样沉默,他俩只顾着着急果儿的生命安全,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更没有胃口吃饭。

    看着孩子身下那个导入积液的袋子,袋子里都是红红黑黑的东西,他们情感上就受不了。

    那可是孩子的血!

    “……”林微看了他们一眼,“你们先去吃饭,这儿我看着,不用担心。”

    见俩人还是有些犹豫,唐慎不等林微开口,就带着人走,“这边你先注意着,我带爸妈去吃饭。”

    初来市里,语言、交通、风俗都跟土生土长的地方有些差别。

    人又都是有自尊心的动物,遇见这些通常也会先观察,然后再克服心理问题行动。

    唐慎带着人走开,林微就开始盯着重症监护室,眼睛一眨不眨,脑子里乱糟糟的想着什么。

    她重生回来之前,父亲林志远是受伤的,那也就不算什么了。

    之后呢?

    之后就是她受伤,家里发生火灾,父母感情低迷了一段时间,她差点被骗,然后就是妹妹林果受伤了。

    似乎她每成功一点,老天总会夺走一点她认为重要的东西。

    以后,以后这种情况会不会越来越多?

    林微低下头,长而直的睫毛覆盖住万般思量的眼睛,心里惊涛骇浪般起伏不定。

    不知道想了多久,直到唐慎和程曼及林志远回来,林微才笑着喊了他们一声。

    他们三人气氛融洽,就连在外人面前极少笑容的唐慎也微笑了几次。

    “小唐带我们去吃了饭,顺便把住宿的事儿也给弄好了。”程曼满是感慨。

    林志远看着唐慎的眼神也和善欣赏了很多。

    一顿饭的功夫,这人就征服了她的亲爹娘?

    林微正想着,就听见里面时钟的摆钟声。

    “爸妈,到探视时间了吗?”

    林微有些紧张,有些迫不及待,看着他们,再次确认。

    “到了,到探视时间了。”

    程曼和林志远都点点头。“你进去吧。”

    他们也很想进去,但是重症监护室有人数和时间的限制,即便是到了时间,他们也应该遵守规则。

    “那,那我进去了?!”

    林微深吸一口气,挺胸收腹抬头,目视前方。

    几人含笑以对,却都有些心酸。

    林微穿了医院提供的衣服和鞋,一步一步走进去。

    她的脚步很轻,到了指定床位,一眼认出林果的位子。

    林果身上插着管子,那床下的袋子里正速度极慢地滴答着积液。她本来红润健康的小脸,泛着一种大病初愈的暗黄和憔悴,就连嘴唇都白的可怕,没一点血色,还起了一层细小的干皮。

    要不是监测结果还在进行,要不是这些显示了人的基本生命表征,她即便是进来,也一定是失魂落魄的,惊恐非常的。

    这重症监护室里,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明明还有生的可能和希望,却躺在那里消极以待,似乎弥漫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死气。

    她不是要他们活动,也不是指手画脚什么,是那些在恢复期的人,眼神里没有一点求生欲望,让她心下生寒。

    她不希望妹妹林果也这样的消极!

    看着林果,林微拿了盆子,兑好了温水,这才拿毛巾给她擦脸。

    她嘴里说着鼓励的话,手上的动作轻柔和缓,等擦到脚的时候,隐隐听见了一句什么。

    声音极小,似是嘤咛,几乎可以当作是幻听。

    林微猛然停下手里的动作,却僵直着身子不敢回头,眨眨眼睛,小心翼翼地等了好一会儿,那声音再没出现。

    说不清是失望还是什么,林微小心给她擦了脚,倒掉水,这才端着一杯温水回来,拿着棉签去给她润唇。

    等林果嘴巴上的干皮不再翘起来,探视时间也到此结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