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又遇上了
    “不用了。”

    高志国拒绝,“我和她们是一道来的,肯定要一块走,你先走吧。”

    他知道自己是迁怒,也知道或许自己该感谢他,感谢他的到来能让他早一点发现妻子的身体状况。

    可是他做不到。

    妻子是在他出现的那天晕倒的。

    陈烬不置可否,转向冯念和林微道,“不知两位是去大院,还是——”

    前一句对准了冯念,后一句对准了林微。

    林微瞳孔一缩,眼睛微微眯起,这人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因为梁芜茵的事儿,他把唐家和冯家都查了一遍?!

    不管怎么说,这人只要跟高志国有关系,那就好处理了。

    不等林微说话,冯念先开了口,“不劳驾你了,我们骑自行车来的。”

    这小轿车,坐人刚刚好,自行车根本找不到地方放。

    说着,跟高志国告辞离开。

    俩人骑着车子,离得有一段距离,林微才问冯念,梁芜茵孩子的父亲是谁。

    之前在大院,她们说来说去,都没有提到孩子父亲的名字,而是以“他”,或者“那个人”来称呼。

    所以到现在她只知道大致事件,但却不知道人物名字。

    眼前这男人她见过,就在上次和两位老爷子去听相声的馆子里,他还和梁芜茵在一起……

    “我没见过人,只知道叫陈烬。”冯念道,“你认识他?”

    媳妇儿这表情,似乎吻合了她的猜测。

    “嗯,见过他,但不算认识。”

    林微说着,把听相声那天的事儿跟冯念简单讲了一遍。

    “照你这么说,估计是八九不离十了。”冯念说道,“这也算是家丑,再加上前一段时间我也挺忙,就没咋关注,只知道事情,也没特别去注意谁是谁,反正有家里的男人处理,我就没管这些。”

    一般来说,对外的事情大多是男人处理。别人家她不知道,但在唐家,一般都是这样来的。

    谁知道事情棘手,拖到了现在。

    “平案父亲跟他关系似乎不太好……”林微叹了口气,“这样的话,还真不好开口说和。”

    冯念也是点点头。

    她从小就被她亲爹教育,说什么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事情,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啥的,就连救死扶伤,也不要想着受惠等等之类的。

    所以,她对林微的说法很是认同。

    俩人正骑着车子,旁边有个人追上来。

    “干娘,你们也走这条路?”父亲带他去过干娘的院子,回来也给他看过地图,方向不太对。

    高平案有些疑惑。

    他坐在高志国自行车的后车座上,眨眨眼,有些不解。

    高志国也问出声。

    这个方向不是去大院,也不是去那个一进院子。

    “是这条路没错。”林微报了一下二进院子的地址,笑道,“没意外的话,我以后就住这儿了。”

    这二进院子,跟个花园似的,地段也很好,再加上之前装修弄了个地下室,她还准备把其中几间屋子弄成收藏室,就更没理由不住在这儿了。

    话一说出口,高志国眼神一阵诡异,就连高平案都瞪大了眼睛。

    “哈哈,怎么?难不成你们也住在那儿?”林微笑一声,“说起来,我还没去过你们家呢。”

    “嗯。”

    高平案点点头。

    啥?

    “我在那儿住了一段时间了,怎么没过见你们?”林微车把扭了一下,赶紧又稳住,“真的假的?还能有这样的巧合?”

    “真的,离你们隔了一条胡同。”高志国点头,说话的声音都带了一点明显的笑意。“这还能做邻居!”

    看来林微收获不小,还能买那个二进院子。

    “那个二进院子的主人,出了名儿的爱花惜草,就那一院子的花花草草都值大钱。”高志国感慨,“你能买到,不管怎么说,都是赚的。之前有人开价不低,整整高出市价的一倍,可这院子的主人愣是没卖。”

    高志国闲话笑道,“没想到平案的干娘还是个有大福气的人。”

    按照林微的财力,当时应该是出不到原价一倍的价格的吧?

    “是我走了狗屎运。”

    林微笑道,“也是赶巧了。”

    真要是高志国的这个说法,那原来的房主人差点亏本卖给她。

    幸好,幸好她没贪小便宜。

    “都什么花?”冯念有点好奇,笑道,“你外公也喜欢这些花花草草,到时候你要是没空,尽管甩手给他,让他给你照顾。”

    林微暑假回家,这段时间是热的,万一花草缺水旱死,那就太可惜了。

    “您第一次去?”

    高志国疑惑了,林微不是喊“妈”了么?

    冯念点头。

    “这花啊,别的就不说了。就那三株牡丹花,足够让人垂涎了。”高志国说起来还有点羡慕,“听说这老先生要走,我当初还想买走这三株牡丹花,结果人不卖……”

    林微笑着邀请道:“明年四月,请你和嫂子来看牡丹。”

    “那可就说定了。”

    高志国话音刚落,余光中就看见一辆缓缓移动的轿车,赫然就是刚才陈烬开的那辆。

    林微见高志国沉了脸,似乎有些厌烦,于是和冯念笑道,“妈,外公他对药材更有研究吧?”

    冯念噗嗤笑了出来,“在中医眼里,几乎万物都有入药的道理。就拿牡丹来说,也是能入药的。既然这样,当作药材来养,似乎也没什么冲突。”

    如果没记错,《神农本草经》里就有牡丹的记载。

    林微一时无语,似乎还真就是这样,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中医做不到。就连蝉蜕和蚯蚓都能当药,这些植物,似乎也没有什么突兀之处。

    俩人是一边说话,一边注意着高志国的反应,见他眼里偶有纠结闪过,便不打算劝说。

    人容易钻牛角尖,你说多少遍,都不如让他自己了悟。

    说得多了,起了逆反心理反而不妙。

    林微和冯念先到了二进院子胡同口,跟高志国打了个招呼,便停下进了胡同。

    高志国看着后面闲闲跟着的小轿车,一脸的面无表情。

    这人烦不烦!

    “平案,抱着爸爸的腰。”

    高平案才一抱上,高志国车子穿梭在胡同里,滑溜的如泥鳅一般,很快消失在陈烬的视线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