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七百九十一章 看望
    孙芳说话太严厉,听在程亮耳朵里,隐隐还有一些嫌弃,让他忍不住辩解了两句。

    孙芳无话,半天才冷着脸道,“你回去吧,我要去上班了。”

    她给自己每天规划好时间,按照这个点出发,到达店里的时间比店里要求的时间会提早半个小时以上。

    如果再耽搁下去,不迟到已经算是好的了。

    都已经这份上了,程亮也被刺的有些挂不住了,扯着嘴角笑道,“那行,你去上班吧,如果有什么事儿需要我帮忙,你尽管去找我,我一定给办的妥妥当当。”

    孙芳“唔”了一声,迈腿上了自行车,卯着劲儿踩着脚蹬子,急火火地往外冲。

    程亮看了一会儿,摸摸灰蓝色的挎包,骑着车子也走人了。

    林微陪着李启王阿珍吃了早饭,去洗了碗筷,这才和他们坐下来闲聊。

    李启自从知道她的专业水平和忙碌程度之后,已经不怎么给她布置什么任务了,只是要求她不要把书法给丢下来。

    “之前你忙着做翻译,有那么一段时间没有练习过书法了吧?今天既然不去学校,上午也没什么事儿,你要不写两个字给我们看看?”

    李启指了指书房,“纸笔和墨水都在书房里,你看你是要在书房里写,还是拿出来在院子里写?”

    王阿珍含笑不语。

    林微坐在凳子上,十分不想动。人都说熟能生巧,而她这么长时间没有练过字,真要去写,肯定手生,万一写得比以前差……

    “我去给你拿笔墨?”

    李启看她这样墨迹,挑了挑眉。

    这人,满满都是心虚。

    “啊?啊!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就行。”林微干笑两声,赶紧站起来“东西拿来拿去太麻烦,我还是在屋子里面写好再拿出来吧。”

    在书房里写字,没有人盯着看,她能放松一些。如果第一张写得差了,她还可以再写,总之可以把相对满意的一张给他看。

    在书房门口停顿了一刻,随即步伐沉重地迈了进去。

    磨墨,铺纸,镇纸压好,闭眼想了一会儿要写的诗词,闭上眼睛深呼吸几下,等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这才提笔。

    等一首李白的诗写完,收笔的那一刻,林微自己都有点不可思议,她竟然没有滞涩,一气呵成了?

    神奇了!

    看了一会儿比以前明显进步不少的字儿,等它稍微干了一些,林微才拿着那张纸出来。

    李启看她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眉毛不自觉皱了一下,被自己妻子拽了一下袖子,这才不情愿地把自己的表情温和了一些。

    “先生。”

    林微走上前,把书法作品递给他时,还是一脸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她可真的是很长时间没有练过字儿了,竟然能写好,还似乎有了突破……

    感觉像是做梦!

    “咦!”

    李启惊奇地看了林微一眼,又转回到书法上面,仔细看了一会儿,问道,“有多长时间没练过书法了?”

    “大概有两个多月。”林微想了想,“是从确定要进行第二轮选拔那天开始的。”

    这到底是个啥表情?

    林微看着李启,有些吃不透他的想法。

    “竟然进步了!”

    李启道,“我还准备了一箩筐教育你的话。”

    进步是进步了,她也能看出来自己这次进步了不少,但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进步。

    明明没下那么多功夫在毛笔字上。

    “我明明那么长时间没有练过毛笔字了,为什么会突然进步?看您的表情,似乎也有点不可思议……”

    不等林微说完,李启就说道,“心境!大概是你的心境造成的影响。你现在的字跟以前的字,对比太明显了,除非是心境发生了变化,否则不会有那么大的进步,而且也不会隐隐有了一点你自己的风格。”

    字如其人,这几个字很多人都说过,也确实有它存在的道理。就像林微以前,她的字工整但却带了一点急迫性,字儿有点浮,像是人沉不下来。

    现在再看,这字儿透着大气洒脱,隐有风骨,跟之前对比,像是两个人写出来的。

    林微听了李启的话,有些迷茫。

    心境?

    那是什么?

    心境发生了变化?

    其实她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什么心理上的变化……

    “你这次的字写得不错,回去之后好好练一下,把自己的风格给巩固巩固。”李启想了想,直接道,“要不也别回去了,反正你也没什么事儿,就趁着现在有的熟悉感,多写几张找找感觉。”

    看着林微这次的字儿,李启不由分说,把人赶进了书房。

    林微:“……”

    她明明是来看望他们的,准备跟他们闲聊的,怎么到了现在,就变了?

    变成了练字儿!

    “赶紧进去写一会儿吧。”王阿珍摆摆手,“你们先生也是对你好,熟能生巧,打铁要趁热,这些俗语就说明了一个字儿,要抓住每一次的机会改变。”

    林微点点头,乖乖地进了书房。

    等她走了之后,李启再次看了一遍她的书法,点点头,嘴角上带了一抹笑。王阿珍见状,有些稀奇,“怎么了?给我看看。”

    说着,手已经伸了出去。

    “给你,你好好看。”

    李启把书法递过去,见王阿珍看了好一会儿没动弹,又问了一句,“没看出来吗?”

    见他这么心急,王阿珍叹了口气,“我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三岁小孩,怎么会看不出来这里面的区别呢?虽然我写字的水平不如你,但是鉴赏能力却是毫不逊色于你的。”

    李启愣了一下,有些尴尬,然后看着王阿珍,“嘿嘿,班门弄斧了,见谅见谅。”

    “她的字儿比以前好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更多的,是她的字洒脱了很多。”

    有些意境了。

    人要想快快活活的过一辈子,洒脱一些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此时,正准备练个几张字儿的的林微丝毫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她只是看着桌子上那厚厚一叠的纸叹气,

    她再回到学校,就没有那么多假好请了,也不让她好好跟他们坐下来聊聊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