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七十二章 石榴花啊
    跟林老爷子偶遇那次,她看见一个身影,觉得很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现在看见人了,这才把脸给对上。

    只不过,她不是去了边疆那边做记者去了么?怎么回来了?

    按说,不应该这么快回来。

    是的,那个眼熟的人就是梁芜茵。此时她笑靥如花,秀气地喝着茶,还微微翘起了小指,颇为专注地看着面前英挺的男人。

    林微视线顺着梁芜茵扫过去,忍不住挑高了眉。

    梁芜茵眼光不错,这男人站起身应该有一米七八的样子,长相俊秀,只是因为年纪的关系,那份秀气不见,更多的却是沉稳。

    那男人看面相,看不太出来什么,但从眼角去看,却是可以断定年纪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具体多少,就不清楚了。

    看穿着,确实是有钱人的打扮。手上的表在国内她没见过,看档次和做工,应该是Y国那边出来的。

    身上穿得颇为休闲,但看面料,也不是一般人负担得起的。

    气质很好,应该是富贵里泡出来的。

    跟陆建华接触多了,内地和港台那边的人,多少能看出来一些区别。

    这人应该不是内地的。

    俩人能碰上面,且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也是神奇了。

    是的,即便是不靠近,她也能够看出来梁芜茵的幸福,整个人像是泡在蜜糖罐子里,每每看向那个男人,眼里的情意便会不经意露出,但似乎又有些矜傲。

    大概是林微看得时间太久,那男人猛地看了过来,视线锐利,绝不像是一般的人。

    林微也不傻,早在察觉的时候,头微微侧了一个角度,垂下眼睛,视线看向台子的一侧。

    那里,刚好有个小女孩抓着一树枝子的石榴花爬上台子,像是要去送花。

    大约是吃得有些胖,腿也短,总是差那么一点儿劲儿不能上去。

    旁边的人看不下去,托了一把,让人忍俊不禁。

    林微这一桌子的人,说实话穿戴并不打眼,可是流露出的东西却不敢让人把他们当成普通人看待。

    冯老爷子浸淫医学多年,因为医术精湛,堪称国宝级人物。他见的富贵权势人极多,看着温温和和,像是个普通老人家,但明眼人还是能够看出区别。

    唐老爷子更不用说了,铁马金戈,枪林弹雨中出来的,再怎么普通又能普通到哪里去?他身板硬挺,眼神极亮,往那儿一坐,看似随意,但却是军人坐姿,只不过手没搁在膝盖上罢了。

    林微温润明媚兼顾,这么噙着一丝浅笑看着楼下的小孩子,实在如画中人一般。

    那男人眼睛在他们那桌顿了顿,视线在林微身上留了一会儿,才笑得颇有深意地收回去。

    林微自然感觉到了这人的视线,她稳稳当当,并不觉得自己会露出什么破绽。

    毕竟,跟她一样被小女孩吸引的,不在少数。

    终于,那小女孩把石榴花送了上去,旁人这才转过头。

    林微收回视线,就听唐老爷子说道:“你不必跟她来往。”

    她是指梁芜茵?

    老爷子早就看到了?

    “你说什么?没头没脑的。”

    冯老爷子以为他在跟他说话,嘟囔道,“好好看相声,没工夫跟你说话。”

    唐老爷子看了他一眼,微微往后面侧了侧,跟林微说道,“别去看那一桌,那男人不是好惹的。”

    看着人五人六,浑身的煞气被那身皮子收敛住,可他是枪林弹雨里活过来的,自然明白梁芜茵那桌的男人是个什么货色。

    绝对是沾过人命的。

    不是内地人,又收敛了血腥味儿,没在内地犯事儿,大概也是来国内投资的商人,他就懒得管。

    梁芜茵这人根子上坏了,想要的是荣华富贵,但又不走正道儿,她母亲都管不住,他管了几次,也是阳奉阴违,借势作妖,他懒得管了!

    “嗯。”

    林微也不多说,把自己手里剥好的瓜子递过去,“给您吃。”

    噗!

    唐老爷子喷了,他有牙的好不好?

    冯老爷子被他扰的看过来,一看林微伸着的手,直接把瓜子抓了过去。

    唐老爷子呆了一呆,这不要脸的,虎口夺食!

    林微偷笑,她坐在俩老爷子中间,手自然也算是在中间,冯老爷子以为是她的孝敬,也不客气,直接取了。

    唐老爷子慢一拍,正要说什么,旁边的人不满看过来,只好忍了。

    林微慢悠悠地抓了一把带壳的,消除一口小白牙,“给您。”

    唐老爷子:“……”

    看着他认栽地接过去,冯老爷子扑哧笑了一声。

    让你作!

    梁芜茵正看着台子上,猛然听到一声轻笑,正好看到眼前男人收回的视线。

    她含笑看过去,却在下一瞬脸色变了几变。

    他们——

    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想到自己年根上的煎熬,梁芜茵心里恨极,却因为眼前男人收敛着。

    “那是我爷爷外公和嫂子,你要不要去见见?”

    梁芜茵心里急转,瞬间福至心灵,笑吟吟地看着男人,说道,“早晚都要见是不是?今儿也是赶巧了。”

    他们都已经进行到最后一步了,如果她的那一步达成,早晚是要见家长。

    见自家母亲固然好,但唐老爷子和冯老爷子更能为她添加筹码。

    “好好看相声。”

    男人看她一眼,开口,声音低缓中正,“不要扫兴。”

    梁芜茵心下一凛,赶紧闭了嘴。

    视线在他空荡荡的无名指上扫了一圈,这才安下心来。

    据说那边的人结了婚都要戴戒指,这人手上有指环印子,但却不怎么清晰了,而且也没孩子,她没敢问什么,但大约是离婚了。

    那边的人离婚,据说比内地要常见的……

    想着,梁芜茵抿了一下头发,微微笑道:“见了长辈,不过去打声招呼我,实在是失礼。你在这儿坐着,我去说两句话,很快就回来。”

    男人无所谓的点点头,听着台上人说到精彩处,随着众人抬起手随意鼓两下掌。

    梁芜茵吸一口气,有点心慌,又有点自信地优雅提步。

    她这次回来,绝不让任何人再对她造成任何伤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