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九十章 晚了
    “晚了。”

    陈烬笑得有点恶劣,又有点怜悯,“之前不知道姐夫跟唐家的渊源,所以,我做了一些可能得罪他们的事儿。”

    他从来都是睚眦必报,伺机而动。

    这唐家所处的位置,还有之前的一些巧合,足够他忍不住咬上一口。

    高志国:“……”

    这混球说什么来着?风太大,他没听清楚!

    陈烬笑出几颗牙齿,清俊的脸上,一派的温和无害。

    “什么情况?!”

    他都还没报恩呢,这就要结仇了?

    高志国中正厚重的脸上扭曲了一下,“你再说一遍!”

    陈烬“哦”了一声,把之前的话又说了一遍,一字儿不差,连语气都一模一样。

    “我!”高志国顺手抄起旁边的长把扫帚,一扫帚拍了过去,“你这小兔崽子,一回来就给我添乱!我非教训你不可!”

    先是妻子,现在又是孩子干娘,他还能上天跟太阳比肩吗?!

    陈烬不动,悄然敛息,扫帚打下去,把子立时断了。

    “高志国!”

    陈灵淑听儿子说林微就住在他们家不远处,刚收拾好一个果篮,准备和孩子一起送过去,结果就看见扫帚把子断掉的一幕。

    “你想干什么?啊?有什么仇啊?!”

    深深呼吸了两下,压下有些快的心跳,赶紧去扒陈烬的衣服。

    陈烬穿的是唐装,陈灵淑一时解不开,气道:“脱了给我看看!我给你擦点红花油!”

    这得肿起来!

    “姐,没事儿。我——”

    “你什么你,还不快点!”训斥了陈烬,转而看着高志国,“你够了没?出气了没?”

    高志国摸摸鼻子,低着头,看着盯着他的高平案,干笑了一声。

    陈烬无奈,只好解开扣子,露出完好无损的肩膀,“姐,你看,真没事儿。我在那边,他把我送进了一个私人武馆,封闭训练了七八年。”

    他被带走的时候,已经十八岁,早就错过了练武的最佳年纪。好在他根骨不差,身体柔韧性也好,这么被惨无人道的磨打之下,也练出了不错的身手。

    陈灵淑一听,心疼的不行,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

    “舅舅,妈妈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高平案板着小脸,拧着小眉头道,“你没有长记性么?”

    这是第三次了!

    第一次是刚开始见面的时候,第二次是和他爹起争执的时候,第三次就是现在。

    他爹以前说过,对待一个不友好的人,任他一而再,再而三,然后,后面就不用忍了。

    “我,我记住了。”

    陈烬叹口气,认真回答。

    被小外甥教训是个什么鬼?他都能从他眼睛里看出来他的意思了。

    他是要他不要卖可怜吗?

    可他真没有这个意思……

    “平案,怎么对你舅舅说话的?”陈灵淑严肃道,“还不道歉?”

    一阵沉默之后,高平案道:“我语气不好,这个该道歉。但舅舅也不对。”

    “舅舅该向谁道歉?”

    “姐,对不起。”

    陈烬从善如流。

    看着小外甥露出满意的神色,陈烬忍不住一把抱起他,大手使劲儿揉了揉他的脑袋,直到那头两指长的头发变得乱糟糟的才停下手。

    这小家伙大概不知道,他这么严肃说话,实在是可爱的紧!

    本来他面对十几年没见的亲人的紧张和无措,也因此消失,相处之间,毫无隔阂。

    高平案面无表情,瞥了一眼他极短的头发,放弃报复行动。

    “放我下来。”

    陈烬不放,看着陈灵淑道:“姐,你再生一个姑娘吧。”

    内地虽计划生育不假,但还没有明文规定。只要交的罚款足,做的贡献够大,弄个指标,再生个孩子,并不太难。

    况且,这俩人并不在体制内。

    “说什么呢!”

    陈灵淑红了脸,她跟丈夫都多大年纪了,还生呢!

    “平案没个伴儿……”

    陈烬看了一眼小外甥,才慢慢说道。

    人这一生能有个牵挂的人,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儿。

    “好了,你别说了。”陈灵淑牵着高平案,“既然你们没事儿,晚饭看着做吧。我和平案去他干娘那儿坐坐,等会儿回来。”

    高志国看一眼陈烬:“你去做饭,给你姐尝尝那边的口味。”

    陈烬嘴角抽了抽,目送陈灵淑走远,这才出了院子,站在门口拍了拍手。

    “去找个粤菜厨师过来,十五分钟。”说着,把钥匙扔给了出现的一个人。

    高志国:“……”

    陈烬进了院子,见高志国一脸的便秘之色,笑得有礼:“姐夫?”

    “行了行了,别再叫了。刚才你姐在家,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好问,现在她出去了,你就趁这段时间,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跟我说一遍。”

    高志国眯眼看他,“冯老爷子要给你姐看病,我不希望你影响两边的心情。”

    “我以为姐夫不问了。”

    陈烬自顾自地进了客厅,找个椅子坐下,“唐济的继女怀了我的孩子,然后我没要,她母亲来找场子,说我藏匿枪支,然后局面就这样了。”

    他语言简洁,只说事实,经过也是凝练的不能再凝练,高志国一脸面瘫。

    “姐夫不懂?”

    陈烬想了想,从头开始讲了一遍,然后才问道,“姐夫懂了么?”

    高志国满心抑郁:“……”

    他能说他不想懂吗?

    “你——”

    “姐夫不必多说什么,我跟梁芜茵从来只是交易,她跟我的时候,不是第一次。”

    陈烬没觉得有隐瞒的必要。

    “她想要财,我给了她现金和固产。她再想要别的,没有。自己贪婪造成的后果,我不会承担。”

    临街的三间铺子,外加一个四合院,还有一万现金。

    高志国:“……”

    这叫什么事儿?

    “既然唐家老大一支的人有恩于咱们家,冯念又给予了咱们一次看病的机会,那此事儿可以商量。”

    陈烬说着,听见门响,见一个厨师模样的人进来,站起身过去,仔细看了一遍,道:“手。”

    那厨师知道什么意思,也没多问,直接伸手给他看。

    指甲贴着肉剪的,干净。

    “清淡一些,对脾胃好一些,速度快一些,尽量半个小时完成。”

    说着,指了指侯在门口的人,“去打下手。”

    “明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