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九十三章 谢谢你
    梁红英一直走,一直走,直到离大院有很远一段距离,这才停下来。

    她回头望着大院,眼里有些灰败。

    以前……

    老爷子的脾气不好,这谁都知道。也就是这几年,他的脾气才慢慢收敛下来。对小辈,他从来不会一味的宠爱,不管是唐慎还是自家儿子唐耀,都是该说就说,该骂就骂,要是再不行,那就直接动武。

    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他眼里再没了这个人。

    这根本不是长辈对小辈儿的宽容大度!

    他在无视,他在无视自家女儿!

    按照他的性子,自家女儿以后休想踏入大院一步,休想再跟唐家牵上关系了!

    梁红英有点抖,女儿到底知不知道,她打破了唯一一点儿能够维系她和唐家关系的纱布?!

    即便是她有钱了,有房产了,那又如何?在这个首都,如果牵扯到利益关系,有的是人踩一脚!

    她把保护伞给扔了!

    老爷子和唐政不会再对这层关系维持表面上的和平。

    唐济更加不会!

    他本就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他的原则就是他的底线,这个底线被毁了!

    她潇洒地走了,她以后又该怎么自处?

    她的事儿,她和唐济的事儿,原来唐家人都看在眼里,只是不说罢了……

    梁红英脑子一片空白。

    梁芜茵如果进了监狱,以后唐耀该怎么办?她又该怎么办?

    血缘关系永远断不了,以后会不会有人说,看,那个人有个坐牢的女儿;看,那个人有个坐牢的姐姐……

    梁红英失魂落魄,而又迷茫,她捂着脸,慢慢在一丛冬青后面蹲下。

    老爷子和唐政相顾无言地吃了饭,便各自洗漱睡去。

    而冯念抢着刷了碗之后,便兴致勃勃地在院子里继续走。

    这院子里隔一段就有一盏灯,全部打开的时候,亮如白昼。

    直到九点,俩人才洗漱好。

    林微从里面关上房门,回来的时候冯念正看着她。

    “妈?”

    林微询问地看着她。

    这是有事儿?

    “我想跟你说的是,你二婶她们的事儿,就让她们自己折腾去。咱啥也不用说,啥也不用做最好。”

    冯念抱着软枕,“最起码不能主动,顺其自然吧……”

    她们猜出的事情,陈烬和高志国也能猜得出来。

    如果她们找他们去说,那当然可以解决。但以后再想如现在这样和谐,那就难了。

    如果陈烬主动放手,到时候再拉着高志国一起吃个饭,表示一下感谢。

    不管梁芜茵到底是个什么人,如果这事儿陈烬按下了,那承情的就是唐家。

    “嗯,好。”

    林微说着,也上了床,“妈,你既然喜欢这个院子里的花木,我明天给你一把钥匙,你想来就来玩。”

    “不用不用,我要钥匙干什么?”冯念摆摆手,“你也知道,我经常在医院,要么就是在大院里面,很少会出去玩。就是想着医院万一有搞不定的事儿,我还能赶紧跟过去看看。”

    这确实是事实,能熟练动刀子,且在某方面有一定建树的医务人员,不多。尤其是那十年一搞,人就更少了。

    任务重,责任大,身为医者,随时待命。

    冯念想想这两年医学生的增多,心里有了点安慰,笑道:“再说,我这个人也是有点儿懒的,如果有人陪着还好说,如果没人陪着的话,我也不想去哪儿。真要想到这边玩,你到时候回来了我再来。”

    这是小两口的窝,她要钥匙干什么?

    俩人要是有了孩子,她要把钥匙,退休了好接送也算是个理由。

    现在,她要是接了钥匙算个啥事儿?

    见冯念神情不似作伪,林微又让了一下,这才不纠在这件事儿上。

    她躺下,冯念关了灯,让她赶紧睡觉,明天还有精力上学。

    林微应了一声,闭上眼睛。

    幸好婆婆比较明事理,知道远近亲疏,没有想着让她去牵线搭桥,把梁芜茵这件事情给压下去。

    高志国不待见陈烬,她要是开了口,他势必会低头,跟陈烬握手言和,帮她把事情给压下去。

    这是她不愿意,也不想见到的。

    其实,扪心自问,她从来没有一点想法去帮梁芜茵。

    梁芜茵如何,跟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她所在乎的,无非就是唐家会不会在这件事儿里毫发无伤而已。

    现在陈烬知道了这么一层关系,她能断定,他定然不会让事情升级。

    梁芜茵,有极大的可能逃过这一劫。

    她有点可惜,也有点好奇,如果梁芜茵真的坐了牢,她以后会如何?

    报复社会?

    还是继续用她惯有的手段,让自己过得舒心?

    这样想着,林微渐渐有了睡意……

    第二天天亮,冯念煮上了粥,这才继续爬到床上。

    林微以为她只是上个厕所,看了一下时间还早,便没有起来,继续躺着睡下去。

    昨天,骑着自行车跑了几个地方,时间太久,她腿都有点酸。人一疲累,睡得就沉。

    等冯念喊她吃饭,她才迷迷瞪瞪地去洗漱。

    洗漱完,这才恢复了精神,笑着说了几句好话,这才去剥白水蛋。

    是的,冯念最常用的做饭方法就是煮。煮粥,煮白水蛋,这些都难不倒她。粥的米水比例极好,白水蛋剥开之后,捏一下,还能感觉到溏心。

    那咸菜更是被她切的粗细均匀,肉眼看不太出差距……

    林微突然觉得,她以后还是不要让婆婆动刀子的好。

    这么一个切工,她很容易就想到别的地方去了。

    “你昨天说了不上早读,我想着不能耽误你上午的课程,就起来煮了粥和白水蛋。”说着,冯念笑道,“我做别的东西不行,但是白粥和白水蛋还是难不倒我的。现在离你上课的时间还早,你慢慢吃,吃了洗了碗,咱俩一起走。”

    “嗯。”

    林微点点头,眼睛微弯,“谢谢妈您了。”

    虽说唐慎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在家的时间极少,但是婆婆好相处,老爷子也护着,也没什么可烦恼的了。

    “谢什么谢?”冯念咬了一小口蛋,看她,“我该谢谢你,你竟然能看上唐慎这小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