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七百一十三章 惊吓
    那人立即抬头,眼睛骤然亮得可怕,看着程姥姥宛如看见了救世主,“您,您会接生?”

    “人呢?”

    程姥姥点点头,“在车里?”

    她似乎听见里面有呻吟声。

    林微看着那人,瞪大了眼睛,这不是李琅吗?

    那次俩人并肩作战,最后跑到人家演练区被抓住,差点被审讯的时候,是这姑娘的亲戚认出了她,俩人才免于被处罚来着。

    她怎么在这儿?

    这样想着,林微拍拍林果,一边把做了一半的饭的锅端下来放在旁边,一边说道,“果儿,过去再拿一个锅。”

    不管如何,做两手打算吧。

    万一来不及,在这儿生,总要一些干净的暖水。

    程曼也反映了过来,赶紧跑了过去。

    程姥姥已经查看完毕,探出头说道:“羊水破了,但流得不算快,等会儿垫高了,应该会好很多。但怕万一,还是赶紧送医院,她早产。”

    王路宽已经上了小轿车的驾驶位,“程亮,你和大家在这儿守着,我和你娘还有这两位过去。”

    程姥姥正要让程曼跟着,林微拿着包和枕头抢先了一步,“姥姥,医院里的流程我熟,我跟着过去吧。”

    说着,一回头,对程曼说道:“妈,车里空间小,人多了对产妇不好,您和我爸他们现在这儿,那边安顿好了,我们就过来。”

    李琅看着林微有些发愣。

    “还不上车!”

    林微冲着李琅喊道,“孕妇不能等!”

    等李琅手忙脚乱地上了车,王路宽迅速把车往他脑子里最近的医院开去。

    程姥姥把林微手里的枕头接过去,三两下垫在孕妇的屁股下面,抓着她的手道,“你别这样呼吸!现在不要用力,呼吸都要慢慢来,放轻松……”

    “大娘,我孩子还不足月呢……他会不会有事儿?”曹芸慧紧紧抓着程姥姥的手,哭着说道,“都怪我,都怪我……”

    说着,有些激动起来。

    林微皱眉看着她,见她还是不能平静,冷声道:“你再这么激动下去,孩子没事儿也得变成有事儿。我经常去医院,你这种情况多了去了,只要别太激动让羊水增快流速,孩子不会有事儿!”

    事到如今,林微也只能三分真七分假的安慰她。

    她上辈子又没生过孩子,怎么知道有没有事儿?

    “老一辈儿的人都说七活八不活……呜呜……我这孩子八个半月了……怎么办?要是孩子没了,我还不如去死……”曹芸慧脸色惨白,嘴里喃喃道。

    见她这样听不进话,林微看了程姥姥一眼。

    程姥姥板着脸,也不敢甩她一耳光,就怕刺激之下,她产生宫缩。

    “表姐,你别……”

    李琅坐在副驾驶,扭着身子往回看,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都怪我,我不该说表姐夫的事儿给你听的……”

    她听说表姐夫最近出了任务回到了部队,想着表姐从怀孩子到现在,一直没见过表姐夫,就想带她去看看。

    结果,谁知道孩子会提前发动。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她啥办法也没有。

    “李琅!”

    林微有点恼,本来孕妇就情绪不稳定,这一提什么表姐夫,孕妇情绪更不稳定了,现在说是心如死灰也没差了!

    “现在孩子能不能活,就看你了!”林微声音微微提高,指着程姥姥胡诹,“这是我姥姥,十里八村接生最好的。她的话,你信不信?”

    曹芸慧看向程姥姥,眼神里微带希冀。

    “你的羊水已经不流出来了,宫缩也不频繁,撑到医院,到时候母子平安不是难事儿。”

    说着,程姥姥看她一眼,“不过,你再这么激动下去,孩子就说不定了。”

    李琅在林微威胁的视线下,宛若鹌鹑,再也不敢说话。

    程姥姥安抚好曹芸慧,顺了她的呼吸,车子里才安静下来。

    王路宽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他开着车,心里迅速计算着最近的路线。

    很快,车子到了一个市里。

    因为开车的人寥寥无几,再加上林微冲着外面喊路,很快庞大的自行车群分开两侧,让车快速通行。

    等车停下,林微迅速跑去急诊室,说了一下情况,很快就有几个人抬着一个担架跟了上去。

    下过雨,医院里有些路不太平整,担架更加平稳一些。

    把人抬上去,林微让李琅和程姥姥跟上去安抚,她自己则是去忙着走流程。

    车子之前直接停在了医院门口,这会儿王路宽在找停车的地儿,也没办法跟上去。

    医院是林微前世今生常去的地儿,流程再也没人比她更熟了,迅速交钱把事儿办妥,她也跟了过去。

    她过去的时候,曹芸慧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

    因为羊水有点浑浊,需要立即动手术,进行剖宫产。

    这话一说,李琅腿一软,一下子堆在地上。

    程姥姥听过,但没见过什么剖宫产,听医生讲了一下,也有点愣。

    “哪个是产妇家属?赶紧签字儿上手术台。”

    医生见没人说话,急了,“羊水虽是轻度浑浊,可她不足月份,情况又紧急一些。”

    “李琅,起来签字儿!”

    林微照她背上狠狠来了一巴掌。见她回过神儿,赶紧跟医生说道:“她是产妇妹妹,家里目前直系亲属和丈夫都无法赶到,您看她是不是可以签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李琅拿着笔,突然懵了,哭道:“我,我忘记我的名字咋写了……”

    林微:“……”

    医生:“……”

    “来,闭上眼,吸——气——,呼——气——,好,再来一遍。”能有啥办法?林微只能用这么一个笨办法让她平静。

    她知道她叫李琅,可她不知道是哪几个字儿,对于提示她什么,也无能无力。

    这次呼吸之后,李琅把自己的名字颤颤巍巍地签在了纸上。

    林微抽出来递给医生,微微躬身,“麻烦您了。产妇是军属,跟丈夫很久没见过,请尽量保全大人和孩子。”

    “放心,不管是谁,我们都会全力以赴。”医生说完,迅速把人清出去,给曹芸慧做了简单的术前清理,就把人给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到一半,李琅看见又有一波医生进去,吓得眼泪“啪啪”往下掉。

    林微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吧,这孩子幸运者呢!”

    最近的医院是市医院,这算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儿。

    相比县医院或者镇上的诊所,市医院更有保证。不管是医生,还是药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