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七百七十六章 互相伤害啊
    林微看着哥哥林泽囧囧的表情,笑得不行。

    接触了太多军人,她早就见怪不怪了。

    “给你。”

    林泽说着,从军用挎包里掏出来一个小盒子,“这是给你买的结婚礼物。”

    他攒了一个月的津贴还有奖励,才买的这个。

    说完,想起林微手里握着东西,不太方便,干脆塞到她的挎包里,“等你方便了再看。”

    “是什么?”

    林看着那个小盒子,有些好奇。

    看起来,像是首饰盒子。外面是黑色的,合缝那里还有点红色的绒布包边。

    “你闲了再看吧。”

    林泽被这么追问,有点不好意思了,正想说点什么,却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大喝,新郎官来了。

    随后哄笑嘈杂声响起。

    林泽突然就有点不是滋味儿,他妹子这就要成为人家的人了。

    心里酸涩难受的很,定定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慢慢说了五个字:“你要好好的。”

    字字分量,重愈千金。

    林微眼睛腾起一股水汽,梗着嗓子,重重地“嗯”了一声。

    她一定会过的好好的。

    她一定会让家里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必考虑那么多,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的!

    随着哄笑声临近,林微眨眨眼,眨去眼里的湿意,翘起嘴角,笑问林泽,“哥,我好看不好看?”

    林泽没说话,只是点头的动作麻利而郑重。

    唐慎从门口看见林书浩和林果,二话不说,一个人塞了一个红包,旁边看热闹的见状,也开始伸手。

    那些半大的孩子,只是给了糖。小一点的,才给了个几分钱的红包。年龄再长一点的,直接递烟。

    等跟程曼林志远他们见完礼,这才往里面走。

    等到了门口,他不着痕迹地停了一下,整了整衣服,才进了东边的屋子。

    林微正穿着一身军装,坐在床上,见他过来,冲他一笑。

    桃面水眸,盈盈粼粼。

    唐慎心里顿时热起来,看着林微,眼里光亮惊人,稳着声音道:“我来接你。”

    接你回家,回咱们的小家!

    他眼里笑意明显而热烈。

    林微红着脸,“嗯”了一声。

    旁边人太多,家里人都在屋子里看着她,她突然就有些羞涩起来。

    唐慎上前,一把抱起她,起身的那一刻,他说:“谢谢你!”

    他所有想说的,都融在这三个字儿里。

    谢谢她理解他的工作,谢谢她的不抱怨,谢谢她愿意推迟婚期,谢谢她在他不能时常陪伴她的情况下还愿意嫁给他!

    “别说谢谢了。”林微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听着他激烈的心跳,涩涩道,“你再这样,我都要哭了。”

    哥哥刚才这样,他又这样,她都快绷不住了!

    这些人扎堆想让她哭吗?

    缓和了情绪,林微抬眼去找程曼和林志远,姥姥和舅舅。

    如果不是不让弄旧时礼,如果不是不想让别人抓住复旧的把柄,她想跪下给他们磕个头。

    程曼蓦地红了眼,摆摆手,无声道:“走吧。”

    唐慎点点头,这才抱着林微出去。

    随着鞭炮声响起,迎亲结束,坐满了人的几辆车缓缓离开。

    这个二进院子不是太远,自行车慢慢骑行,用不到一个小时。四个轮的,那就更快了。

    新房里,已经聚集了一批人,林微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在,笑呵呵地等着新娘子。

    院子里的花木,修整的极好,让人不忍破坏。小孩子被大人耳提面命,不能碰这些,有各色糖果之类的东西在,他们都还算乖。

    随着鞭炮声响起,有人喊新娘子来了,随即正房客厅里的人正襟危坐起来。

    等到随行的娘家人到场,新郎新娘才进了院子。

    林微虽然很想看看院子被他布置成什么样子,可在那么多人的围观阻挡下,她只能目不斜视地和唐慎走到客厅。

    庄中华是他们的见证人,他没搞什么噱头,直接按照结婚证上面的话念了一遍,又说了吉祥话,让他们互相宣誓,给父母一一行了礼,这就算礼成了。

    很快,大家转移了阵地,去了之前订好的饭店。

    唐慎朋友多,他安排的也到位,期间并没有出什么乱子。

    等到吃了喜宴,唐慎那边的几个朋友兵分两路,分别把双方的亲人朋友送回去。

    林微以为不累,可这么一套简化的流程走下来,也让她头大。

    幸好唐慎比较狡猾,敬酒一敬就是一桌,年轻的自然不干,非要补了几杯。那些年长的倒是随和,只是量力而行,并没有灌酒。

    等俩人再次往新房那边走,天已经有些黑下来了。

    他们结婚的时间是阳历十一月二十六,领证是五月十六,这一眨眼,已经快进入阳历十二月份了。

    天短夜长,到五点四十分天已经差不多黑透了。

    刚到胡同口,唐慎就把发小赶走了,这会儿见也没什么人,他蹲下来,微微侧转过俊脸,“上来。”

    林微也不客气,笑眯眯地趴到他背上,将脑袋搁到他的肩膀上,一副享受的样子。

    “那么舒服?”

    唐慎蹭了蹭她的头发,笑问,“我以后每年这一天都背你走走?”

    “好啊。”林微说着,突然想起来某人时不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哼哼笑道,“做不到怎么办?”

    话说的那样满,万一出任务,她就不信他能回来那么及时。

    唐慎顿了顿,有点脸疼。

    稍后才一本正经地道:“如果做不到,你自己选一天,我任由你处置。”

    这个,他还是能做得到的。

    “一言为定?”

    林微伸手去摸他的脸,却摸到了他下巴,那上面几不可见的胡茬子刺刺的,摸起来感觉挺奇怪的,又摸了一把,才道:“算了,你还是别说了。我总不会强迫你做不喜欢的事儿。”

    唐慎被她摸的哭笑不得。

    不过是点胡茬子,她还有点流连忘返了?!

    被她摸的有些痒,他下巴一收,在她摸个空的时候,一口叼住她白嫩的手指头,啃了一口,觉得还挺美味,又舔了一口,这就叼住不放了。

    刚才那一口啃的有些重,林微吃疼之下,就要把手抽回来,可他偏偏又不松口,捶他几下,他就啃几口……

    这疼可以忍受,但这人这么一个啃法,她总觉得有点怪。

    认真思考了一下,她头微偏,照着他脖子后面来了一口。

    呵呵,来啊,互相伤害啊!

    谁怕谁啊!

    好像谁还不能属狗似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