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七十五章 突然精神
    最近腰包太瘪,再加上特训的事情,林微除了学校,也不去哪儿了。

    六月,天更热了一些,大家穿得比之前更轻薄一些,但终归还是长袖长裤,或者长裙子。

    最经典的就是的确良的白衬衫,搭配一条黑裤子,不少人都羡慕这样的穿着。

    林微还是喜欢透气性好的衣服,所以也没有赶时髦买件的确良的白衬衫。

    午间,林微没吃饭,而是回了宿舍,准备休息。回去的时候,正好和拎着俩暖水瓶的王园园一路。

    天热,她穿着的确良的衬衫,圆圆的脸上有些水光,就连那衬衫上也有一些汗湿的地方,被汗水一浸,很是明显。

    林微眉头都没抬一下。

    她在宿舍的时间不多,但是各人的暖水瓶是什么样子的,她还是知道的。就像现在王园园手里面提的暖水瓶,其中一个就是郑甜甜的。既然她愿意费这个力气,那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开门,进宿舍。

    林微帘子一拉,脱了鞋,直接上床睡觉。之前几次例假都是每月的头几天来,这次可能是因为学习压力和精神压力太大,提前了几天,即便已经净了,她还是有些困,现在能好好睡个午觉,她觉得比吃饭重要多了。

    王园园心里虽然恨林微没有同学情,连说句帮忙的话都没有,但却不敢找她事儿。

    见她拉上帘子睡觉,恨恨瞪了一会儿,也蒙头睡起来。

    林微这边平平淡淡地过了两周,周末本想在家休息,却被老爷子接了过去。

    到了大院不远处,林微让小钱先回去停车,自己一个人往回又走了两百多米。

    那边有个卖香瓜和蜜瓜的,光看颜色和皮相,她都能闻到味儿。

    挑了三个蜜瓜,四个香瓜,笑着付了钱正要走,却见梁芜茵站在不远处,死死盯着她。

    这是?

    林微皱起眉毛,这梁芜茵怎么像是黑化了一样?浑身杀气都快冒烟了!

    梁芜茵盯着林微,眼里越来越恨,凭什么?凭什么唐家人宁愿接受一个外人,都不愿接受她?

    如果接受她,是不是就没有前天发生的事儿了?

    林微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往大院走。

    梁芜茵快步走到她面前,喊她:“林微!”

    林微眉毛皱了皱,还是停下。

    “呵呵!”

    梁芜茵绕着她走了一圈,视线在她红润的脸上听了好一会儿,甩下两个字儿,扬长而去。

    林微:“……”

    神经病吧?

    喊她停下就是为了让她听她的一句“呵呵”?

    毛病!

    不过梁芜茵的脸怎么那么苍白?而且还透着虚弱,很像她以前见过的流产的妇女……

    想着,立即打住,别人如何是别人的事儿,只要不来烦她一切都好。

    唐家门没有关,林微直接进去,跟他们打了招呼,顺手把香瓜和蜜瓜洗了,切成块,扎了几个牙签,端到了客厅。

    “嫂子。”

    唐耀早就不记得去年的玉坠事件儿,看见林微,笑嘻嘻地喊了一声。

    林微笑笑,把果盘放下。

    香瓜和蜜瓜各占了果盘的一边,切成小小块儿,看起来也挺好看。

    “爷爷,你尝尝。”林微坐下,递过去一个牙签,又给唐耀递过去一个,笑道,“第一次挑瓜,不知道好不好吃。”

    等老爷子动手,唐耀也赶紧扎了一块,一边吃一边说,“嫂子,你等会儿教教我数学呗,有好几道题我都不会。”

    今儿补习老师有事儿,他妈除了留个纸条让他到爷爷这里,完全不让他知道她去干啥了,他只好来到爷爷家。

    那作业他一回来,除了那几道比较难的,差不多就做完了。

    如果今天晚上把作业搞定,那么明天一天的时间他都可以随便去哪玩。

    数学?

    林微看他,他能不能换个科目?

    她外语最好,怎么不见他来问?

    什么仇什么怨!

    “……好。”

    “谢谢嫂子。”

    “不客气……”

    她明天下午有事儿,今天晚上把小孩子的作业给搞定,明天还能多休息一会儿。

    “快选拔了吧?”

    老爷子咽下一块果肉,温和道,“准备的怎么样?有没有可能被选拔上?”

    “私底下的选拔,我应该能够过。但是不知道后面能不能走到最后一步。”林微道,“您也知道,首都这块地儿人才辈出,谁也不知道谁能笑到最后。”

    她心态挺好,如果能选拔上,那自然是皆大欢喜。不能选拔上的话,她也不会强求。再说,强求也没有什么用。

    “确实是这个道理。但还是要全力以赴。毕竟,这次要是被选拔上,对你以后会比较好。”

    “嗯。”

    林微低头,虚心受教。

    有个小孩子在,家里很是闹腾,等冯念回来的时候,唐耀正追在林微屁股后面问一些数学题。

    “爹,这是?”

    冯念换了鞋进来,奇怪了几句:“怎么回事儿?这小子每次见别人,都仿佛被污染了眼睛,这次眼睛怎么就发光了?”

    “老二在南方摸爬滚打,不知归期。老二媳妇儿又有事儿,所以就把孩子送过来了。”老爷子说的轻描淡写。“这孩子觉得只要上过大学,那一定是各科成绩都很好的。于是,就找她请教。”

    原来是这样,冯念点点头。

    三个人,外加一个小孩和小钱,也不用做太丰盛的饭菜,三菜一汤,完事儿。

    饭后,教唐耀写完作业,把他放屋子里睡觉,林微才去客厅找了唐老爷子。

    “爷爷,梁芜茵的事儿,他们知道吗?”

    这个他们,自然是指梁红英和冯念他们。

    “他们不知道,我去说的时候,他们还不太相信。现在工作不像前几年那么好找了,工厂里面几乎人员都满了,想要一个名额,那得走好几条道。”

    老爷子叹了口气,“梁芜茵辞职了,说是要下海经商什么的,老二媳妇儿完全不知道,还是我跟她说,她才知道闺女回来的事儿。”

    孩子越大越有主意,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说是心里头有数,其实全是个屁!

    经商?

    林微突然精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