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五十四章 住在这里
    俩人刚进了大院,迎面就走来一个人。

    林微本没有注意她,谁知道那人视线太过蹊跷,而且直直往他们这边看,她忍不住就多看了一眼。

    这一看,才发现人家视线根本没对着她,而是旁边的某人。

    这就稀奇了。

    林微挑了挑眉,嘴角翘起一点点,有点看好戏的样子。

    唐慎同志的爱慕者啊,就她知道的,就有俩。

    一个是近乎青梅竹马的梁芜茵,一个就是车站施展魅力不成,现在转移到文质彬彬的郑子成身上的王园园。

    至于跟王园园形影不离的郑甜甜,她即便是对唐慎有点小心思,也接触不到他,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唐慎根本就没有搭理她的想法。

    正要擦肩而过的时候,凌云突然问道:“唐慎,你就是因为她才不接受我的么?”

    说着,低下去的头又抬了起来,执着地看着他,似乎俩人之间真有什么,而林微就是拆散他们的第三者。

    这几好玩了,林微站定,看着挡了一点路的女人。

    难不成又一个青梅竹马?

    这姑娘是从大院里往外走的,看那熟稔的样儿,应该是住在这里的。

    长得不错,大眼弯眉翘鼻梁,再加上不薄不厚,不大不小的嘴唇,倒是颇为大气。

    个子高挑,比她高出两个指头,整体算是完美的。

    面对疑似情敌的生物,个子差不多就代表了气势,林微忍不住去看她的脚。

    这一看,乐了。

    这人穿着小皮鞋呢,那跟子大概三指高。

    个子不相上下,不用太在意。

    凌云话一出口,唐慎差点被噎死。

    脸呢?

    什么叫他是因为林微才不接受的她?

    当初都说了他有对象,林微在前,她在后,她怎么好意思说这样的话?

    见林微没什么太大的情绪变化,唐慎心肝脾肺都要扭曲了。

    他媳妇儿是在乎他呢,还是不在乎他呢?

    这没个反应,还隐约有点看好戏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儿?

    “我认识你吗?”

    唐慎挑眉,一脸的思索。

    凌云陡然瞪大了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看起来就更大了一些。

    “咱们,咱们明明……”

    她第一次见他是从照片上,第二次见他是在部队学校的校长办公室,当时他还,还从窗户一跃而下,跳到了车上……

    “明明什么?”唐慎语气恶劣,“我都不认识你,你这样拦着我算个什么事儿?我还得带我媳妇儿回家吃饭,没空跟你闲扯!”

    说完,抓住正在看好戏的林微,带着人就往家走。

    凌云忍着泪,抿了抿唇,想要问个明白,“你们处对象了?”

    唐慎回身,抱胸,吊儿郎当地站着,“之前处了。”

    这话一出,别说是凌云了,就是林微也有点微讶地看着他。

    这不是唐慎的风格啊!

    他不是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他领证了么?

    不等林微想完,也不等凌云高兴完,唐慎紧接着又说了一句话,“对象之前处的。现在我们领证结婚了。怎么?你有意见?”

    “有意见跟我有关系么?!”

    甩下这句话,唐慎半揽着林微,悠悠然往前行进。

    这人把他媳妇儿照片弄花半边,他不甩她已经够好了,现在这个作态干什么?

    破坏军婚是不是?!

    真以为他老子的面子,他老子的话,他就要听了?

    要是这样,他这结婚证就不会领了。

    两人刚走出去两三步,就听见凌云呜咽的声音。

    林微看了一眼,扭过头看唐慎:“她哭了……”

    “干我何事儿?”唐慎语气不太好,“她脑子是不是不好使?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跟她之间什么都没有,怎么到她嘴里,听着那么不是味儿呢?

    “你俩认识。”

    林微肯定。

    “她是咱爸一个战友的女儿,最近调回来,就住在大院里。”唐慎简单说完,看着她,“你怎么不生气?”

    “从你的叙述和神情里,我找不到生气的理由。”林微偏头想了一下,笑眯眯地道,“怎么?你很想我生气?”

    别的人怎么样,在唐慎没这心思之前,她还真不想跟他分析拆解。

    唐慎:“……”

    他媳妇儿是不是不咋稀罕他?

    按照常理,看见一个女的这样说话,总该醋一下吧?即便是正常说话,难道不应该心里不舒服吗?

    “走了,走了,赶紧回家,这都五点半了。”

    见他不动,欲言又止,林微晃晃俩人握着的手。

    “你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林微停下,问他。

    唐慎莫测地看了她一会儿,瞄到她耳垂上那点玉染桃色的嫩肉,忽然一笑,“算了,现在不问了。”

    等晚上再问。

    林微见他突然卸了郁气,有些狐疑,结果被他拉着往里面走,又问了别的事儿,终于还是先暂时搁浅之前的问话。

    到了唐家的院子,唐慎直接开门,俩人进去。

    “爷爷,你这是?”

    林微刚一进去,就看见老爷子带着个老花镜,一手拿剪刀,一手拿着红纸,在那里比划着。

    “回来了?赶紧的,把我剪好的'喜'字儿给贴一下。”

    唐老爷子一边说,一边继续比划,他忘记那个带祥云纹的双喜怎么剪了……

    “爷爷,您还会这个啊?”

    林微没想到老爷子还会剪纸。

    “怎么?”

    老爷子抬头,老花镜往下滑了一点,看起来格外的笑人。

    “老艺术家啊。”林微拿起一张剪纸,仔细看了一下,赞道,“这张上面的花鸟,颇有意趣,生机盎然。”

    喜鹊登枝,这么高难度的剪纸老爷子竟然也会,着实突破她的观感。

    “嘿嘿。”老爷子被夸,有点自豪,又有点不好意思,还有点感叹,“当初还小,本想靠这个挣口饭吃的。”

    结果就打仗去了,这个就没再捡起来。

    现在闲下来了,孙子又娶了媳妇儿,他才想起来自己还有这个手艺。

    “对了,唐慎,把你屋子里也贴几张。”唐老爷子指挥道,“贴在床头和门窗上。”

    说着,拍拍脑门,“还有,你妈把你们的房间给收拾了一下,你们今晚就住在这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