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九十一章 有条鱼
    关于陈烬的私人问题,高志国没有说什么。

    他盯着陈烬看了一会儿,“不能轻易翻过去?”

    “姐夫,我的身份不仅仅是投资商。”毕竟是国家的一部分,即便现在还没回归,但也有关注。

    他是什么人,有什么背景,有什么资源,能带来什么,能引导什么,这估计都是上面的人知道的。

    如果他猜的没错,他在他们眼里几乎没有什么秘密。

    “如果携带枪支,我会一个什么后果,你应该知道。”

    大陆本就不允许携带枪支,管理的又很是严格,他如果轻易妥协,并不如坚持咬下去得好。

    “如果,那边要求你娶——”

    “不可能。”陈烬笑,“没有人能。”

    陈烬笑得太沉,高志国一时间没了言语。

    而林微那边,开了门让冯念先进去,这才把自己的自行车给推到院子里,因为等会儿还要出去买菜,所以门只是虚掩着。

    冯念一进院子,激动了。

    “我的天!”

    没有人不喜欢美的东西,这院子里的花草错落有致,还有假山小水池,大概是仔细思量过的,院子里的花儿几乎没有断过,这个开败,那个又跟上去,而且颜色也有讲究,给人以层层递进的感觉。

    凤凰木的绚烂,凌霄花在墙上的攀缘,郁郁葱葱,生机无限。

    还有她叫不上来的花草,看着心都飞起来了。

    “妈,你先看着。我把东西放一下。”

    林微弯了眉眼,“喝杯水,等会儿咱们再去菜市场。”

    “诶,诶。”

    冯念头也不抬,从门口,一路看过去。二进的院子不小,她走到后院的时候,陈灵淑就带着高平案过来了。

    林微去开了门,热情地把人请进来。

    陈灵淑跟林微打了声招呼,视线里脊被院子里的景致吸引,时不时地把视线落在上面。

    就连高平案这么一个沉稳的小人儿,也瞪大了眼睛。

    “干娘这里是花园吗?”

    他手被林微牵着,见旁边有个小池子,指了指,“有鱼吗?”

    “之前有几条。”林微答道,“只是有一段时间没来,里面的鱼就不见了。”

    水池大概半米高,除了底部的鹅卵石,里面还有大的石头,大概是大石头的存在,这里面的鱼才没有保住。

    猫的柔韧度太大了。

    “有乌龟么?”

    “没有。”乌龟,她害怕那东西,又怕它爬出来到处乱钻,就没养。“咳咳,只有花草树木。”

    林微见他好奇,笑道:“到时候我养了鱼,邀请你来看。或者,你也可以拿鱼在这里养。”

    “嗯。”

    高平案一笑,化解了他的小沉稳,透着小孩子特有的天真可爱。

    林微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因为她的这句话,她这个后来养了七条锦鲤的水池里后来混进了一条筷子长的草鱼……

    陈灵淑是个温婉的人,腹有诗书气自华大概就是说她这样的人。

    林微在李启和王阿珍那儿学了不少东西,后来因为孙城固和陈士林的关系,更是结识了如林老这样在某一个区域颇有建树的老人。

    如此,两人交谈颇为自如,一时间竟有些至交好友的意味。

    跟冯念和林微道了别,牵着高平案走出了很久,陈灵淑眼里还带着笑。

    送走陈灵淑,林微才拉着一脸兴奋的冯念去菜市场。

    知道冯念会时不时地做手术,林微选了一条包头鱼和一些应季蔬菜,并没有买红肉。

    冯念看着,也没说什么,趁林微去买水果的时候,买了一块羊肉。

    “不用顾忌我,我心理素质好着呢。”买了肉,冯念走到林微面前,扬了扬手,笑道,“我只会买,可真料理不了这个,就辛苦你了。”

    林微笑着点点头。

    夏天吃羊肉的人极少,因为羊肉本就是热物,再吃,就有些燥了。

    “那我去买个萝卜和一些大料。”现在还没有人卖甘蔗,如果有的话,放几节劈成手指头长短的甘蔗,再放一些香叶,其他什么都不放,就能去腥味,还能滋润一些。

    俩人买好东西出来,天有点黑下去。林微想着买的那么一大条的包头鱼,还有这么一大块羊肉,提议道:“妈,要不去大院?”

    这些也吃不完啊!

    她明天不上早读,但上午的复习课还是不能缺的。下周就是考试周了,还是得更进一步。

    夏天肉类不好放,用盐腌上真不如新鲜着吃好。

    “用盐腌上吧。”冯念道,“吃不完我就明天带回去,中午做给他们吃。你明天还要上学,来回跑,太折腾了。”

    说着,笑得开心道:“咱们吃鱼头炖豆腐,再来羊肉小炒,正正好。”

    “嗯。”

    林微点头。

    冯念这个人极好相处,俩人独自一处,倒是开心的很。

    她估计是很久没在休息的时候这么任性自在了,浑身都有点青春活泼的感觉。

    林微和冯念大概不知道,就在她们走了没多久,梁红英也离开了大院,接着没过多久,梁芜茵也过来了。

    唐政问话,梁芜茵也是有所保留。他看得出来,老爷子自然也看得出来,俩人耐心便少了许多。

    “爹,能找个人说和一下吗?这孩子也是个傻的,出了这事儿,除了嫁给那个人,她能有啥好日子过?”

    梁红英红着眼,“爹,你就看在唐济的面子上,找找大嫂那边的人吧?”

    说着,劈手打了梁芜茵后背一下,“还不求求你爷爷,你个傻子,咋就那么轻易相信男人的话了。”

    梁芜茵本没有要来的意思,但经梁红英这么一说,心里也有点念头,只好来试试。

    “爷爷,求求你了。”

    梁芜茵哭道,“我这样子,以后嫁给别人,只是成仇。如果和他结婚,对我爸也是好的,他在那边的资产只要拿出来三分之一,足够我爸迅速做出来政绩。”

    三间铺子,一座四合院,还有那些现金,也只是他指缝里溜走的一丢丢。

    “呵,老二要是靠这个做出政绩,我能一枪崩了他!”

    唐老爷子气笑了。

    这把哪个当成软骨头呢?

    “你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