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八十四章 息息相关
    冯念第一次感到如此烦躁。

    其实梁红英儿,也就是老二媳妇儿过来不止一次了。这次过来,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

    可她没办法,他们就有办法了么?别忘了,她梁红英是唐家的儿媳妇,背后是唐家。

    那人显然也是个硬茬,还是个有钱有势的。他肯定知道唐家,但却不愿意给这个面子,非要追究。

    第一次梁红英过来的时候,他们找了人去说和,结果无功而返。现在到了关键一步,要是再说不通,梁红英可能得面临短期监禁了。

    真要是这样,他们以后就是这大院里的头号笑柄,不管对谁都没好处,或许唐家的发展终止于此也说不定。

    “妈,你说说看,我看能不能帮上忙。”林微安抚道,“政商界不行的话,我看能不能找文学界的人出面说和一下。”

    文学界?

    冯念愣了一下,随即觉得可行,“其实,我也不知道你二婶说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开头就是这么一句话,随后才继续道:“她这个人,该怎么形容呢?就是平时说的十句话里面,能有四分是真的已经很不错了。”

    林微听着,并没有打断冯念。

    梁红英这个人,她接触的不多。但从这几次的相遇来说,有小聪明,但却不行正道儿,心里弯弯绕绕小心思极多。

    “她说她闯进了别人的院子,砸了东西,说了一些不好的话。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干,结果却被举报了。”

    冯念说着,嗤笑一声,“这些听起来是不是觉得小事儿一件,并没有什么严重性?”

    林微点头。

    “这是她第一次说的,我们当时细问,她也才说,当时是找了几个人直接踹门进去的,进去之后就把院子里的花草给砸了踩了,顺便还把一个大缸给一锤子敲碎了。”

    想到那花草的价值,想到那口清中期的大缸,冯念都想给梁芜茵跪了,她是怎么的心态才能轻描淡写地说出最开始的话的?

    林微眉毛微挑,看这意思,赔钱是小了。

    对于一些爱好者来说,这些价值是不能用钱衡量的。

    就说她那个二进院子吧,那里面的花花草草都是名品,真要是毁了,就那三株牡丹花都够呛!

    对于爱好者来说,这就是珍品甚至可以说是绝品了,钱不能衡量一二。

    大缸这些东西如果损毁,更是不可逆的。

    “这些还不是最关键的!”冯念看了客厅里依然沉默的几人,冷笑道,“你知道她所谓的不好听的话是什么吗?谁都没有她脑子好使,呵呵,她竟然在院子门口直接说人家藏匿枪支!”

    那得有多少人听到,才能惊动公安局?

    “藏匿枪支是胡说的?”林微问道。

    国家禁止私人携带枪支,当然危险性极高的诸如公安局和部队的一些高层除外。

    这要是被抓到了,视情节轻重,牢狱之灾绝对跑不了。

    “第一次她说她看见了,今儿再说,又改了口风,说她也不确定。”

    冯念就烦这样的。

    明明是为她解决问题,结果还不说出全部实话。

    林微:“……”

    这就是胡诹啊!

    按照冯念的描述,她加加减减,大致还原出来一个轮廓。

    “妈,那个人是个什么身份?”

    这个是重点,知道了才好对症下药。

    “是个来内地投资的人,之前在南方,最近才到首都,说是来看望一下亲戚。之后就要飞回去了。”

    人家投资了一大笔钱,这笔钱的数额都无法转成实物进行具体化,那是穷别人一生都不能想象得到的数字。

    “亲戚?那亲戚是谁?”林微觉得自己抓住了重点,“这个亲戚应该是首都人,让他出面说和应该可以吧?”

    “我们也都想过,只是谁也不知道他的那个亲戚是谁,住在哪儿。”冯念摇头,“这个行不通的。”

    其实林微问出来,就自己否定自己了。她能想到,这些人精也能想到。

    “林微,老大媳妇儿,你们也过来。”

    唐老爷子看着梁红英许久,才移开视线,朝厨房喊道。

    林微和冯念对视一眼,直接把果盘放下,空着手到了客厅。

    “这事儿虽然丢人,但却和咱们家息息相关。”见人到齐,老爷子叹道,“你们听听,以后不要犯这样的错。”

    林微和冯念坐在一起,闻声点点头。

    “你来说。”老爷子指了指梁红英,“这次如果再有半点隐瞒,后续你自己收场。”

    老爷子也是被梁红英的做派给弄毛了,直接放了狠话。

    梁红英涨红了脸,她还有儿子和闺女要依靠她,因为一句重话就寻死觅活,那才是傻。

    于是点点头,一句句把之前的事儿给讲了出来。

    事情唐耀来的那天,事儿就发生在那天。梁红英知道闺女梁芜茵回到首都,当天就找到了她的人。

    说到这里,她语速加快,林微却觉得,按照这个速度,梁芜茵所在地必然是梁红英早前就知道的。说来说去,最大的一个可能就是这个住处是早就买下来的。

    不然,梁红英不可能那么快找到人,而且,梁芜茵去了戈壁那块工作近半年,这房子如果不是她们的,人家不可能留那么久。

    这是其次。

    主要是梁红英去找梁芜茵,给她的最初感觉是并没有强烈的反对情绪。

    当然,梁红英不会说想要去问问那个人的家庭情况,然后再做打算。

    她一到那边,就看见自家姑娘一个人虚弱地躺在床上,冷锅冷灶,没有一个人看护着。

    她立即就有些恼了,那男人跟自家姑娘来往,现在这又是什么一个态度!

    等到她知道自家姑娘怀孕流产,天虽然不冷,她却从头冷到了脚。

    怎么能?

    怎么能这样?

    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自家闺女怎么能够变成这个陌生而又傻气的人!

    她自己就是二婚,所以并不觉得二婚不好,但这种吃干抹净还让人家擦嘴的行为,实在是阴损。

    而闺女也是够傻,“怀孕了”这是一张多好的牌,竟然给打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