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九十五章 拦路
    考试周,时间可由自己安排。

    外语专业跟别的专业不太一样,别的专业到最后突击一下,还能多考几分。

    但外语专业的学生几乎不存在所谓的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的说法。他们的积累在日常努力中,即便是要考试了,大多数也是背一些作文可能会加分的短语和词汇。

    当然,这个年代的人对知识有着如饥似渴的需求,几乎不存在临时抱佛脚人。

    林微期间回去过一次,主要就是看看孙芳那边做的衣服如何了。

    冯念和冯老爷子,还有唐老爷子,都对她挺好,所以投桃报李,她也真心想表示一下。

    李启和王阿珍那边,有她和孙芳在,几乎没有缺少衣服穿的可能性。

    过去的时候,孙芳已经把衣服做好了。毕竟裁缝店的人不少,再加上有她助阵,这衣服做好的时间比她预想的要快。

    当时是中午,她拿了衣服,便直接坐车去了大院,家里没人,她只好把衣服放在执勤的小战士那里,托他们给唐家人。

    林微一边把自己床铺上的东西卷起来,找凉席搭在上面,一边想着,都是应季的衣服,估计这会儿应该穿上了。

    背上挎包,再次检查了一下柜子和床铺,又把自己挎包里的东西检查了一遍,见没什么遗漏和疏忽的,才出了宿舍楼。

    考试结束,也该是她回家的日子了。

    “小钱?”

    林微看到门口站着的人,快步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她记得跟冯念说过,回家的事儿不用麻烦小钱,唐慎已经给她找好了车来着。

    “也没啥,就是来送点东西。”小钱说着,往旁边走了走,示意林微跟过来。

    走过去,林微站定,“什么东西?”

    “这是首长他们准备的。”小钱指了指放满了东西的车座,“说是让你带回去给父母家人。您给看好了,里面有一株是野山参和一些黑枸杞……”

    小钱说完,林微才道:“现在开车往一进院子那儿走。”

    因为唐慎找好了人把她送回去,所以她根本不用买什么车票,直接去俩人约好的地儿等着就成。

    本来打算收拾好东西,直接就目的地的。现在看看,得绕一下道儿,把东西卸下来。

    她这次回家,是去接人的。所以,能不带回去的东西就尽量不带回去,省得来回折腾。

    刚见小钱的时候,她还想着让他把车开回去,东西就先放在大院儿。转念一想,这样做似乎不太妥当,干脆就去一进院子,把东西搁那儿。

    “诶,好。”

    小钱应了一声,见林微坐好,这才发动车子。

    一进院子,除了彭兵,就是黑点和大壮。张军周三回家,要一阵子才能回来。

    帮着把东西搬下来,送走了小钱,林微看了一下表,也不多说,“我回家了,你自己注意一下。”

    她没有说过从哪儿上车,所以小钱对于要把东西放在一进院子里根本不觉得奇怪。

    “嗯。”

    张军看看太阳,估摸了一下时间,“要不要我去送你?”

    虽说不用去火车站,但到目的地那边太迟也不太好。

    “不用了。”

    丢下这么一句话,林微迅速转身往外走。

    她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有王诚指定的车和人在了。

    “抱歉抱歉,让您久等了。”

    王诚指给她的人年纪比较大,黝黑的脸上有几道比较深的皱纹,眼神却很温和,正好中和了他的寡言。即便是不说话,也能让人感觉到自在和安稳。

    他开了一辈子的车,不管是对路况,还是对于车子的保养和修理,都是经验十足,是车队里的老师傅。

    这人是王诚本家的,都姓王,叫王路宽,林微喊他叔。

    “我也是刚到。”王路宽笑道,“你检查一下自己有没有漏带的东西,如果没有的话,咱这就出发吧?”

    林微已经检查过两遍,没有在检查的必要,于是跟他说了,直接出发就好。

    王路宽开的车子并不是货车,而是篷车。三个轮的,前面一个车头,后面俩轮子,车身长约两三米,上面篷子,雨淋不着,太阳晒不着。

    “你就这么一路坐回家?”

    王路宽和气地笑道,“要不拐个弯儿回家,拿一床被子或者凉席,你就躺在车里睡?”

    躺着,总比坐着要舒服多了。

    “不用了,就这么回去好了。”

    “那行,你上车,咱们出发。”王路宽也没有执意相劝。

    年轻人嘛,体力精力都好着呢。

    王路宽开车的技术着实不错,有一些路面崎岖不平,他也能过去得很安稳,即便能够感觉出来一点颠簸,但却不会颠簸到让人想吐。

    林微坐在靠近驾驶座后面的一个方形通气孔旁边,跟王路宽偶尔说句话,但却不敢太频繁。

    提神固然好,但分散精力就不错了。

    中间加了几次油,顺顺利利地到了镇子上。

    她回家的具体时间因为不确定,又怕父母天天等着,于是就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这会儿一到镇子口,就有一些小孩子欢呼着追着车子跑。

    因为食品厂的事情,这些小孩子见惯了货车或者别的车,但仍旧挡不住对车子的天然渴望和接近。

    王路宽怕哪个小孩子冲撞上来,车子开成了龟速。

    那些小孩子是见过林微的,又因为父母经常念叨大学生啥的,一看见车厢里的林微,就有只穿一条裤衩的小男孩跑着喊着,“林果,你姐林微回来啦!”

    他一喊,别的小孩子也反应过来了,跟着喊起来。

    还有个孩子跟猴子似的,趁着篷车龟速前进,直接扒着就窜了上来。

    “林果姐姐,你爸和你妈不在家,我早上看见他们往旺山村走,还背着锄头。”

    正说着,又一个孩子窜了上来,“林果姐姐,林果在家!”

    王路宽也是无奈,熊孩子胆儿都挺大,他光看后视镜也知道这些孩子在干什么,索性停下,问林微咋办。

    林微见没有小孩子再上来,这才让王路宽继续前进。

    而进来的小孩子,她从挎包里掏出一把奶糖,递给其中一个孩子,“你俩平分。”

    这些是路上打发无聊带的,给了他们,估计也就剩下四五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