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六十章 你怎么来了
    “好了,去上课吧。”

    孙城固笑着站起来,“等下午放学,你来这里一趟,把接下来的资料拿回去。杜磊第二册的资料都已经学习完了,现在正在看第三册。你再不追,就被他甩在后面了。”

    跟孙城固说好,林微离开办公室往教室跑。

    离上课还有八分钟,她得抓紧时间到教室。

    就在林微返回校园上课的时候,四合院里大壮和黑点正在狂叫,似乎警告外面的人不要靠近。

    外面的人瑟缩了一下,扶着腰走远了一点儿。但终究也只是离大门仅两丈的距离。

    张军忙得中饭都来不及吃,好不容易得了空,正要回家下碗面条吃,刚走到胡同口,就听见两只在疯狂叫唤。

    他眼里猛然发狠,脚下动作极快,很快进了胡同里面,视线刚好能够看清门口。

    一看见门口的人,张军就是一愣,随即快步走过去,“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家养着吗?你过来爹娘知道吗?”

    张军媳妇怀孕四五个月了,她这身子都重了起来,因为吃得好,肚子也比一般人大。但只是胖了肚子,她人却显瘦了一些。

    今儿过来,她本以为张军会紧张她,谁知道一见面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好问,顿时眼睛就噙着泪了。

    “你这样一个人从家里过来,万一有个好歹,哭都来不及!”张军有些恼,“你不为自己考虑,总得为孩子考虑吧?多大的人了,做事儿有点谱行不行!”

    家里不缺吃不缺穿,他还按时寄钱回去,前段时间他也写信了,说是没有意外就回去收麦子。

    也就一个月,麦子就要陆陆续续收起来了,她这都不能等?

    想着,张军又有些紧张,“咋?你这个时候过来,是家里出事儿了?”

    “没出事儿!”张军媳妇儿也恼了,“家里没出事儿我就不能过来了?这首都是你家开的?”

    这段时间,她在家里听够了闲话!

    最先的起因就是娘家那边的李晓玲。

    本来她回来这件事儿就不光荣,所以就藏着掖着不让人知道。结果倒好,李晓玲生怕事儿不够大,到处说林微抠门,还有什么过着资本主义的生活啥的。

    说得多了,就传开了。

    人家就说,说他们家是给资本主义小姐做家仆,做奴隶的。没有骨气,软骨头啥啥的。

    还有人说她之所以会送回来,是因为贪了林微这个主人的东西等等,要不然怎么可能回来啥的。

    是,她是知道,在乡下孕妇生产前一天还下地干活都是常见的,普遍的。

    可她都说了,她是怀胎不稳才回来静养的。

    但是那些人不信她,说她都修养了两三个月了,怎么还要休养,下地干活都能,给主人家做做饭就不行了?

    画里画外的意思,就是她手脚不干净。

    她能对天发誓,除了林微允许的,她没贪墨林微的一分钱。

    她只是想了一下,只是心里不平衡,才,才得意忘形的。

    “好好说话!”

    张军不惯她。“你看看你什么样子?有俩钱不是你了是吧?”

    张军话一出口,张军媳妇儿就抱着肚子哭起来,“反正我不回去了,你都不知道,那些人说的多难听!呜呜,咱们辛苦赚的钱,他们眼睛什么?竟然还说咱们是奴隶,软骨头……”

    张军媳妇儿越说越委屈,“咱家宝儿还小,不懂这个。等他大了,要上学了,人家要是还说这个,那可咋办呐……呜呜,你这段时间也不回来看看,就写个信,人家还说你在这儿找了个小的,不要家了……”

    这话搁以前,张军媳妇儿是不相信的。可在林微这儿干活,她对张军每个月能拿多少钱,心里还是清楚的。

    如果自家丈夫每个月都把钱如实上交,她也不会生出那么多的怀疑和害怕……

    张军一听她说的话,陡然瞪大了眼睛,指着她的手指气得直哆嗦,“你说啥?你有本事再说一遍!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想把我害死让孩子没爹吗?”

    这都什么话?别说有,就是没有,今儿这一番话被人听去了,他也得被抓进去调查!

    如今,上面最烦的就是歪风邪气!

    这种事情,是不容忍的!

    他不想自己埋头拼命干活的时候,突然就被自家人给捅一刀。

    想到自家媳妇儿这么口不择言的一句话,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后果,张军身上就出了一身冷汗。

    张军媳妇儿说完也后悔了,惊慌失措地往周边看,见没什么人,才白着脸看着张军,颤颤道:“我,我就是个气话!不是那个意思!真的!”

    她突然想起来那些因为作风不好被抓起来再教育的人……

    张军看了她很久,直到让自己冷静下来,才开口说话。

    “其他都别说了,就说说你来这边的原因。”

    他以前说过,她没有可能再回来。

    即便是林微同意,他也不会同意。

    张军没有开门,就这么站在外面跟她说话。

    “我现在胎相稳定了,可以,可以干活了……”

    “你想都不要想!”张军冷眼看她,“自己做错的事儿,自己就要承担后果,没有人能为你的后悔广开大门。”

    她永远不知道,他在厂子里被歧视,一只胳膊去山上弄干柴,无法让父母过上好日子,害怕家里会过不下时的惶恐和痛苦。

    是林微和唐队拉了他一把,在他对这个世界快要充满怨恨的时候,在他快要变成自己鄙视的人的时候。

    他也有大富大贵,大展宏图的心,但更多的却是报恩和感恩。

    妻子忘记了,他却不能,也不敢忘记。

    午夜梦回,他经常会梦见自己光着脚,背着足以压倒他的干柴,踽踽行走在冰寒的石子路上,永远没个尽头……

    “你等等,我留个纸条给彭兵说一下,等会儿带你回家。”

    张军坦然以对,“以后我每个月会回去一趟,你不用再来这边儿。”

    他说的淡然,但态度却十分坚决。

    张军媳妇儿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心肝脾肺都拧成一团,不敢置信自家丈夫竟然可以为了一个外人如此对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