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七百六十七章 跟我说
    结束了第一天的正式访问,到了晚宴时分,气氛便有些迷之轻松。

    似乎之前的刀光剑影没了,只剩下和气生财这一项了。

    外交上,自己国家有软有硬,符合国际形势,但又树立了求合作的态度。

    别人怎么想,她不知道。

    但是她还是很兴奋的。

    起初,她以为这次的出访,完全是对方碾压自己国家,没想到,国人腹黑手段还是使用的炉火纯青的。

    晚宴,林微也是跟着那位面带笑容的先生,这个时候,气氛轻松了一些,谈的也就是对方国家的风俗习惯,人文历史了。

    他说,她翻译,配合的相当之好。

    起初,先生还会照顾一下她,给她思考的时间。后来见她似乎并不需要这么一点时间,干脆就恢复语速了。

    林微声音清脆,说起外语,后劲儿还带一点醇润。到了晚宴结束,对方突然夸了她一句,林微翻译成了惯性,顺嘴就翻译了出来。

    话音一落,她愣了一下,随即去看先生。

    却见先生和对方相视一笑,似乎一切尽在不言中……

    林微有点囧,但却觉得自己棒棒哒。

    她的任务如此,一丝不差地把对方的话翻译过来,才是正事儿。

    回去的时候,等整理好了今天的内容,先生温厚地问道:“小林啊,学外语学了多长时间了?我听你发音和翻译速度,以及准确度,都像是经年累月练习出来的。”

    他有自己的判断。他讲什么,对方的表情足以说明一切。所以,他才说准确度。

    “我从小就开始学了,到了大学之后又遇见了很好的老师,所以就有了一种厚积薄发的突破性提高。”

    林微答道。

    “嗯。”

    先生点点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有老师的功劳,当然也有你自己的勤奋努力,二者缺一不可。”

    说着,忽而一笑,“怎么样?跟着我这一天累不累?”

    老一辈的人,都有点儿通性,说话做事儿,都喜欢讲究,引经据典,旁征博引,他不止一次被那些小朋友嘟囔了,都说让他使用成语悠着点。

    要他说,华夏文字多美啊。

    寥寥几个字儿,可以淋漓尽致地表达出各种意思。

    咳咳,就是翻译起来麻烦困难了一些。

    不过,今儿倒是尽兴了!

    他就看对方表现出细微的表情,也猜得出来的,今儿,咳咳,有点艳压群芳了!

    “……还好。”

    林微委婉了一些,给了他俩字。

    “哈哈哈哈!”先生笑道,“还挺实诚。行了,去休息吧,明儿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今儿只能说是试探前行。”

    林微见他感慨,隐隐目露疲色,想到他的年纪,赶紧鞠了一躬,跑去休息。

    好吧,时差都没倒就开始工作,还神经一直绷着,这会儿他一说去休息,她的疲惫简直铺天盖地了。

    洗完澡,刷牙洗脸洗头发,吹干之后倒头就睡。

    第二天,大家又整装待发。

    这一天的交谈,果真比昨天更为犀利。想着先生那么大年纪还在为了推销自己的国家而不遗余力地奋斗着,她就卯足了劲儿,比第一天还认真翻译着。

    几天的行程眨眼即逝,这次收获还是不错的。最起码主权问题倒是高度统一了,现在还被外国人统治着的岛,前面加了俩字,再也不能代表华夏独自行事儿。

    一下飞机,他们并没有各回各家,而是继续整理文件资料。

    本来就是十一月份中旬出访的,等林微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份了。

    再过俩月,也就过年了。

    因时差和饮食带来的不适,也在回国整理资料文件时消失殆尽。

    这会儿走出部门大门,看着门口站着穿着绿色军装,军鞋锃亮的某人,林微欢呼一声,跑了过去。

    “你休假了?!”

    这人,也不知道在这儿等多久了!

    “嗯。我来接你。”

    唐慎摸摸她的手,变戏法一样掏出一个鹅黄色围巾给她围上,见她还在看他,咧嘴一笑,“惊喜?”

    他来接她,很惊喜?

    “嗯。”

    林微点点头,认真道:“很惊喜。”

    只不过——

    “你怎么黑那么多?哈哈哈!”

    倒是不瘦。

    “我黑,你才能白啊。”唐慎拍拍她的肩膀,“看路。”

    还好,这些天各种吃各种补,人终于没那么瘦了。

    只是,黑不容易变白,除非捂着。可他们的训练量在,肯定没机会捂白的。

    “你黑,大家才能白。”

    林微想到儒雅而又斤斤计较的先生,看着他感慨了一句。

    不是他和他们战友阳光下的付出,他们这些平头百姓哪里有机会讲究什么个人发展,个人仪表啊……

    “行了行了,别给我灌迷魂药了。”

    唐慎听懂了她的表扬,咧着嘴忍不住笑,可还是谦虚了一句。

    林微见状,趁人不注意,抓了他的手握着,一会儿的功夫又松开了。

    “你发小结婚的时候,你是不是出任务去了?”

    林微闲话道。

    “不能问,不能说。”

    唐慎拍拍她的后脑勺,给了她一个眼神,“林微同志,保密条例看来背得不是很好啊……”

    林微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好吧,那唐慎同志,您能再给林微同志我温习一下吗?”

    她这不是她放松了,随口就问了么?

    还给她上纲上线!

    “行,趁着这回去的功夫,我就再给你温习一遍。”

    唐慎说着,当真把保密条例又给她背了一遍。

    “记住了么?”

    他笑道,“要是记不住,咱回去还能再抄写几遍,加强记忆。”

    虽说是玩笑话,但还是有一丝认真在。

    林微点点头,“我认罚。这样好了,等我休整好了,我就把保密条例默写三遍,到时候给你寄过去。”

    都怪她嘴快。

    她平时都记得很牢,他去哪儿她也从来不问,他做了啥她也不问,就是受伤了,她会骂两句。

    现在这样,她归功于见到了政治家们舌战群雄的英姿,心情激荡之下的产物。

    “行,写得好了,我给你买糖吃。”

    唐慎也干脆,笑道,“或者,你想要什么,跟我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