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七百九十七章 提防
    陈灵淑说的不错,林微当然也知道,更是研究过。

    只不过,她现在一胎还没影儿呢,二胎更别提。

    话说,她是不是得找个机会让外公再看看?

    “你们没打算这么早要孩子?”

    陈灵淑见她有些走神儿,笑道,“你想要一个孩子的话,那就无所谓早晚。要是想多要一个,现在就得准备起来了。”

    全民计划生育,估计也就这两三年的事儿了。

    想要成为例外,听老高讲,万中无一,尤其是公职人员。

    “没有。”林微笑的有些无奈,“我们是打算什么时候有,就什么时候要。只不过现在看看,似乎缘分还没来。”

    从五月十六领证,到现在也有六个多月了,她一直没动静呐。

    幸好婆婆没有催,老爷子也闭口不言。

    “唐慎一直在部队,你寒暑假多去去。”

    女人之间也没什么不能说的,都是结过婚的,该懂的也都懂了。陈灵淑又不拿林微当外人,直接就说了。“不然,再怎么有缘分,那也没办法。”

    林微第一次见人跟她说这个,红着耳根子点了点头。

    高平案听了一会儿,盯着她平坦的肚子,眨了眨眼,“干娘要生小妹妹了么?”

    林微笑了一声,轻轻拍拍他的脑袋,“还没有哦。”

    不管男孩女孩,她都想要。

    陈灵淑撸了一把自家儿子的脑袋,“为什么不是小弟弟?”

    越小的孩子,说的话在老人家的口口相传中,越是灵验。

    幸好林微不是重男轻女的人,不然听见这话,只怕会生气。

    “小妹妹好看。”高平案仰着小脸,嫩声嫩气道,“我带着小妹妹去养鱼。”

    他还没忘记林微说的话,他可以在这个院子里的水池里养鱼。

    林微听的心花怒放,逗他,“小妹妹有多好看?”

    她本就长得好看,水澈杏眼的眼尾微长,平时就有一种静谧感,笑的时候,更是有些波光粼粼的潋滟。

    眉修长,浓疏有致,自然漂亮。唇红齿白,似乎天生含着一抹笑。

    皮肤白皙,头发颜色有些浅,看着就是一个好相处的漂亮人儿。

    高平案看了她一眼,又想了想参加婚礼那天看到的新郎官,正色道,“妹妹漂亮,白。”

    那个新郎官不笑不显黑,笑得露出牙齿的时候,可黑了。

    高平案觉得眼睛有点疼。

    “哈哈哈!”

    林微笑得不能自已,这孩子的眼神,让她不由想起了唐慎。

    陈灵淑也是忍俊不禁,摇摇头,无奈道,“你这孩子!”

    啥话都说!

    他这一说,她也想到了新郎官。

    本来新郎官不算黑,长得俊嘛,黑点也就黑点了。关键是跟新娘子林微站在一起,那还真就是黑出水平了。

    “好,干娘就生一个漂亮的,白白嫩嫩的小妹妹给你带啊。”林微眼泪都要出来了。

    这孩子一本正经,又有点一言难尽,还有点后怕的表情,简直笑死人。

    她出国当随行翻译,几乎都是在室内,回了国之后,也是呆在部门里,跟部门里那些人昏天暗地的工作,那么长时间没怎么见太阳,都能白的发光了。

    而唐慎,估计去那些比较晒,太阳又比较大的地方出任务了。即便是不出任务,每天也有负重训练之类的,想白回来,难。

    所以,想起新婚那天的鲜明对比,还有某人脱了衣服之后,身上明显的两个色,她都能笑半年。

    当时她咋说的来着,说省了买衣服的钱了。那人恼羞成怒,掐着她的腰狠狠折腾了几回,还说让她给准备便装,好在她寒假的时候带过去……

    高平案完全不明白俩人笑什么,抿着小嘴左右看了看,加了一句,“不要黑的。”

    “噗!”

    林微一把抱起他,连连道:“好好好,不要黑的。”

    这孩子小小年纪,审美都出来了!

    陈灵淑一脑门的黑线。

    这话题都结束了,结果他又来了这么一句话……

    恐怕别人不知道他为啥强调妹妹是白的是吧?

    也是老高的错,平时他到底都跟孩子讲了什么东西!

    抱着高平案进了客厅,把他往沙发上一放,林微拿出了一个小小的轻薄的陶瓷杯,给他冲了一杯麦乳精,顺便又拿了一个小勺子,“来,自己吹吹,凉了再喝。”

    见他没啥问题了,林微才看向陈灵淑,“嫂子今儿怎么来了?”

    “是这样的,你还记得梁芜茵吗?”

    陈灵淑开门见山,“之前那件事儿了了之后,她不是要嫁人么?好像是姓郑来着。结果姓郑的知道了她跟,咳咳,的事儿,这婚就没结成。”

    跟陈烬的事儿?

    林微摇摇头,“怎么会?”

    当时郑甜甜在寝室的时候还说了,说他哥要娶媳妇了来着,洋洋得意着呢。

    “这该咋说?我只知道,俩人没领证,具体是个啥情况,为什么没成,还真不清楚。”陈灵淑道,“不管如何,我是想跟你说,你自己注意着点儿。”

    她弟弟陈烬跟她分析过梁芜茵这个人,末了还说,要么打死疯狗,要么离得远远的。

    心理扭曲的人,恰好又有脑子和文化的,最是难缠。

    “怕她咬人?”

    林微点点头,“谢谢嫂子。我一定会注意的。”

    照这样来看,梁芜茵名声是坏了,想要找对象,还真不容易。

    她本来就容易心里不平衡,这下子,狗急跳墙的可能性更大了。

    “行,我来也就跟你说这个事儿,你心里有数,那我也就放心了。”陈灵淑看着她,笑得温婉,“本来不应该在你新婚这几天说这些扫兴的事儿的,只是我弟弟说了,梁芜茵这个人一旦豁出去了,脑子是够用的,我怕你吃亏。”

    “再一个就是,我最近得了冯老爷子的配药,身体好了很多。但这不是天冷了么,他说了不让到人多的地方去。你们学校,离这边也有点远……”

    陈灵淑跟林微实话实说,“所以,我就偷懒了,趁着你在家,离得又近,就来说了。”

    “哪里,我得多谢嫂子。”林微真心诚意,“早一天知道,早一天有防备。”

    梁芜茵确实有点滑不溜秋,她没犯法,有些事儿牵涉到梁红英和唐济的脸面,也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