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单边联系
    周一,放了学吃晚饭的时候,林微在看门老大爷那边找到了何盛,她去的时候,何盛正跟老大爷聊得火热,逗得老大爷脸上笑纹更深。

    俩人找了个僻静处的树荫长椅上坐下,旁边所有人往来,但却不吵闹。

    林微仔细看了何盛递过来的手写协议,仔细看了一会儿,却觉得没什么要添加的,他连她之前没想到的细节都添加好了,正好省事儿了,遂点了点头:“就按照上面写的来吧。”

    “你不添加点什么?”何盛挑眉,笑嘻嘻道,“真要是签了字儿,你再想起来什么也迟了!我可不会看唐慎的面子给你机会更改……”

    林微的回应就是直接把协议递过去,爽快道:“明儿签字画押。”

    权责义务,利益分配没有差,也没什么有歧义的文字,还担心什么?

    何盛见她爽快,收起协议,跟她又说了两句话,立时走人。

    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跟他这个吊儿郎当的作态着实有着强烈的冲击。

    林微见没什么事儿,赶紧去食堂吃饭,吃过饭赶紧去了翻译小组常呆的地方。

    那个地方被用来当作老师们的特训场地,所以被挑选出来的人都是到那里集合。

    她过去的时候,培训的人都到齐了,只等她就能开讲。

    林微不着痕迹地看了一下时间,见还有十分钟才到正式的特训时间,这才放下心。

    有特训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家里的服装有张军盯着,她并不用太费心。

    手里的那三千多块钱,除了给工人的工钱,她几乎没再动过。至于那俩银锭子和金锭子,她也不打算出手了。

    如今的金价和银价,即便是晚清时期的,她也卖不了几个钱。还不如当成一个玩意儿,收藏起来,平时没事儿的时候把玩一下,也算是一个乐趣。

    父母过来,她是这么打算的。

    二进的院子,她和唐慎住。

    那院子里有各种名花名草,房间也比较多,有些房间的下面又弄了个不小的地下室,等她有钱了,做一个保全系统,把一些名家书画和一些旧物件,还有唐慎弄来的那两板车翡翠原石都放进去。

    林老先生的心思他知道,这画作总不能藏起来不给看。她打算好了,一些贵重的,人家不知道的东西都放进地下室。那些画作就找个房间弄成陈列室,到时候也给林老先生,李启,还有冯老爷子和唐老爷子观赏,让他们打发时间。

    李启和王阿珍不常出来,不是不愿意,似乎是没有愿意去的地方。就像博物馆,又不能拿到近前看,这也算是给他们一个去处。

    不过,不管她是如何打算的,总归要保全系统做好再说。

    她和张军彭兵他们现在住的这个院子,等家里人过来,给家里人住。那里面东西比较齐全,她到时候只用添置几件电器,如电视,冰箱,洗衣机就成,家具是不用买了的。

    被她用来注册服装厂的院子,到时候让张军住进去。如果情况允许,就先贷款添置一些缝纫机,再跟梁爱国谈谈,如果可以,就是长期合作关系。

    如果服装厂,不对,这个规模只能说是小作坊了。如果小作坊开起来,就请一个人专门做饭,工人中午就不用来回跑,时间统一,检验也就方便了。

    七九年的高考时间是全国统一的,统一在七月的七、八、九三天考试。

    她还记得当时有近乎五百万人参加高考,录取了不到三十万,录取率极低。

    不过这还算好的,到了八零年就更严苛了一些。因为有了预选制,大约只有40%的学生有资格参加高考,并且报考本科院校的考生外语成绩按30%计入总分。考试成绩只通知考生本人,不张贴公布。取消考生查阅试卷的规定。

    因为这个规定,高考人数骤降,只有不到三百五十万人应考。不过一些省、市、自治区却能招收自费走读生,但总人数也似乎没超过一万人。

    彭兵算是赶上了时候,如果等到明年再参加考试,一切还真就是未知数,说残酷一点,可能连考试资格都没有。

    到时候看他自己的意思,愿意自在一些,就跟张军住。愿意热闹一些,就跟林家人住一起。

    不过是两个月的时间,后面他就要适应国外的环境了。

    再过一周,何盛就要带着这批货出去,真等收益回来,至少也是六月底七月初了。

    最近她忙着老师的特训,根本没有时间去请假或者做别的什么事儿。也因为这样,她之前被杜磊赶超的距离才缩小到几乎不见。

    搞笑的是,何盛长相太过出色,即便不是时下浓眉大眼的审美条件,也是让小姑娘脸红心跳的类型。

    尤其是现在一些人偷偷弄的一些港台地区打斗片子录像带,那里面的古惑仔类型的人,着实是让一些人喜欢。

    他的出现,让校园里的一些小姑娘着实多看几眼,再加上唐慎有近乎半年的时间没来过学校,人家以为她又处了个对象,就说了点她朝三暮四不是好女人的话。

    不过那些人只敢私底下说,谁也不当出头羊,她也就听听算了。

    倒是林老先生来了几次,见她们太忙,也没说什么,在校园里溜达了一圈,就走了。

    唐慎的信也来了,里面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情话,又加了李时给的介绍信,以及对那老先生性格习惯上的叮嘱。

    等到又一个周末,已经是六月初,林微、彭兵、张军帮着装完货,才有空擦了擦汗。

    “那,我们就走了。”

    何盛说完客气话,看着林微道,“如果有事儿,我们会给你来电话或者写信。我应该不会长久留在一个地方,所以只能单边联系了。”

    东方人的瓷器和茶叶,国外的人很喜欢,他有门路,至于赚多少,他目前无法估量,只有到了当地才能确认。

    至于衣服,林微这次弄得都是均码偏大一些的,到时候往那个轻工业不发达的国家一丢,直接竞价售卖,绝对要比单纯找一个卖家来得划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