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四十五章 我怕啥
    “去什么去?!我一个老婆子,到了那边能干什么?要是去,你们自己去好了,我就在这儿给你们守着家。”程姥姥毫不犹豫的拒绝。

    大城市里,什么都要花钱,林微一个小姑娘,再有本事儿,养那么多张嘴,她想想都累得慌。

    在家里就不一样了,田间地头种点东西,只要油盐酱醋不缺,怎么也能过得去。

    她就别给孩子添负担了。

    “娘,那边真的是缺人,你过去了,最起码能看着店,省得别人偷懒,你说是不是?”

    “我看店,你们做什么?”程姥姥斜他们一眼,“净忽悠我!”

    一个店里,能缺多少人?

    镇子上的,俩夫妻就能招呼的过来。

    “娘,你听我跟你说。”

    程曼细细跟程姥姥掰扯完,看着她,着急道:“真得过去了!孩子要是跟着老师遍地跑,可没人看着生意。”

    这孩子一边上学,一边忙着做生意,人都要劈成两半使了。

    见程曼确实着急,程亮开始给程姥姥画大饼:“娘,过去那边我上个夜校,到时候有底气了,就去找个媳妇,来年就让你抱个大孙子!”

    他说着,脑子里却一闪而过一个人影,不由愣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地道,“你老是说我没啥文化,又想要个知书达理的人,这去了首都,咱也能沾沾文化人的气儿,找个媳妇儿也不难了,是不是?”

    过了那么多年,该看开的也看开了,看的书越多,他越知自己的不足,即便是心里有点想法,可衡量来去,还是退缩了。

    换个环境,或许能改变一些什么。

    程曼见程姥姥沉吟不语,猛然想到什么,劝道:“娘,你也不用担心别人会说什么,反正到时候咱们去了首都也听不见。”

    她话音刚落,就听程姥姥笑一声,“我要是真把那些不相干的人的话放在心里,早几百年就给气死了!”

    一个寡妇,带着俩孩子,真要是在意那些,早就吊死了。

    儿子这样说,闺女又这样,她也没法再坚持下去。

    她只是犹豫一件事儿。

    孩子安排的也算可以,只是没去算人心。她跟儿子终归是娘家人,娘家人跟女婿住在一起,短时间没什么,长时间下去,看着她们和和乐乐,能不想起还呆在乡下的老子娘?

    想多了,那感情就伤了……

    真要是过去,她第一个就是不能跟他们一起住。

    “也就是咱们说说,你听听就好。我平时一个人独惯了,不爱一大群人住一起。”见程曼要说什么,程姥姥打了她一下,“你听我说完!”

    “真要是过去了,我们不跟你们住一起!”程姥姥语气强硬,“我过惯了自在日子,不爱束手束脚!这一点你要是不同意,咱就没啥好说的了!”

    孩子爹早就死了几十年了,她都快记不清他的脸了,要说多深的感情也模糊了。

    去了首都,每年回来烧个纸,不让他吃不到香火也就是了。

    程曼闻言大喜,“娘,你愿意去了?你真好!”

    “行了,不答应你我就不好了?”程姥姥看看她,点了点她的脑门,“你呀,这事儿你心里有个底儿,什么时候跟女婿说才合适。”

    说的早了,怕说漏嘴,可别到时候那对心偏到天边儿的老的也跟着去……

    “娘,我知道。我就跟你们说了,林微那孩子也没跟她爸说,到时候孩子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算好日子再跟他说。”

    程曼喜不自胜,能脱离这一家子,让大家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亲娘亲兄弟又在一起,她有点迫不及待。

    果儿到时候能在首都上学,也不用担心这边的人出了监狱报复什么的。大家还都有事儿做,再好不过了!

    “娘,你不是怕别人说什么啊?”程曼想着她刚才说的话,笑嘻嘻地问道。

    “咱们一家子人能在一起,我管别人说什么!”程姥姥哼笑了一声,“嘴在别人身上长着,我哪儿管得着?人家说就让她说去,终归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罢了。”

    兴奋过去,程曼一拍脑门,“娘,亲娘,我就不明白了,你跟你亲闺女住一起,咋就束手束脚了?”

    刚才只顾高兴亲娘答应一起去,差点漏了这么扎心的一句话。

    程姥姥白她一眼,没说话。

    见亲娘没回答她问题,程曼不依不饶,继续问,“娘,我是你亲闺女不?你跟你亲闺女在一块儿,有啥好不自在的?”

    “行了,你也得想想你弟弟是不?他一个大男人,跟你们在一起也不自在。”程姥姥看了程亮一眼,“再说,你弟弟要上夜校呢,进进出出不方便。”

    学校里人多,找媳妇儿也方便。

    见程曼还要说什么,程姥姥直接不应了,咬死了就是不跟她们住一起。

    程亮这个时候也明白了程姥姥的顾虑,顺着她的意思说了几句,最后道:“姐,你要是想咱们近一些,到时候我找个离得近的地儿租下来就好了。”

    程曼也不笨,到了这个地步,她也明白过来了程姥姥的苦心,一时间鼻子酸的厉害,想说点什么,想说林志远不敢说什么,最后还是败在了亲娘坚定的眼里。

    她想哭,又不想让亲娘跟着伤心,背过身好一会儿,才哑着声音闷闷道,“好。”

    “姐,你放心,就凭我这手艺,到时候绝对饿不着咱娘,也冻不着咱娘。再说,到时候咱娘去当监工,我外甥女还能让她亲姥姥白干活儿?”程亮笑着说着。突然顿了一下,“走的时候,我得跟李老告个别。”

    他们虽没说收他当徒弟,可也教了不少东西。

    最近有点让他给他们养老送终的意思,他要是走,得把这件事儿给安排好,找个好兄弟给托付。

    “不着急,咱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呢。”程曼正说着,就听见外面传来拍门声,赶紧叮嘱了几句让程姥姥和程亮保密,这才给林志远开了门。

    程曼这边把事儿给程姥姥透了个底儿,给林志远开了门之后,就去做饭。

    到底是有点心虚,不咋看林志远。

    林志远以为媳妇儿还不想让他看到她哭,也没说啥,只闷头干活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