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七百七十四章 喜庆
    孙芳一噎,差点想要拧她。

    最后也只是拍拍她,暖声道:“睡吧。”

    明儿她虽然不用做什么,但结婚毕竟是人生中的大事儿,总的来说也不轻松。

    “嗯。”

    林微蹭蹭她的胳膊,低低应了一句。

    俩人闹腾得比较晚,第二天一早,还是程曼喊了俩人起床。

    见程姥姥身边站着一个手里拿着线,粉盒,还有镊子的人站在那儿,林微顿觉脸上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痛,搂着被子,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坚定拒绝道:“我不开脸!”

    虽然她没有尝试过,但把汗毛生生绞掉,那酸爽想想也就知道了。

    “不痛的。”

    程曼劝道。

    林微表示不相信,再三拒绝,“妈,你看我的脸!”

    说着凑到程曼面前,“你看!需要绞面么?根本不需要是不是?”

    程姥姥早年丧夫,因为这个,她平时也就给一些媳妇儿绞面,却没有给新嫁娘绞过面。

    所以,想来想去,跟程曼商量了,打听了一下,找了个儿女全乎的老太太过来。

    这会儿见林微不肯绞面,也是头疼。

    “闺女,我手艺很好,不会痛的。”老人家笑眯眯的,哄她道,“我们那一块儿,谁家结婚,都是找我去绞面的。绞了之后,皮肤可好了,保准漂漂亮亮的出嫁。”

    “我真不需要。”

    林微摇摇头,下床从挎包里掏出两块钱,“麻烦您跑了一趟了,真不好意思。”

    来回车费五分钱,早餐费四五毛,耽误一上午的功夫,给一块五,也算是合适的。

    林微给钱,老太太没有接,而是看程姥姥和程曼,“你们看——”

    林微眼里的拒绝太明显,而且是极度不配合的,不由叹了口气,“随你吧。”

    说着,把钱接过来,递给老太太,“麻烦您了。”

    老太太收了钱,说了几句大吉大利的话,转身走人了。

    现在生活好了,不少女人找她开脸做美容,平时她上门,收费都是一块五。如果人家找到家里,就收五毛。

    这次说来也是赚了。不过人家这么大一个院子,估计也不缺那点子钱。

    见那老太太走人,林微松了一口气,冲程姥姥和程曼讨好地笑笑,赶紧起床。

    孙芳看着她这样,“扑哧”一声笑出来。

    她还真就鲜少看到有她怕的时候。

    林微见程姥姥和程曼离开,这才拍拍胸口,一脸后怕地对孙芳说道:“都说不痛,怎么可能?那手表的链子缝隙夹到汗毛,都能疼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孙芳一愣,随即笑了个没完没了。

    别说,还真是这样!

    林微洗了脸,抹了雪花膏,想想,把头发全梳好,从头顶开始往下编了一个松松的发辫。

    照了照镜子,觉得还是太过严肃,又把前面细碎的绒发钩出来一点儿。这才起身穿上绿色的军装。

    现在还不是太冷,里面并不需要穿秋裤,穿好衣服,把上衣拽好,扣上皮带,腰身立即出来了。这样对着镜子一照,自己先满意起来。

    孙芳见她没提化妆的事儿,忍不住把之前准备好的粉饼,眉笔,口红拿了出来。

    “给,自己化。”

    她就猜这人没给自己准备这些,结果竟然还真猜对了。

    这可是结婚!

    见林微一愣,孙芳开始念叨她,“你说你不让给你开脸也就算了,素面朝天你也好意思?这是结婚啊!”

    “我化,我化。”

    林微告饶,比起给她开脸,她宁愿化点妆。

    “其实开了脸再化妆会更好。”孙芳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又道,“不过你这样也挺好看,阳光一照,侧面看会很温柔。”

    林微的脸比较白净细腻,几乎没什么绒毛,在光线下照着,人看起来很柔和。

    “还是孙姐好。”

    林微拍了一记马屁。

    如果不是她坚决反对,她妈和姥姥差点压着她开脸了都,那眼神,还有跃跃欲试的动作,她想想都觉得恐怖。

    孙芳见她开始化妆,也赶紧穿衣洗脸,等洗好脸,就见她把化妆品给收拾在了一块儿。

    这就好了?

    孙芳抬头去看。

    林微朝她笑笑,“怎么样?好看吧?”

    孙芳看了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说。要说她化了妆,不凑近看也看不太出来。要说没化,可是又跟之前不一样了。

    更精致,更出彩!

    “好看。”

    孙芳终究还是点点头,虽然不太明显,但只要好看就成。

    林微松了口气,幸好不用化那么浓。

    这边收拾好,那边程曼已经做好了饭菜,孙芳吃了之后,赶紧回去。

    王阿珍行动不便,虽然有轮椅,可是上下公交车只有李启一个人,还是不方便的。

    坐在床上,林微百无聊赖。

    她就吃了一个鸡蛋,喝了几口水。现在不能下地,只能等着了。

    程曼和程姥姥再次检查东西,看看还有哪里有遗漏。

    等到差不多了,把红布包着的,三颗红枣大小的布包给了她。

    “拿着,等到了新房那边,记得把装钱的这个红布包放到笸箩里,酵子放在枕头下面。”

    程曼叮嘱道,“千万别放错了。”

    想想还是不放心,“要不你再重复一遍吧?不然我还是怕你搞混了。”

    崭新的八块纸币,还有新鲜的酵母,都是好寓意。

    万一弄颠倒了,就不灵验了。

    林微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见她没说错,程曼放心了。程姥姥看着俩人,眼里都是笑。时间过得真快,几乎一眨眼,闺女的闺女也出嫁了……

    程曼念念叨叨,几乎忙得脚不沾地,可真要算起来,也似乎并没有做什么。

    林微眼里有些热气。

    这辈子,父母亲人都在,都看着她出嫁……

    真好!

    “哥!”

    林果一声兴奋地尖叫让院子里又重新热闹了起来。

    程曼和程姥姥赶紧出去,就看到院子里站着的林泽。

    “回来了?”程曼看着他愈发棱角分明的脸,有些不好受,“咋又瘦了?”

    过年那会儿就瘦,现在更瘦了。

    “没瘦,还是那么个体重,就是壮实了。”林泽拍拍林果的头,这才跟程曼说道,“我现在身体素质好着呢,这一年了,都是健健康康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